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当‘极乐净土’响彻在大雷音寺的瞬间,佛门三大士那魔性的舞蹈,也呈现在了众佛的视线当中。
    那一瞬间,满屏暴击!
    众佛直愣愣的望着从言灵珠内投放出的画面,三大士集体女相,正穿着性感妖娆的裙服,或蹲或站,凑在一起摆姿势。
    如来佛祖和诸佛顿时懵逼了。
    “我曹,这画面怎么回事,三大士不是按照约定,前往泾河龙宫帮着江辰建设美丽和谐三界了吗?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三大士集体女相也就罢了,竟然还穿上了这么一身,啊,这,这大腿都露出了半截,如此花哨的衣物,简直有辱斯文。”
    “话虽如此,不过,似乎还挺性感的,勉强能冲……”
    “嗯?你不对劲!”
    下一刻,当极度洗脑的旋律声响起的瞬间,更加令诸佛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画面当中,三大士踩着旋律翩翩起舞。
    这舞姿,前所未见,又极其性感妖娆。
    乍一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搭配上这节奏轻快分明的音乐旋律,欢快的舞步之中,略显俏皮又极为性感。
    看似清纯,却又带着浓浓的挑逗气息,仿佛在不经意间,要把人拖入一个充满了爱的极乐净土之中。
    三千佛陀看到这一幕,直接就看呆了。
    甚至,还有不少佛陀,从嘴角流出了愤怒的口水。
    “啊,这舞蹈之中,似乎是想传达对于自♂由、美好的追求与向往。就如同我等在这片极乐净土当中,追求精深浩瀚的佛法一般。那种永不言弃的精神,通过这等轻松欢快的舞步表达出来。不行,谁还有言灵珠,赶紧借我,我要将这画面记录下来,对本座今后的佛法研究将大有帮助!”
    “这舞姿,妖娆妩媚,扣人心弦。虽相隔万里,相距时空,却也难挡这等风骚舞步的诱惑。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一年,我十八岁,她也十八岁……”
    “有辱斯文,简直有辱斯文。不过,有一说一,这衣服是真滴骚,还有这音乐真白……不是,本座是说,这舞步真大……”
    “都踏马的别说了,越说越离谱。这是妖法,毁灭我等佛心的妖法。只是……该死啊,本座已经中毒了,这一双佛眼已然无法从这一画面之上移开。该死,该死,难道,本座身为出家人,要被迫欣赏这一段如此不守清规戒律的武道吗?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本座并非有意如此,而是……实在无能为力!”
    “+1,本座也已经移不开视线,这到底是什么妖法,明明只是一段记录下来的画面,竟能有如此威力。不得不说,我们当真是低估了江辰那孽障的凶残程度。竟然想出了用这种办法,来摧残我等并不怎么牢固的佛心。”
    “我屮艸芔茻,不行了,我快忍不住了……”
    那一刻,三千佛陀呜呼哀哉,眼睛似乎牢牢地黏在了这画面之上,移不开,根本移不开!
    这极乐净土的每一个旋律,搭配着三大士的每一个舞步,都像是一只有力的鼓槌,重重的敲在了他们的内心之上。
    三千佛陀惶恐不已,仅仅是言灵珠上所记载的画面,竟然能有这般效果。
    待到一曲舞罢,言灵珠上的画面凭空一转,另一派天堂一般的光景便要浮现在众佛面前。
    也就是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如来似乎察觉到了端倪,当即暴喝一声,
    “邪魔,退散!”
    暴喝声如同惊雷般炸响,强大的威力迅速席卷四周,在下一个画面即将凝实之前,那一颗言灵珠直接被如来的这一声暴喝震碎。
    不论声音,还是画面,也都在那一瞬间轰然散去。
    那一刻,三千佛陀在庆幸的同时,心中竟生出了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刚才,好像要有什么更刺激的东西要出现了……”
    “阿弥陀佛,本座有幸,看到了一条又白又长又嫩的大长腿。咳咳,泾河龙宫作为三界有名的大势力,竟然会出现这种东西,简直有辱斯文,有乳湿.吻……哧溜。”
    “我曹,师兄赶紧施展手段,连接元神,跟师弟进行一波画面共享!”
    “加我一个,我倒要看看,江辰那厮究竟有多下贱!”
    “阿弥陀佛,尔等身为西方的佛陀,怎能如此。佛祖,当初江辰不是送了三张邀请门票吗,本座自告奋勇,主动请缨前往泾河龙宫,再探究竟!”
    “麻淡,我们都在喝汤,你小子竟然想跑去吃肉。佛祖,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愿为了西天佛门的情报工作,奉献自身,前往泾河龙宫做卧底。不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
    “佛祖,别听他们的,他们都是老色批。让我去,我自费,决不浪费您手中最后一张门票。”
    “师弟啊,你这一顿逼.话说的,简直催人尿下,太特么让老子感动了。此一行多灾多难,咱们组个团,若是有难,还能互相照顾。刚才我看到,画面中有几个妖怪,是真的凶,好胸啊,好凶!”
    一时间,众佛争论不已。
    见到这一幕,如来的脸色越发阴沉。
    玛德,这特么都是一群什么玩意儿啊,都出家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贼心不死。
    这群老色批,这要是放他们去泾河龙宫转一圈,还不得各个佛心破损,被江辰忽悠留在泾河龙宫打工了。
    虽说这群小弟不怎么靠谱,但如来肯定不能把他们都给放走了。
    败光了西方二释的家底,那俩老和尚还不得把他给点天灯了。
    下方,阿难、迦叶二人相视一眼,随即开口道:
    “佛祖,那个……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江辰这厮着实猖狂,竟然让我西天佛门的三大士跳这种舞,简直将我们佛门脸面摁在地上使劲疯狂摩擦。”
    “如何去做,还请佛祖定夺。”
    “只要佛祖一声令下,我们势必杀进泾河龙宫,打倒江辰,把三大士抢回来!”
    他们还保留了一句内心的想法:然后,让三大士在大雷音寺跳极乐净土。
    可如来闻言,却是轻轻摇头,并叹了口气,
    “罢了,当初与江辰的书信之中,只是提及了让三大士和十八罗汉前往泾河龙宫,并未说要做什么。咱们就算打过去,也是江辰占理。”
    “我佛门占理,尚且要吃亏,若是让江辰占理,唉……”
    “此事,就此作罢,并且,我佛门上下,不论是谁,皆不可踏入泾河龙宫半步。违令者,逐出佛门!”
    如来目光冷厉,神情严肃道。
    众佛闻言,连忙点头称是。
    不过,却在这时,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
    “他不让我们去,并且把最后一张票留下,该不会是想自己偷偷去吧……”
    “我曹,华僧,你发现了盲点!”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