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吴三桂着实没想到,十天时间竟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难熬,至少,一开始并不难熬。
    因为六天时间都过去了,疯王大军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也就能隐隐约约看到沈阳城四周都有疯王大军的营帐,至于敌人,六天时间,他一个都没见。
    这就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他感觉,守个十来天根本就没任何问题,甚至,守个把月都不是问题。
    朱器圾倒不是在有意拖延,主要步卒行军速度太慢了,虽说辽阳距离沈阳才一百五十里左右,二十余万步卒却走了两天多时间。
    当然,他也可以命步卒拼命跑,一天便跑到沈阳。
    不过,没有这个必要,他完全没必要让步卒跑得跟断了气一样,甚至口吐白沫。
    反正就这最后一座坚城了,早几天迟几天拿下并没有多大区别。
    二十余万步卒抵达之后,他又让人家休整了大半天,这才分配任务,将沈阳城团团围住,紧接着又是安营扎寨,又是造攻城器械,不知不觉六天时间就过去了。
    第七天一早,他终于下令,命四面围城的大军将加农炮摆出来,准备轰击城墙。
    他们排出的还是跟辽阳城差不多的阵型,都是加农炮居前,其他三面用战车护住,战车后面在摆上虎蹲炮,防止建奴骑兵突袭。
    这一次,建奴骑兵依旧没什么动静,不过,他们刚把炮阵摆出来,城墙上却是有动静了。
    守城的建奴也不知把什么东西搬出来了,正飞快的往箭垛和女墙上装呢。
    朱器圾举起望远镜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些家伙竟然在箭垛和女墙上披了一层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圆木、方木,门板、床板等等,整个城墙上方就像披了层盔甲一样。
    说实话,他的确没想到人家会这么搞,他也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搞的。
    这么搞有用吗?
    要知道炮弹可是铁的,不管是圆木、方木还是木板什么的,能扛住几炮就算不错了,几炮过后,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他愣了一阵,还是下令,直接开炮,轰!
    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有个屁用啊!
    “轰轰轰”,一阵火炮轰鸣声响起,城墙上顿时木屑横飞,就如同下雨一般。
    三轮炮击过后,很多地方的“木甲”便被轰碎了,下面的箭垛和女墙也露了出来。
    朱器圾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建奴还真是无聊,竟然跟他玩这招。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城墙上的守军突然冒出头来,又往箭垛和女墙上挂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露出来的箭垛和女墙瞬间便被盖住了。
    这些东西就是挂上去的,他甚至都能看到两边的绳索。
    但是,就算看见了也没用啊!
    绳索是没什么强度,别说是炮弹了,一刀砍过去都能砍断。
    问题,这么远的距离,炮弹根本就不可能瞄准那么细的绳索啊,至于拿刀去砍,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终于明白了,建奴这是要跟他耗啊!
    行,那就耗吧,倒看是你们木头多还是我炮弹多。
    这一天沈阳城外的火炮轰鸣声就没有停过,疯王大军足足轰出去十多万发炮弹,但是,城墙上却依然披满了“木甲”,下面的箭垛和女墙更是一点事都没有。
    朱器圾这个气啊,他竟然耗不过了,因为他总共就携带了二十万发加农炮的炮弹,这一天就轰出去十多万发,明天最多再轰半天就没炮弹了。
    半天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将沈阳城城墙上的箭垛和女墙全削平啊,就算人家没做一点防护都不可能,更何况这会儿箭垛和女墙上还批满了木甲。
    他哪里能想得到建奴会跟他玩这招,一次携带二十万发炮弹已经算多的了,辽阳城和济南城都没把二十万发炮弹耗光呢。
    这个的确有点尴尬,不过也没多大关系,加农炮的炮弹,水师战船上多的是,一艘楼船炮舰就有上就配备了上万发,只要命人送过来就行了。
    沈阳附近其实是通水路的,浑河就是大辽河的支流,车轮舸也能开到这边来,只是辽阳那边是太子河,坐船的话不但要几批,还要绕个大圈,而且辽阳距离沈阳并不远,所以,他才没让步卒乘船过来。
    人都能乘船过来,运送炮弹过来自然没有问题,这会儿水师的车轮舸和楼船炮舰都在大辽河入海口附近的临时码头待命呢。
    第二天一早,他便下令,让人赶紧快马加鞭去辽河口附近的临时码头,通知水师派车轮舸送炮弹过来。
    这一天自然是没法继续炮轰了,他不想轰着轰着炮弹就没了,让别人看笑话。
    吴三桂很快就判断出来,疯王大军是没炮弹了。
    这个其实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就能看出来,这会儿城墙下面的炮弹都堆了几尺高了,也就是说,人家最少发射了十多万发炮弹,而沈阳城里总共才不到一万发炮弹。
    要知道疯王大军可是进攻一方,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人家能带这么多炮弹已经够恐怖的了。
    他也不清楚疯王大军多久能把炮弹给运过来,总之,人家既然率几十万大军来了,肯定不会轻易撤退的,而昨天一天时间也把他准备的木材给轰得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什么亲王府、贝勒府,他全部命人去拆了,城池都要守不住了,留着那些府邸也是假的,还不如拆了来增加城防呢。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三天一早,疯王大军又开始疯狂轰击城墙了,那炮弹就跟下雨一样,不断的砸向城墙,城墙上的木材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了晚上,木材又差不多没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命人去把皇宫都拆了!
    这疯狂之举,把蒙元步卒都吓了一跳,拆皇宫,真亏他想得出来。
    他也没办法啊,被疯王大军逮住,肯定是个死,他不想死啊!
    吴三桂这个人着实是胆大包天,人家螨清要削他的藩他都敢造反的那种,拆个皇宫算什么,明天就是第十天了,只要能顶住,或许就会有转机,他不赌一把就没机会了。
    结果,第十天他还真扛过去了,甚至第十一天他都扛过去了。
    可惜,十万精骑并没有按照约定前来接应,因为阿济格已经被隆隆的炮声给吓坏了。
    开玩笑呢,连续不停的轰几天,那是多少炮弹,肯定不止十万发,也就是说,他如果率骑兵冲上去,每个人最少要吃一发炮弹,炮弹谁扛得住,冲上去那不是寻死嘛!
    第十二天,疯王大军终于发起了总攻,二十万步卒在火枪、火炮和轰天雷的掩护下一举攻克沈阳城,平西王吴三桂连同十余万汉八旗和蒙八旗步卒都成了俘虏。
    盛京被攻克,建奴建立的螨清名存实亡,接下来抚顺、铁岭等地也相继被疯王大军拿下。
    至此,辽东全部收复,连带关外的建州卫领地都落入永盛朝掌控之中,朱器圾终于完成了一统天下的伟业。
    只可惜,建奴尚未消灭,蒙元骑兵也没有任何损失,边关依旧是危机四伏。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