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众佛:“???”
    地藏:“???”
    如来:“???”
    你这自信满满,为佛门献上的计策,就这?
    文殊献上了‘计策’后,似乎还意犹未尽,大袖一甩,朗声道:“孽障江辰,罪恶滔天,他活着就是违逆天道之事。而且,他竟敢灭我的法身,更是大逆不道,理应天诛地灭。”
    “他算个什么东西,在我眼里,他连个瘠薄都算不上。当初,若不是本座大发慈悲,想饶他性命,又如何会被他偷袭至此。”
    “他如果不识抬举,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本座一定要让他知道知道,我佛教文化的厚重!”
    他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一些不清楚其中内情的菩萨罗汉们,都自动脑补,认定文殊菩萨是一位威武不屈的铁血英雄形象。
    然而,在那些知晓内幕者的眼中,文殊菩萨现在表现的有多潇洒,实际上就有多么可笑。
    文殊菩萨并没有意识到如来佛祖那关爱智障的眼神,依旧朗声道:“所以,如果江辰那厮敢来我大雷音寺,我建议不论他说什么,我们一齐出手,一拥而上,将他打死!”
    文殊菩萨洋洋得意,他已经预见了,佛祖称赞他的情景。
    “我建议你去死。”
    如来佛祖不禁扶额道。
    难受,想哭,脑阔疼。
    如来:如果我有罪可以惩罚我,而不是派这么一群傻.逼来折磨我。
    佛祖好难,好想退休,五十六亿年还有多久?
    弥勒尊王佛,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
    你不要丢下我,大雷音寺好黑,这里好冷,我好怕。
    此刻,如来佛祖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无限徘徊。
    “唉,吩咐下去,密切监视灵山各处动向,一旦发现江辰,立刻来报。”
    ……
    如来下令的第一天,灵山各处戒严,诸佛、菩萨、阿罗汉,各个人心惶惶。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草木皆兵,疯狂释放佛门神通,引发一阵暴动。
    一天下来,江辰没来,灵山却变得一片狼藉。
    长时间高度紧张之后,佛门众强者精神恍惚,虽说警惕性有所下降,可一旦看到特定的事物,比如……白色,要么狂暴加斩杀,要么疾跑配闪现。
    毕竟,江辰一袭白衣的恐怖形象,早已深入佛心。
    反正,现在的灵山,已经没几个正常人了。
    以至于这几天里,一只金鼻白毛老鼠精偷八宝功德池中功德所化的灯油时,不慎被看守者发现。
    看守者:“我曹,天下何人配白衣,是辣个男人,他来了!大大大大大哥别杀我,我我我我我把灯油等给你……”
    老鼠精:“艾玛,还有这好事呢?”
    原本,按照天命所定,这只金鼻白毛老鼠精只得到了一滴灯油,晋升金仙境界后。先拜托塔天王李靖为义父,又拜了哪吒为义兄,下凡在陷空山无底洞为妖。号称地涌夫人。
    她最大的梦想,就是与唐三藏成亲,得到其元阳,成就太乙金仙。
    然鹅,现在——
    地涌夫人的灯油:+1,+1,+1,+1……+10086……
    地涌夫人实现了究极进化,一跃成为大罗金仙强者。
    意识深处,仿佛有人告诉她,要去拜托塔天王为义父,哪吒为义兄。然后,前往陷空山无底洞为妖,等待取经人的到来。
    “哪吒?好像是三坛海会大神,龙神江辰手下先锋大将,若是能认他为义兄,那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托塔天王李靖又是个什么玩意儿,区区金仙,连塔都没了,也配当我的义父?”
    “但是,我好像必须要认个义父才行……”
    地涌夫人歪着小脑袋,沉思良久。
    忽然,脑海当中有精光乍现,
    “我这一身造化,全仗着龙神江辰所得,他对我恩同再造,便是再生父母。而且,他是三界大龙神,位高权重,实力强大。如果能认他做义父,简直是我地涌几个量劫修来的福分。”
    “嘻嘻,江辰义父,我来了……”
    ……
    地涌之事,不过是灵山的一个缩影。
    这一天,但凡身上带点白色的,都成了灵山的大爷。
    以至于知晓此事的蝎子精,眼泪掉下来。
    蝎子精:如果我把自己染成白的,再回灵山蛰如来一口,不知道有没有搞头?
    广寒宫的太阴星君听了,都想提前把玉兔丢到灵山,又能当大爷,又能打探情报,一举两得。
    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佛门众人折腾了一天,连江辰的毛都没看到。
    大雷音寺中,有佛陀进言:
    “佛祖,您或许太高估那江辰了,灵山乃佛门清净之地,又是我佛教的大本营。他不过是一介大罗金仙,如何敢来?”
    可如来佛祖就像是魔怔了一样,双目泛红,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重复道:“他一定会来,他一定会来的。相信我,没人比我更懂江辰……”
    佛陀无奈,只能听从佛祖号令,继续加入到警戒的队伍当中。
    第二天,江辰没来,倒是跑了一群菩萨和阿罗汉。
    第三天,江辰还是没来,三千佛陀又少了几百个。
    剩下的佛陀也在崩溃的边缘,考虑着到底要不要逃走。
    毕竟,他们加入佛门,整天六根清净,所图的不过是个安稳。
    但是现在,因为如来佛祖的猜测,整个灵山人心惶惶。
    说好的极乐净土,这特么是佛过的日子吗?
    众佛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日子,终于在这一天爆发了。
    “佛祖,您一直说江辰会来,这都三天了,连江辰的影子都没见到。倒是咱们自己吓唬自己,不少佛陀,菩萨和罗汉都提桶跑路了!”
    “再这样下去,人心就要散了。人心一散,灵山就垮了!”
    “佛祖,您醒醒吧,江辰不回来了。”
    众佛苦苦哀求。
    如来佛祖望着憔悴的诸佛,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道理啊,按照江辰的性格,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难道,是他良心发现,对斩杀持宝童子一事心存愧疚。所以,就不在乎追杀他的事情了?”
    “也是,江辰能什么坏心思,他只不过是想在这乱世之中,谋取一条生路而已。”
    “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如来佛祖轻叹一声,满脸愁容舒缓。
    三天了都没来,江辰肯定就不来了。如此一来,压在如来心底的石头,也算是移开了。
    如来佛祖如释重负,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着手准备一下,把离开的佛陀、菩萨和罗汉们都召回来。跟他们说,江辰不来了,回来安心上班吧。”
    “今天,天气真不错。”
    就在如来心情舒畅,开始感慨生活的美好。
    众佛闻言,一个个如蒙大赦,双手合十,礼赞我佛。
    当然,只是表面礼赞,各个都是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众佛:要不是你如来整天跟个傻.逼似的逼逼叨叨,好好的灵山,至于变成这样吗?
    领导是个傻.逼,怎么解?
    在线等,急!
    不过,好在如来悬崖勒马,及时收手。这日子,还有的过。
    就在众佛放松警惕,如来感慨生活美好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大雷音寺之外轰然炸响。
    “如来佛祖,我江辰来找你兴师问罪了。你若识相,趁早把罪魁祸首交出,赔礼赎罪吧!”
    声如惊雷,震撼无比。
    在这瞬间,如来佛祖经历了佛生的大悲到大喜,再到大悲的过程。
    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如来佛祖手捂胸口,面容扭曲。
    嘎!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