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施妍发起飙来还是很猛的。
    二代墨君根本没有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的想法,就在凄煌谷的鬼城大殿中火力全开,就差上去挥剑斩了阴符老儿的脑袋,然后扬长而去了。
    阴符公栽赃的各种罪名,她照单全收,根本不加反驳。
    这副莽妇姿态看的殿中一众人目瞪口呆。
    不是。
    大姐你好歹是仙盟正宗,一派掌门,这种情况下难道不该说两句场面话吗?这你明明是弱势,被几个故意找茬的苦海围着,服个软不丢人啊。
    这么刚真的好吗?
    尤其是在施妍拿出那个打火机一样的装置,气势十足的按下大红按钮的时候,她身后的镇山婆婆猛地缩了缩脑袋。
    婆婆最近在世界树财团的网络里看了很多刺激的爆米花电影,总觉得施妍拿出这个一看就很犀利的道具是会爆炸的。
    但出乎她预料的是,自家闺蜜气势十足的按下按钮之后,并没有什么火光冲天的爆裂场面。
    镇山婆婆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坏了,施妍埋得炸弹出问题了。
    这下要被阴符老儿抓住机会狠狠修理了。
    但她到底是个山神,感应一下山川大地还行,对于世界之外的变化并无太多感应。
    而在场的所有苦海,这一瞬都齐刷刷的仰起头,看向头顶天际之外。
    他们那强大到近乎变态的感知,或许察觉不到星海中的变化,但苦海境异于常人的危险预知,却在此刻疯狂报警。
    有东西带来了强烈的威胁。
    那玩意就在天际之上,世界之外,像是一尊冰冷的杀伐神灵,以无形的意识扫过这片区域,并精准锁定了凄煌谷。
    “这是...”
    在场众人唯有天生重瞳的蝉衣仙尊,能以自己的目力神通看清星海之中的变化。
    在他的注视里,那方从无尽远处传送而来的钢铁巨物,正以环绕的姿态,将整个天圆地方的苦木境都包裹其中。
    并且在世界本身拥有的磁场驱动下,开始以非常奇妙的方式,环绕着整个旋转进行顺逆时针的旋转,用这种自身旋转以及磁场聚拢的方式,为星环本身充能。
    其造型之精密,那机械模块化的设计,让蝉衣仙尊立刻联想到了那一夜覆灭万兽宗的域外铁魔。
    但仔细观察,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现在再不走,可就走不了啦,诸位。”
    施妍晃了晃手中打火机一样的装置,她冷笑着对大殿中的所有人说:
    “本君今日过来,也没骗你们,确实是要和这恶心人的凄煌谷,与这早该死的阴符老儿结一结恩怨。
    他屡次三番的与我墨霜山为难,在那西海之上,还当着众人的面,试图害我师尊,逼得我家师弟不得不自坠罪渊,以证清白。
    今天在此,也莫要和我这女子说什么天下大义,救世之举。
    我今天就是为报私仇来的。
    你们这些软骨头的货,想参与其中就一起上,不想冒险的就赶紧滚。咱们以后来日方长,还有的玩呢。
    至于你!”
    朱雀道友看向眼前面色冷漠的阴符公的天人化身。
    一轮绯红弯月在施妍身后悄然浮动,那与红月亮如出一辙的光将她笼罩起来,又有金色火光在红月中跳动,映衬的施妍如月中魔女一样。
    她对阴符公说:
    “今日你我,就在此说道说道这前尘旧事...”
    “西海镇魔塔被攻击了!”
    施妍话音刚落,一名桃符院监察就在挪移仙法中狼狈摔出,他身上布满了激烈战斗后留下的痕迹,摔在地上,对自家蝉衣仙尊大喊到:
    “仙尊院主,墨霜山弟子江夏,纠结大批叛逆,攻入明理院镇魔塔,已将妖圣啸风和他家老掌门墨岚从塔中接出。
    镇魔塔下局势糜烂,又有灭世大魔骤然生出,此刻已在罪渊之上。
    明理院执法损伤惨重,还请院主与诸位仙尊大能,前去镇压场面!”
    “这...”
    监察痛苦又凄厉的求援,让整个殿中气氛一瞬大变,之前对施妍怪异行为还有疑惑的人,立刻就明白过来。
    好家伙,不是施妍发疯了,是墨霜山专门选在今日掀桌子了。
    “难怪本尊今日看向西海时,总觉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原来真是西海出了乱子。”
    蝉衣仙尊这会露出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
    他抚摸着自己的眼睛,喟然长叹说:
    “唉,老了,这双探幽冥,寻大道的眼睛也快瞎了。众道友,西海之事关系甚大,快随本尊往那边去吧。”
    说完,老仙尊自己闪身消失,还不忘带上跑来报信的受伤监察,以破空灵咒离了南荒,径直往西海去。
    吃够了瓜的胖厨子也嘿嘿一笑,将手中瓜子往地上一丢,抽出腰间厨刀,往身旁猛砍一记,弄出一道通往自家饕餮楼的裂痕。
    抓着明月老道,跳进了那裂痕之中。
    “哎呀,我家西海道场!”
    黎水大娘娘听闻西海出事,也发出一声怪叫,转身化作一阵云雨,消失在鬼城之中,常山京墨两位大神对视了一眼。
    由常山大神带着,走大地脉,也往西海去。
    “众道友且去,罪渊那方乃是大事。江夏恶人既已现身,便不容他走脱。此处有本尊看顾,定要‘留’施妍道友在此‘做客’。”
    阴符公的表情变化几次,但她颇有一番大将之风,对自己的“亲密战友”们说:
    “待众道友将那江夏擒获带来,正好与他家掌门一起送到通天山下,好生拷问。”
    众人自无不可。
    随着大能各用手段,鬼城大殿中顷刻间便人去楼空。
    一方面,西海之事确实重要,更事关罪渊,不可轻慢。
    另一方面,继续留在这里风险太大。
    尽管并不清楚施妍用了什么手段,但心头那股不断加强的威胁感,让一众苦海大能也早有脱身之意。
    “鼠辈就是鼠辈,瞧瞧他们跑的多快。”
    施妍冷笑着说了句。
    阴符公并不答话。
    抓起身旁恶鬼灵幡,随手举起,整个凄煌谷的护山大阵就在一瞬激发。源于冥山冥气的支撑填充,让这凄煌谷的护山大阵堪称苦木境防御第一。
    一众鬼城城主也在殿外各使神通,将施妍逃离之路堵死的严严实实。
    这等大阵压迫,外加己方主场,来个苦海都不怕,更何况眼前施妍,不过是初入寻道境。阴符公实在是想不到,这施妍今日如何才能逃得生天。
    “镇山莫怕。”
    施妍拍了拍身后镇山婆婆的手腕,她说:
    “本君今日来了,不消了心头恨意,便不会走。这会就给你开开眼,看一场大大的‘烟火’。”
    另一边,镇魔塔下。
    “爷爷你慢点走,眼神不好就别那么快,我扶着你走。”
    刘慧背着自家的宝贝妖刀,搀扶着有些浑浑噩噩的老妖圣啸风,从镇魔塔入口走出。这位老妖圣早年入魔,在镇魔塔中多年关押也未有情况好转。
    只有在和第五流离打一架之后,让体内魔性散去一些,才会有些许神智回归。
    平日里就维持着一副疯疯癫癫,生人勿进的样子。
    就比如现在。
    就刘慧一人能接近它不被攻击,其他人都隔着老远,老江跟在这对爷孙身后,一个劲的打量着老妖圣的人形姿态。
    他眼神怪异。
    因为啸风这会化作人形,竟和自家不着调的孙女一样,给自己弄了条尾巴,一头灰白长发之间,还有一双狼耳矗立。
    而那一双老迈枯瘦的脸颊,竟和刘慧的脸有了几分相似,乍一看去,真像是爷爷和孙女该有的面相。
    但问题是,刘慧这张脸是模仿尼娅的脸化形出来的,当初白夫人和青兕大牛都评价过,她的长相和她家父母以及啸风大圣没有任何相似。
    因而可以肯定,啸风之前绝对不是这个化形模样。
    大概是老妖圣心思混沌,见了自家孙女很是高兴,一激动之下,就把自己原本的人形模样给忘了。
    又或者是特意顺着刘慧的长相把自己塑造成现在这样。
    它也不说话。
    一路上都是刘慧在絮絮叨叨的讲她这些年的故事,老妖圣只是听,脸色麻木也没有太多表情。
    “大王!”
    在刘慧搀扶着自家疯爷爷走出塔外,那阳光照下,让啸风发出了低沉的呜咽不满,有些焦躁,但却被孙女握着手,也很快安静下来。
    而它的出现,让正在空中灵毯上舞动的白夫人一瞬停下舞姿,朝着啸风这边惊呼一声,似要赶来拜见,却被后方老江打了个手势。
    让她别过来。
    小心被老妖圣一口啃死。
    啸风对于白夫人的呼唤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它依然是那副麻木姿态,只是腰杆挺得笔直,木然的跟着孙女向前走。
    青兕大牛倒是不怕,背着战斧迎上来,啸风嘴中发出呜呜的威胁声,大概是因为孙女在旁,所以它没有立刻对眼前这妖物发动攻击。
    但在灰白乱发遮掩下那仅剩独目中,渗人的血光让青兕准备好的欢迎,也被堵在了喉咙里。
    “牛叔莫怪。”
    刘慧解释到:
    “爷爷被关了太久,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这会需要休息,或许过些时日,它就能恢复神智。到时再请牛叔来与爷爷说话。”
    “恶徒江夏!束手就擒!”
    如此“其乐融融”的时刻,偏就有不长眼的家伙跑来找事。
    就在老江的作战任务完成,准备带着自己的员工们胜利转进的时候,一声怒斥从天际传来,转瞬间就是十几个五行仙术砸下来,把镇魔塔周遭封锁的严严实实。
    江老板抬头一看。
    啧啧,好家伙,这一口气来了多少个苦海大能?十个总有了吧?黎水大娘娘和胖厨子怎么也来了?
    你们那副看好戏的姿态是怎么回事啊?
    “嗷!”
    这边还没等老江说两句场面话,最先做出反应的却是正被刘慧搀扶着走入星门中的老妖圣啸风。后者可能是感觉到了威胁,转身护在傻妖怪身前。
    也不见它有什么动作,被刘慧背在身后的妖刀血煞嘶鸣一声,出鞘飞转,被啸风握在手中。
    它回头看了一眼刘慧。
    那满是血光的独眼里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保护欲,又在下一瞬闪身消失,暴戾血光冲天而起,镇压地面的十几重仙术结界轰然破碎。
    在一众现身苦海的惊呼声中,手持妖刀的啸风如幽灵般出现在飞速后撤的天一大和尚身后。
    只见佛光涌动,化作白莲庇护,煞是好看。
    但鸟用没有。
    “咔擦”
    血狼之影在天际一闪而过,随着一声脆响,像极了牙齿合拢的声音,佛光破碎中,大和尚的佛道金身被咬碎三分之二。
    只剩个苦海元神嚎叫着逃遁出去。
    这...
    这才是疯血神通真正的用法?
    秒杀苦海?
    这也太吓人了吧?
    “哎呀,都让你们离远一些了,你们怎么就是不听啊。”
    老江看着头顶那些缠绕着佛光的残躯坠如海中,他摇着头,扭头对身后人说:
    “你们先撤,去南荒支援我师父,这边我来应付。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点不适,你们就别参与了。”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