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嗤……”
    一声破空声响之后,那张黄符瞬间被什么东西给洞穿了。
    而后失去了力量,缓缓飘落。
    转眼一看,
    出手之人正是刘老柱。
    瞎子顿时恼羞成怒,极为恼火,一声怒斥道:“你干什么?”
    刘老柱怒目圆瞪,同样也很愤怒,态度坚决的道:“我不许你伤害她。”
    闻言,瞎子瞬间暴走了,情绪非常激动。
    “她这是要杀死小唐,我可不答应。拜托你们清醒一点,她现在是鬼,她已经死了。”
    刘老柱顿时面色一横,老脸拉的老长,毫不客气的道:“那也不行,我不管,反正我不许你们伤害她。”
    瞎子听着我沉重的呼吸声,顿时忍不住的道:“无论谁也不能伤害小唐,今天,哪怕是拼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能让她害人,给我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瞎子竟是为了我,不顾刘老柱的阻拦,一个跨步朝着我这边儿爆冲而来。
    此时此刻,刘老柱一个飘忽,一手拦在了瞎子的身前:“你若执意如此,那就休怪我无情。”
    顿时间,瞎子与刘老柱二人一言不合就大战了起来。
    这种情况,还没有解决眼前的危机,自己却是打了起来,刘云云忍不住的开口道:“老先生,爷爷……你们不要打了,救人要紧啊……”
    他们二人满腔怒火,完全无视了小云的喊话,打的火热。
    小云一边很担心我的安慰,一边又很担心她爷爷,着急万分。
    无论我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女鬼的手掌。
    她的力气出奇的大,呼吸困难,极为难受,而后,我的视线也逐渐的变得模糊了起来。
    模糊间,瞧见小云似乎朝着我这边儿快步的追赶了过来。
    只是乐乐的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就像一阵风。
    耳旁吹来的阴风,吹的我帅气的发型都凌乱了。
    冰凉的鬼手,用力的掐着我脖子,快要让我窒息。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必死无疑。
    一时间,我拼尽了抓奶的力气,用力的挣脱出了一丝缝隙,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了沙哑的声音:“那个……乐……乐……我……我是……芳……芳芳的未婚夫……”
    听见芳芳的未婚夫,顿时间,她的手掌僵硬在了半空中。
    娇躯微震。
    不管怎么说,她的里还是很在乎刘芳芳的。提及小芳,她的心瞬间就软了下来。
    哐当一声,随手将我丢向了一旁。
    我整个人摔倒在草地上。
    幸亏下面是杂草堆,若不然的话,我可就要死翘翘了。
    即便如此,依旧疼的我龇牙咧嘴。
    她那惨白的脸庞,犹如白纸,面无表情的盯着我,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寒意。
    “你……说……什……么……你就是把我姐姐肚子搞大的那家伙?”
    沙哑空灵的声音,让的我菊花一紧。
    “咳咳咳……”
    我躺在草地上,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个女鬼,太过可怖,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除非召唤出爷爷留给我的金印。
    看这模样,就算是是召唤出了金印,恐怕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而且,自从爷爷传授我金印之后,我也从来没有试验过。
    一般施展咒语的时候,可是需要时间的,恐怕我还未念出咒语,就已经被她ko了。
    更有甚者,若是如此,只会激怒她,让的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除非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否则,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女鬼的速度我是深有体会。
    关乎狗命的时刻,我可不敢冒险。
    可下一秒,我就有些后悔了。
    刚才只为了保命,并没有考虑到那么多。
    当年,正是因为刘芳芳怀了身孕,就要被村民们残杀,无奈,才被逼出了石盘村。
    也因为此事,刘乐乐不想家人受到牵连,为了姐姐,为了家人,这才顶替刘芳芳而死。
    我也不知道刘乐乐对于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
    这该如何是好。
    没办法,现在为了活命,我也只好把这个谎言延续下去,继而又拿捏出一副非常真诚的表情,开口道:“你别激动,别激动,我和你姐的事情相当的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
    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可是,口说无凭,她能够相信我说的话吗?
    当初唯一的信物,就是在梦里,刘芳芳给我的那双金丝绣花鞋。
    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双金丝绣花鞋却又莫名其妙的丢失了。
    于是我给她说了金丝绣花鞋的事情。
    当然了,只是略过了重点。
    她表情依旧很淡漠,冷冷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种言语很难让她相信。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道:“虽然我不知道那双绣花鞋之后到底去了哪里,我想,你肯定知道你姐姐的那双金丝绣花鞋,她可是专门为她心爱的人准备的,你肯定知道的。”
    她双臂垂落,披头散发,表情懵懂,很是诧异的看着我。
    冷冰冰的眼神,盯的我脊骨发寒。
    这一刻,只感觉被一头饥饿的雄狮盯着一般,随时都会要了我的命。
    她冷冷的看着我,一言不发,静静的矗立着,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我也不敢多嘴,生怕一不小心就激怒了她。
    发丝飘过她的肩头,露出了雪白的脸庞,看起来格外渗人。
    我极力控制自己的畏惧情绪,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虽然我见了好几次阴鬼了,可面对面的时候,心里依旧十分的恐惧,还是会荡起阵阵涟漪。
    大概过了吃一根香肠的时间,她才开口道:“当年你为何要抛弃我姐姐?”
    一下子,她情绪就激动了起来,体内的阴气滚滚而出,连同周围的落叶都被吹起。
    不好,
    这货情绪失控,似乎要暴走了。
    不行,
    我必须得稳住她,不然的话,狗命不保啊。
    不管了,狗命要紧,先保命在说。当即发挥出了厚脸皮精神:“别激动,乐乐,千万别鸡冻,当年的事情,很是复杂,我没有抛弃你姐姐,只是当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你姐相中的男人,你看我这拥有村花都能够看过来的颜值,和你姐,那真是郎才女貌。”
    瞧见我的颜值,顿时她就有话说了,无情的抨击了起来,道:“长成你这样的,未免也太磕碜了吧,我姐那种温柔可爱,貌美如花,落落大方,美若天仙,倾国倾城的绝世大美女,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呢?”
    我了个去……
    什么叫做眼瞎?
    刘芳芳长的确实美丽,但是,话说,咱长的也不赖吧。
    好歹也是男人的榜样,女人的偶像,城市的代表,国家的形象,就这样被鄙视了?
    这让我情何以堪。
    要不是打不过她,我早都跟她翻脸了。
    居然说我难看……什么眼神?
    没办法,我可不敢招惹这位姑奶奶,只得默默的接受。
    她开心就好。
    “咳咳,我虽然丑的拖网速,帅的不明显,但好歹也是你姐相中的男人,她送我的那双绣花鞋,比你的这双都还新呢。”
    这时候,她观察了一下我的表情。
    心里似乎很是疑惑。
    再次弱弱的开口道:“你……真的……没有骗我??”
    嘿,
    貌似她相信了。
    虽然我和她老姐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此时此刻,为了活命,我也只好撒谎了。赶紧趁热打铁道:“千真万确,我用我的颜值做担保,人品做保障,千真万确,绝不忽悠,不信,你可以问你姐。”
    这一次,她那冰块儿脸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态度貌似温和了不少。
    不过,脸上却是一个大写加粗的鄙视。
    那眼神,那表情,即便一个字也没有说,我也能够感受到那种鄙视。
    许久她都没有说话,貌似处于无语中。
    沉默了好片刻,她才开口反问道:“你有没有听过一首古诗。”
    什么?
    古诗?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怎么突然就聊起了古诗?
    这是要和我谈古论今,比文学吗?
    尼玛,这阴鬼的思维,真不是地球人能够接受的。
    没办法,她就是我的姑奶奶,必须得把哄开心了,我才有活命的机会。
    我也只得硬着头皮,默默的配合着:“呃……什……什么古诗?”
    她莞尔一笑:“就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天。”
    我去,这不是李叔同的《送别长亭外》吗?
    这首诗词我倒是很熟悉,被刘静演唱成曲,贼拉好听。
    只是,貌似这妹纸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貌似少了俩字。
    应该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想了想,为了展示我过人的学识,还是帮她纠正道:“碧莲呢?”
    结果她冰冷的脸庞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相当古怪的看着我,弱弱的道:“你有吗?????”
    啥?啥玩意儿?
    什么叫我有吗?
    嘶……
    她的话,貌似有些不太对啊。
    碧莲谐音逼脸?
    我擦……
    感情这妹纸在戏耍我。
    阿西吧,这娘们儿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呐……顿时间,我满头的黑线。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