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不过,好歹也是一种关心了。
    突兀的关心,整的我都有点面红耳赤了。
    可她在回头提醒我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前面一根直立的电线杆。
    我急忙提醒道:“小心杆儿。”
    一瞬间,小云脸颊绯红,泛起一抹诱人的红晕。
    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小心肝整的不知所措。
    她面红耳赤,无情的刮了我一眼。
    没好气的道:“你个臭不要脸的,谁是你的小心肝了,老色痞,哼。”
    可她刚转过头去,只听duang的一声,一道清脆的声响,在这夜色里显得极为清晰。
    紧接着,又是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一刻,我竟是忍不住的想笑。
    但我却是不能出声。
    于是我想笑又不能笑的,强憋着表情,干咳了一声,急忙解释道:“咳咳,我都跟你说了小心杆,小心杆,你咋就是不听呢。”
    呃……
    凸……
    原来是小心杆,不是小心肝啊。
    真是闹了一个大乌龙。
    小云摸着额头,痛的龇牙咧嘴,刚才那一下可不轻呢。
    她有些哀怨的埋怨道:“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小心杆啊……哎呦……疼疼疼……”
    说着,这家伙还用小拳拳爆锤我的小胸口。
    呃……
    忽然发现,我俩就是天生的一对冤家,不是在吵架,就是在吵架的路上。
    在她家门口的时候,我说她钥匙掉了,她说我骂她,说你要死掉了。
    现在我说小心杆,她还骂我老色痞。
    苍天啊,大地啊,虽然我长的坏坏的,可我还没有长坏吧?
    我有那么坏吗?
    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坏人吗?啊?
    刘老柱见到我俩,不是在掐架,就是在掐架的路上,那也是相当的无语。
    都什么时候了,我俩居然还能够掐上,他也是醉了。满脸的阴郁,低沉道:“好了,别闹了,这里很危险,不能够掉以轻心。”
    说完咱们继续赶路。
    周围浓雾四起,一层层阴霾笼罩着我们。
    这让我心里很是不安。
    我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中毒而死,更多的还是担心黑暗中,会不会有什么鬼东西杀出来。
    刚才那只巨大的秃鹫,给我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那只秃鹫,像是变异了一般,都有一人多高,极为恐怖。
    像咱们这种地方,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这种大型的猎物。
    也不知道那种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
    神情紧张的观望着周围,不远处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声轻泣声。
    顿时,空气中涌现起了薄薄的一层烟雾,像死人的皮肤。
    回头看去,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覆盖着天地。
    空气中弥漫着阴森的气息。
    “咕咕咕咕……”
    紧接着,从那黑暗中,传出了一阵怪叫声。
    盘旋上空,渗人无比。
    我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树林的黑幕,阴风阵阵,呜咽呼啸,像是有人在哭泣,又像是有人在阴笑。
    树木摇曳着,左摇右摆,像是阴鬼在招手,想把我抓入无尽的黑暗一般。
    虽然是风声,但我总感觉,在那黑暗的深处,像是有什么史前巨兽苏醒了一般,正张着血盆大口,流着哈喇子,紧盯着我一样。
    这一刻,我真的害怕了。
    包括那一向波澜不惊,稳如老狗的瞎子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大手都忍不住的轻颤了起来。
    刘云云与刘老柱也都严阵以待,如临大敌。
    忽然,前方点点白光乍现,树枝上吊着一根麻绳,上面还挂着一具尸体。
    清风吹拂,尸体上的衣襟微微摇晃。
    那尸体的脸部肌肉变成了酱紫色,舌根都长长的伸出了嘴巴,貌似是忍受不住痛苦的折磨,最后咬舌自尽的。
    她的眼眶撑得很开,双眼瞪的大大的,眼球似乎无神地盯着地面,或者树林更深处。
    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秀发,随风飘舞,像极了大粽子。
    这是一个女人。
    身上穿着一身很破烂的衣服,虽然已经褪了色,但依稀可见是清朝服装的模样。
    这是一具很有年代的古尸。
    脚上一双红色的绣花鞋,特别的刺激,看一眼,就让人惊心动魄。
    红色的绣花鞋。
    见到那双鞋子,一瞬间整个人都傻了眼。
    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回想起,我梦中出现的那双绣花鞋。
    也就是刘芳芳送给我的。
    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从梦里变成了现实,还在我的床底下。
    至今都心有余悸。
    后来,绣花鞋又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
    眼前的这双绣花鞋非常的旧,暗沉的红色上面有着斑驳的纹路。
    若隐若现的月光,将女尸的影子映在地上,晚风吹拂,尸体竟是随着绳子轻微的摇晃。
    乍一看,令人不寒而栗。
    一时间,我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生怕我连同呼吸都是一个错。
    星光点点,照在地面上。
    可,地面上还同时出现了两道人影。
    奇了怪了,人走在月光下,那也只会有一道影子,可这具尸体,怎么会出现两道影子呢?
    周围也没有其他的尸体,只有凛冽的山风夹杂着落叶一阵呼啸。
    见到这一幕,我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再次盯着地面看了一眼,确确实实存在两道影子。
    那是凭空出现在地面上的影子。
    这奇诡的一幕,让的我胆战心惊,心肝乱颤。
    太踏马诡异了,牛顿表示他的棺材盖都快要压制不住了。
    周围漆黑一片,那女尸并没有张嘴,可周围好像是有很轻细的声音,隐约间从那黑暗深处幽幽响起,回荡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林里。
    哀怨的声音纠缠着风,布满整个天空。
    一下子几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上了。
    咱们壮着胆子,一步步靠近。
    距离越来越近,心跳直线加速。
    这才看清了那具女尸。
    她的脸,苍白如纸。
    披头散发,黑黑的眼圈,雪白的眼白,漆黑的嘴唇,看起来阴森恐怖。
    她瞪大着眼睛,像是在盯着我们一般。
    虽然无神,但仅是瞟了一眼,我都感觉,仿佛自己来到了阴间。
    我颤颤巍巍的道:“瞎子,有那东西……”
    不用我多说,他们肯定察觉出了异常。
    瞎子浓眉微皱,沉声道:“快走……不要看她……”
    正当我们快步前进的时候,那个女鬼竟是诡异的出现在了前方路口。
    这一次,我终于是彻底看清了她的脸庞。
    是刘乐乐。
    居然是她。
    顿时,我情绪就激动了起来,不由得着急的轻唤道:“乐乐,乐乐……”
    她面无表情,只是淡漠的盯着我们。
    此时此刻,看着刘乐乐,刘老柱与刘云云二人神色复杂。
    忍不住的惊呼了起来道:“孙女,二姐……”
    刘乐乐依旧面无表情,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依旧愣在原地神情木勒的看着我们。
    见到乐乐,刘老柱眼眶都湿润了。
    “乐乐,我是爷爷,你好好看看,我是爷爷啊。”
    一旁的刘云云也忍不住的深情道:“二姐,二姐,我是小云,二姐,当年的事情,爷爷也没有办法,那些村民你是知道的,爷爷也是被逼无奈啊。”
    提起曾经的往事,刘云云情绪很是激动。
    就连神情穆勒的刘乐乐,也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虽然我只是大致了解了当年发生的事情,但我也能够想到他们当年所经历的事情。
    刘老爷子也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一直谨记祖训,当时他也真心不愿选择背叛。毕竟,他们这一族,世世代代都守护着这里。他不想因为自己,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亲人,而成为千古罪人。
    也正是因为他的一时犹豫,耽误了最佳逃跑时机,让的村民识破了他们的意图。
    即便都是村民的罪过,可乐乐的心里,却是一直不愿原谅爷爷。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石盘村,却是不肯回家,也不愿相见。
    可见,乐乐的心里,也存在一些芥蒂。
    对于石盘村充满了仇恨。
    乐乐始终无动于衷,表情淡漠。
    回想起那些往事,多年积攒的愤怒与委屈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慢慢的,面无表情,取而代之的却是无尽的愤怒。
    她愤怒的张开大嘴,咬牙切齿,一个闪身,极速冲来。
    刘老柱见状,顿时大急:“不好,她还是不肯原谅,快跑。”
    刘老柱与小云肯定是舍不得杀害乐乐的。
    危机时刻,他们果断选择了逃走。
    瞎子也没有犹豫,二话不说,带着我快速奔逃。
    只是女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以咱们的速度,根本抵不过她。
    几个呼吸间,乐乐就诡异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前,下一刹那,不见她有所动作,我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举高高了。
    “小唐……”
    瞎子顿时大急,一声厉喝。
    情急之下,瞎子毫不犹豫,剑指夹住一张黄符,用力弹射而出。
    那黄符竟像是离弦之箭,嗖的一声,朝着乐乐激射而去。
    乐乐似乎感受到了威胁,没有硬抗,抓着我,身形极速后退。
    她的速度快极了,仿佛坐上了动车列组,顿觉耳旁阴风呼啸。
    可那张黄符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如影随形,驱之若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就在黄符快要击中她的那一刻,暗夜之中,又是闪过一道金光,疾驰而至。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