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南荒,凄煌谷旧址上。
    阴符公这会人都傻了。
    不只是因为施妍激活这怪异攻势不到十息,他家花了五百年塑出的十二鬼城,就被抹掉了十一座。
    不也只是因为平日里抵御攻伐无往不利的冥气结界,面对天空中不断落下的黑色光雨,完全难以抵挡。
    这可是冥山冥气!
    乃是苦木境自远古时就有的天地异力,理论上任何神通怪力都难攻破冥气防护。
    五百年前西海荡魔时,荒主魔念能被封印,就有很大部分功劳,是这冥山冥气隔断了它回返群星的归程。
    但今日,凄煌谷依仗的最强防御,却完全失去了效果。
    阴符公的天人道分身之所以被震惊的如呆傻一般,还因为就在刚才一瞬,他的四个苦海分身几乎在同时失去了联系。
    基本上可以判定死亡,元神都没能在黑洞武器的肆虐中逃脱。
    那可是四个苦海分身!
    虽然在绝对实力层面,六道分身和真正的苦海还差了一些,但到底是已经迈入探寻大道之力最后阶段的力量个体。
    在一瞬被秒杀,让阴符公的精神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就在刚才那一瞬,感知到黑洞的疯狂扩张,感知到那吞没万物的黑暗之口已经张开,说实话,阴符公内心是有绝望的。
    那是超越所有规则力量之上的毁灭,它的扩张会将整个苦木境轻松吞进去,除了罪渊之下那个不能以常理论之的魔念之外,万物都会毁亡。
    不过黑洞的扩张最终被同等级的力量破坏了。
    来自通天山上的时光大道在刚才被激活运转,哪怕只有一瞬,却还是被彼岸大能,用时间切割的方式,将尚未成形的黑洞内部稳定破坏掉。
    让一场突如其来的灭世灾难被消弭。
    另外,最后一个让阴符公陷入呆滞的缘由,是因为在他眼前,屹立于南荒边境已有亿万年的冥山山脉...
    塌了。
    绵延十数万里,将整个南荒和西海隔绝开的冥山,在凄煌谷的位置上,被星环的最后一记手动模式的轨道轰击,弄开了一个深入地心的缺口。
    这一记反物质主炮的投射,其火力投射强度达到了超负荷的120%,理论上说,这样的轰击可以轻松让世界大陆架瓦解。
    但苦木境到底不是一般世界。
    它承受住了这一击,并没有造成任何多余的损毁。
    这大概是因为在苦木境五洲之地的大陆架上,除了古老的岩石层外,还有来自细辛大娘娘的根须遍布。
    就像是一张结实的网,将整个残破的世界死死的“锁”在一起。
    但大陆架没事,地表延伸出的山脉却顶不住。
    哪怕是特殊的冥山。
    数百公里长的山脉塌陷,让冥山另一边的西海海水疯狂倒灌过来,在震天动地的巨浪海啸涌动下,沉重的海水以千军万马崩腾的气势冲过来。
    在黎水大娘娘又惊又怕,但又充满欢喜的欢呼声中,从西海灌入了南荒的大地。
    一路直入,将沟壑填平,在原本凄煌谷和十二鬼城的位置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凹型海峡。
    海水奔涌的尽头,已经和星谷接壤。
    这下,三雀山地产的掌舵人马提书,可以骄傲的宣布,星谷洞府楼盘,是真正的“海景房”了。而黎水大娘娘,也通过这种完全不科学的方式,实现了“回家”的愿望。
    整个西海都是她的道场。
    现在西海蔓延到了南荒,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将自己的水神信仰,再次带回这片她诞生的地方。
    这下看那常山和京墨两个混蛋,还怎么和她打对台!
    一定要狠狠修理那两个王八蛋。
    在这片新成型的大海峡中,在最后的轨道轰炸下,以六道轮回灵宝庇护残存下的凄煌谷山门,只能以孤零零的岛屿的姿态,被西海的海水包裹。
    不过还好。
    老江没有做的太绝,没有像毁掉万兽宗那样,把凄煌谷彻底抹平,他给可怜的阴符公留下了一点念想。
    尽管这座小岛上残存的一小部分凄煌谷弟子和长老们,基本上都已经被吓疯了。
    嗯,物理意义上的吓疯。
    他们跪在地上狂呼乱叫,一个个神态疯癫。
    尽管他们身为修士的思维和见识都已被大大拓展,但所谓的理智,在眼下这个场面里,并不足以支撑他们熬过内心涌动的恐惧压迫。
    他们在今日经历了可怕的事,这些可怜的人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从这些阴影中走出来。
    “喂,阴符老儿,你是傻了吗?”
    施妍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护在六道轮回前方的阴符公天人道化身猛地回头,用一种欲择人而噬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二代墨君和她身后缩着脑袋的镇山婆婆。
    施妍是不怕。
    她早就见过星环发威的场面了,阴符公也不是死在轨道轰炸下的第一个苦海。
    但镇山婆婆没见过这场面啊!
    小镇山这会看向眼前这片大海时的目光,和阴符公的震惊也差不了多少,她一直认为冥山是不可能被破坏的。
    这道不断涌动冥气的山脉,甚至不在自家父上的控制之中。
    但现在,它碎了。
    小镇山感觉自己心里一直在坚持的某些信念也随着一起碎了。原来,群星中真的还存在着可以匹敌仙术体系,甚至是超越它的另一种力量。
    自己以前还以为江夏是在吹牛皮,现在看来,真正傻的是自己。
    “你的其他分身呢?叫出来瞧瞧啊。”
    施妍这坏蛋这会叉着腰,满脸的挑衅,她身后有一轮红色月弧在摇曳,映衬的施妍的挑衅似乎更加可恶。
    她对眼前的阴符公说:
    “本君猜,你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占尽优势,哪怕在西海小小受挫,但只要重整旗鼓,就能把我墨霜山轻松摁死。
    不过,现在你亲眼看到了。
    事实和你想的有些小小的不一样。一直占尽优势的并不是你,而是我们,在西海时如果没有那些苦海插手,你在那时候就该死了。
    我们一直忍着,不是因为我们怕了你。
    只是因为我们有一套完整的计划,我们不想因为你这个上蹿下跳的家伙,就打乱自己的行事步骤。
    但你就是不安分。
    你和你那些杂碎朋友们,就是要搞出一些事情来。自己要给荒主当狗也就算了,非要拉着整个苦木境和你们一起当软骨头。
    呐,现在我们已经腾出手了,就随便露两手给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混蛋们看看。
    就算不动用阿尔法世界的无敌铁军,我们也有的是办法毁掉你和你的老巢。那些铁军可是为了更崇高的目标准备的。
    我们才不会把它浪费在你这样不知所谓的老鼠身上。”
    施妍今日是真的出了一口胸中恶气,说话自然毫不留情。
    阴符公那边听完了施妍的一番讥讽呵斥,他的天人道分身脸上也从愤怒,转变成了一抹失落和嘲笑。
    他说:
    “那又如何?你们干脆利落的毁了我的宗门,我承认,我小瞧了你们,我承认,你们掌握的力量已经不比仙盟差了。
    但那又如何?
    五百年前的先贤们联合在一起的军力,我见过,他们比你们厉害多了,那时的苦木境还在全盛,两位彼岸也未被束缚在通天山上。
    那时我们在已经发现的灵界中也可以调动出这样一支大军。
    结果呢?
    你家钜子墨九以身引诱,荒主魔念降临,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魔念,就把整个苦木境弄成了现在这样。
    西陆陆沉,亿万生灵陪葬,光下罪渊去维持封印的苦海就不下三十位!两个彼岸也被迫以身合道,这才抱住了苦木境不亡。
    那只是个魔念!”
    阴符公冷笑了两声,说:
    “本尊差点就被吓疯了,本尊毫不掩饰这一点,那时起我就知道,荒主是不可战胜的!拼上群星万界的一切,也伤不得它分毫。
    你们和仙盟的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他们想要在五百年后,再打一场封魔之战,他们只是痴心妄想!他们必输无疑。
    但你们更蠢!
    你们集结起星海中的万界生灵,想要和荒主打一场全面战争?
    真是无知者无畏。
    本尊欣赏你们的勇气和力量,但却被你们的愚蠢震惊。
    今日我是输了。
    但你们最后的结局不会比本尊更好多少的...等你们惨败而回,等你们真正意义到荒主的不可战胜之后,你们要么与心中信念共亡。
    要么还是得反过来求本尊开恩,给你们一条活命之路走。”
    “求你开恩?”
    施妍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最滑稽的论断。
    她咧嘴笑了笑,说:
    “求你开恩把我们化作魔物吗?想入魔还不简单,放弃抵抗就好了,这种事随便一个傻子都会做,哪里还用得到你?”
    “愚蠢!”
    阴符公呵斥道:
    “本尊花了五百年光阴,搜罗天下各族生魂,用了各色奇术,甚至不惜分化元神,以我自己为引,这才造出六道分身之法。
    铁山不过是个并不成功的试验品罢了。
    本尊的成果是你们这些满脑子死战的疯子无法理解的,本尊已经通晓了荒主威能的奥秘,只要以我之法,改造世界。
    哪怕是最羸弱的小娃娃,也能在荒主魔灾中幸存下来,还能保有理智,借荒主魔性修行力量!
    这才是真正的救世之法。
    而不是如你们一样,鲁莽的带上一切,去打一场你们根本没把握取胜的战争!”
    说到这里,阴符公再度冷笑了两声。
    他那天人道化身的仙子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怀念之色,说:
    “五百年前,初见你家钜子,本尊便因他那敢为天下先的才智勇气所折服。本尊以他为榜样,一直试图走出自己的路。
    你们这些小辈是无法理解,与墨九生于同一个时代的绝望。
    不管你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挖空心思,都无法与他比肩,莫要说超越,就连跟上他的脚步都难。
    但他最终还是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狂妄与无知之中。
    在那之后,我就知道,那救世的担子已落在了我辈身上...而本尊也没有辜负墨九牺牲自己,为我们争取到的五百年。
    本尊和那些虫豸是不一样的!
    本尊拿出了真正的救世之法,那是连墨九看了也要直呼精妙的手段。本尊终于...终于追上他,并且超越他了。”
    阴符公很神经质的表达了一番对钜子的追忆与崇敬,但却听得施妍全身不舒服。这感觉就像是听一个早被恐惧压垮的疯子在呓语。
    她正要呵斥一番,却又听到阴符公话音一转,语气又变的狠毒起来:
    “本尊不是输在你们手里,今日之败,无非是通天山二圣放纵你们行事罢了。看来他们也打定了主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好!
    如此甚好!
    本尊既然被他们放弃了,那么再行其他事也终可以无所畏惧。”
    “你要作甚?”
    施妍感觉到了不妙。
    下一瞬,阴符公露出一个大坏蛋该有的笑容,说:
    “自然是让尔等看看,本尊这五百年里,制出的救世良策咯。睁大眼睛,好好看吧!”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