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西海之上,苦海大战的火爆场面因为老江的搅局已经告一段落。
    姚书姚仙尊和紫砚真人被“放逐”的夸张场面,将剩下的苦海们惊得不轻,生性谨慎的血杀宫宫主苏长眉当即遁走。
    常山京墨二位也选择罢战,跳出战圈。
    以非常狐疑的眼神打量着云端正和明月老道说话的江夏。
    青兕大牛见好就好,护着自家夫人落在了已安静下来的镇魔岛上,但考虑到这里的标志性建筑物镇魔塔已经被取走,这座岛的名字估计也要改上一改了。
    至于啸风。
    一场狂战下来,它体内魔性被暂时压制,这会正抓紧自己清醒的时间,和自家孙女说着话,好像是在给刘慧传授家传绝学。
    至于跑来看热闹的胖厨子昴星和黎水娘娘,这会已经消失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小道友神通如此厉害,让老道想起了你墨家五百年前那位惊才绝艳的钜子墨九。然,你二人却走上了截然不同之路。”
    在云端之上,最终放弃镇压仙术的明月老道,倒是并未有气恼之色。
    他手握古木拂尘,将手中桃木法剑归入身后剑鞘,上下打量着满脸血污的江夏,语气温和的说到:
    “你家钜子当年行救世之举,以一己之力撑起苦木境五百年,最是被老道我敬佩之人。五百年中,年年往罪渊边上走一遭,祭拜先贤。
    你与钜子一般,身居这神乎其神的穿梭神通,却非要将这苦木境搅得一团乱麻,又是为何?”
    “救世啊。”
    老江擦了擦脸上的血污,放开手中斩天剑,任由它绕着自己旋转,又从纳戒里取出新的义体,咔的一声连接在左臂上。
    手指活动几下,抬起头,面不改色的对眼前老道士说:
    “正是遵循我家钜子五百年前的壮举,现在我老江行事才敢如此无忌。
    老道长是个明白人,就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就我方才送走那两人,就方才被啸风老妖圣一口咬死的天一和尚,就现在于南荒欲困住我家师父的阴符公。
    还有被我弄死的万兽宗铁山,西海龙宫两脉龙王,就这些人,老道长觉得他们是该活,还是该死?
    我送他们往西天极乐去,对这苦木境众生来说,是好是坏?
    道长可要摸着良心说话。”
    “你这小修,倒是生了副好牙口。”
    明月老道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他只是简短说到:
    “谁对谁错,已无意义,你已将事做到这个地步,我等还能因他们再来绞杀你不成?只是观你今日行事之凶戾,不留一丝转圜情面。
    方才又见你麾下那些异域武士各自归乡,你和你墨霜山上下,这是不打算在苦木境停留了吗?”
    “老道长好眼力。”
    江夏向前拱了拱手,也不隐瞒,说:
    “今日之后,苦木境就再无墨霜山。但我等远走域外,却非是逃避,道长与诸家前辈,且在这仙灵之境耐心等待。
    长则数年,断则数月,我们会回来的。
    到那时,我便会带回我家钜子五百年前所留救世上策,给这末日之下的万灵众生,寻一个有处去的缘法。”
    明月老道点了点头,一息后,他又捻着自己那打理极好的白须说:
    “若是寻不得呢?”
    “若是寻不得,在荒主破封之日,我等也会带诸天万界的豪勇之士,回返苦木境,相助这二次封魔之战。”
    老江指了指天空,低声说:
    “都是和上头说好的,否则二圣怎会许我如此狂悖行事呢?道长莫要多想,也莫要担忧,我这一去,对苦木境来说,可是大大的好事呢。”
    “嗯。”
    老道士看了一眼江夏,最终轻轻颔首,不再多问。挥手散出一方八角罗盘来,激活这法宝就要离开。
    却被老江唤住。
    他又对身前老道拱了拱手,说:
    “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请道长和两仪微尘山上下诸位道友们劳累。
    那六道轮回灵宝,既相关苦木境这方残破天道运转,便得寻妥帖之人看顾着,也不知当年诸位是发了什么疯,要把它留在阴符老儿手里,这才有了今日之事。
    我看,以后这六道轮回,还是由道长你亲自看管吧。
    莫要再被有心人拿来威胁谁了,若不是我有些手段,阴符老儿今日诡计岂不就得逞了?”
    “你...”
    老道长猛皱眉头,几息之后才说:
    “你托付给本尊,南荒那人便会给吗?这是要拱火让本尊再去和凄煌谷斗上一斗?”
    “非也非也。”
    老江露出一个迷之微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说:
    “道长过上半个时辰,再去南荒取就行了,他阴符老儿,哪敢不给啊?我都说了,我好歹有点手段。
    给不给,可不是他阴符公说了算的。”
    “时间紧迫些,小修我还要去罪渊一趟,就此别过,老道长,咱们之后再见。”
    “轰轰轰”
    巨大的黑光如雨,不断从天际滑落,像是天降重锤,在南荒冥山脚下不断生发。
    来自苦木境之外的军事级星环的火力投射已启动到60%,大口径的反物质炮不断开火,每一次轰击都会被冥气结界吸收一部分反物质的湮灭能量。
    但剩下的那些冲击,也能轻松带走凄煌谷十二鬼城的一部分。
    这场面就像是一个熊孩子在做坏事,每一缕黑光亮起,都会在地面上“抹平”一处山峦沟壑,连同其中阴气森森的建筑物,和居于其中的鬼物鬼修一起送入消融之中。
    简直像是一幕奇景。
    这是从未在苦木境这方神奇的大地上出现的景象。
    阴符公的六道分身皆已出动,除了在西海被墨家十三师兄弟逼的自爆的恶鬼分身之外,五个苦海级的分身正屹立于天际之上。
    他们共同操纵着一个极其复杂的超大型灵宝构造,其上有宝轮旋转,阴阳分化,又有灵幡护持,接通幽冥现世。
    塑造出金桥一座,护住凄煌谷山门之地。靠着这灵宝威能,在星环火力全开的轨道轰炸下,堪堪护住自家精华地带。
    但也就这样了。
    阴符公从高处向下看去,在反物质炮的肆虐下,地面上管你是什么灵修鬼将,魑魅魍魉,管你有什么鬼道神通,能入幽冥黄泉。
    往往是黑光轰下一瞬,就会将地面撕裂大半,连带着爆炸范围内一切存在,都要在正反物质湮灭时瞬间释放的超级能量冲刷下,被在原子层面彻底粉碎。
    这种攻击和阴符公所知的一切神通功法都格格不入。
    它没有什么绚丽的技巧,就以蛮横粗暴的攻击覆灭万物,更没有什么灵气运转的痕迹,导致再好的法宝法器,都难以防护住这宇宙中最古老的能量释放。
    而湮灭之中爆发出的粗暴能量,还在干扰此地的灵气运作,让护山大阵勾连冥气都变的越发艰难。
    这是和仙法仙术截然不同的另一套体系。
    未曾听闻,更未有了解。
    饶是阴符公修为通天,在此时这等狂暴又短促的毁灭光景下,他一时间也难以拿出拯救之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势力在一团团黑光中被抹平殆尽。
    “贼子可恨!”
    阴符公大骂一声,很快就有了决断。
    既然无法救,那就索性不救!擒贼擒王,把那施妍弄出的世界之外的怪异玩意毁掉!从源头解决问题!
    “嗖”
    四道分身消失在空中,只留下最善防御的天人道化身操纵六道轮回灵宝,剩下的苦海分身都以极快之速,往世界之外进发。
    他们的突进速度相当快,三息不到就冲入了星海之中,眼前便看到那古怪的,环绕着苦木境四周不断高速旋转的机械星环。
    那是真正的庞然大物,以苦海的眼光看去,在那笼罩世界的超大星环面前,阴符公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眼前这机械造物最大的缺点。
    它的体积太大了,火力十足,攻击地面目标无往不利,但面对苦海的突袭时,它能拿出的应对就很少很少。
    就是个超大型的靶子,连遁逃都做不到。
    “轰”
    鬼道秘法汇聚的凋零道力被阴符公狠狠砸在前方旋转的星环连接处,那阴森幽绿的大道之力在接触的瞬间,就让星环的能量矩阵瞬间破防。
    但凡被笼罩的金属都开始飞快腐朽风化,大片大片的金属机械的碎片被从星环旋转中抛飞出来。
    内部模块被破坏,导致整个星环的旋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来。四个六道分身分开四边,不断破坏,短短十息之内,星环的破损度就达到了惊人的25%。
    在指挥舱中,智能女士遗憾的看着眼前光学投影上不断跳动的红色警报,她并没有试图去反击。
    面对苦木境的最高战力的突袭,缺少舰队保护的星环就是待宰的羔羊。
    这就像是集体力量和个体力量,科技体系和仙术体系在极高层面的交锋,一架星环动用最后手段,或许可以对苦木境造成不可逆转的杀伤。
    但只要一两个苦海逃出来,他们也会有足够的力量完成对伊甸人的反击。
    “这些家伙的个体力量真的是强到不讲道理...”
    指挥官阁下吐槽了有,动作麻利的在自己指挥台前输入一串代码指令,又对身后的智能副官们吩咐到:
    “意识回传启动,所有智能脱离星环。我奉命在此时启动黑洞发生器,倒计时三十秒。
    走吧。
    我们的军事雇佣结束了。”
    命令下达,星环各处的智能纷纷将自己的意识送回伊甸世界的大意识库中。
    在指挥舱里,感受到星环完全停止旋转,失去动力后,指挥官女士撇了撇嘴,以手动的模式,将残存的能源汇聚到最后还能发射的几架反物质主炮上。
    随着她按下发射键,最后最强的一波轨道炮击呼啸着轰向凄煌谷的坐标方位。
    与此同时,阴符公的两个分身一左一右轰碎星环主体,落在了指挥舱里,他们用阴冷的目光注视着最后一个还在活动的指挥官智能。
    后者坐在指挥椅上,以一个风情万种的姿态,将自己旋转过来,她笑盈盈的看着眼前两个苦海分身,很轻佻的对他们送了个飞吻。
    然后,意识回传启动。
    她眼中的光顿时暗淡下来,漂亮的脑袋也如沉睡一样低垂下来,在她身后的光学投影上,血红色的倒计时,在这一瞬归零。
    军事级黑洞发生器...
    启动!
    被四个苦海分身弄得破破烂烂的星海核心处,一丝入眼可见的黑色闪电聚拢着向外爆发,在千分之一秒内就像星环主体吞掉。
    指挥舱里的两个苦海分身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拽入扩散蔓生,吞噬万物的黑洞里。
    剩下的两个想要跑,但恐怖的拉扯一瞬就将星环弄塌,将剩下的组件都拉入其中,吞天食地之间,连光都被扭曲了。
    他们两,又如何能跑的掉呢?
    “这也闹的太不像话了。”
    通天山上,浮石道祖摇了摇头,手中黑色棋子轻轻落下。
    “啪”
    正在成型的黑洞,悄然消散,就如隐没于时光之流里。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