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这一日,常年待在天庭,稳如老狗的太白金星,在玉帝的催促下,很不情愿的下凡了。
    “唉,虽说这是陛下的一番好意,为我在西游大业中争取了不少的戏份,企图能瓜分些许的功德。可西游一行,既是功德,又是量劫。稍有不慎,因果业力缠身,必将万劫不复。但我作为臣子,自然不能辜负了陛下的一番好意。”
    “这一趟,是让我从三个妖王手中救下唐三藏,并指引他前往两界山。”
    太白金星一边驾云而行,一边喃喃自语。
    在他即将进入那片山岭时,看到两个身着唐装的男子,牵着一匹白马从山中走出。脸上满是大难不死,劫后余生的庆幸。
    太白金星也没多想,手持拂尘,释放出金仙级别的灵压,浑身上下笼罩起神圣白光,降临到这一山林当中。
    “这将是我李长庚在西游中的首次亮相,这个名额,是陛下千辛万苦为我争取到的。我的荣耀,就是天庭的荣耀,一定要好好表现。”
    想到这里,太白金星突然暴喝一声:
    “宵小孽畜,休要伤人性命,见到本星君,还不速速退去。”
    太白金星豪情万丈,那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被江辰大佬附身,面对的不再是三个人仙妖王,而是三尊大罗金仙。
    就算不敌,就算以身殉天庭,也要与这黑恶势力斗争到底!
    这是何等的荣耀,天庭会以他为荣,玉帝也会为他感到骄傲。
    “事情,就该当如此!”
    太白金星如是道。
    可当他吼完这一嗓子后,放眼望去,只见一个和尚,穿着珠光宝气的袈裟,手提九环锡杖,坐在一头硕大的犀牛背上,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与此同时,太白金星也茫然了。
    说好的有三头妖王要吃唐三藏,派他来解围呢,为何只见一个骑犀牛的妖僧,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是自己拿错剧本,还是跑错地图了?
    就在他疑惑之时,那和尚拍了拍座下犀牛的背脊,嘀咕道:
    “喂,这也是你们山里的妖精?怎么感觉脑子有点问题。”
    “不是,没见过,我们山里的妖都是拥有灵智。像这等未开化的妖,多半是从外面来的。大师不用在意,他玩够了自己就会走的。”
    特处士那一双铜铃似的眼眸里,也满是不屑之色。
    太白金星:???
    我堂堂太白金星,你竟然敢说我未开化?
    我当年开化灵智的时候,你祖宗都还在玩泥巴呢。
    太白金星:不行,我受不了这种委屈。
    望着唐三藏骑牛远去的背影,太白金星一甩拂尘,
    “那妖僧,有本事你给我回来,看本星君不把你打个半身不遂。还有那妖魔,区区人仙,也敢对本星君口出狂言,你知道我是谁吗?”
    可无论他如何叫喊,一人一妖就像是没听到一样,优哉游哉的向前走。甚至,还时不时的发出‘有病’、‘鲨臂’之类的言论。
    “哇,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今日本星君就要替天行道,铲除你这妖孽。”
    “看招,挨了我这拂尘可不是好受的!”
    太白金星高高跃起,甩起拂尘用力的打在唐三藏的身上。
    他平日里当老好人习惯了,多年不出手,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乃是金仙强者。
    在出手的那一刻,他已经预见了将这妖僧打得皮开肉绽,然后一人一妖跪地求饶的场景。
    啪!
    一拂尘打下,唐三藏愣了愣,然后伸手挠了挠刚刚被打中的部位。
    “我曹!”
    太白金星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尼玛离谱?
    “难道是我多年不曾练功,导致实力荒废了?那也不至于连一个凡间的要妖僧都打不死吧。”
    “刚才一定是我打偏了,对,再来一次!”
    “孽障,看拂尘!”
    “诶?怎么又没反应,一定是我又打偏了,再来!”
    “啊啊啊啊,又偏了!”
    “尼玛的,你倒是来点反应,尊重一下我的伤害啊!”
    “……”
    就在太白金星即将崩溃之际,唐三藏终于回过了头,望着太白金星:
    “师傅,差不多得了,别刮痧了。”
    说完,继续骑着犀牛前行。
    ‘刮痧’二字,仿若晴天霹雳,深深的打击到了太白金星那脆弱的玻璃心。
    “我堂堂太白金星,诸天星君之一,陛下面前的红人,你竟敢说我刮痧,我跟你这秃驴拼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他可没脸活了。
    就在他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准备以自爆引起唐三藏注意时,一道温润圣洁的白光洒下,直接将他收走。
    等他回过神来时,只见一位气质超凡脱俗,容貌三界无双的白衣神君,手托一朵白莲,神情疑惑的站在他面前。
    太白金星还注意到,这位白衣神君身后,跟着一位气质幽冷,却天生媚骨的冰山美女。
    其勾人程度,只看一眼,就难以忘却。
    即便闭上眼睛,脑海中也始终回荡着‘这个白啊,那个大啊’的画面。
    那女子,正是苏云汐,而那白衣神君,自然就是江辰。
    “长庚星,你干嘛呢?”
    江辰一语,将太白金星从意识模糊之间唤醒。
    “江辰大佬,真的是你!”太白金星浑身一震,抬头望着沐浴在净世白莲圣光中的江辰,扑了上去,“大佬啊,你可来了,我被人给欺负了,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堂堂太白金星,天庭的老牌神仙,现在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抱着江辰的大腿就不放手。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苏云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货真的是那位号称天庭智囊的太白金星?怎么这副德行。
    “金星啊,你别急,有事慢慢说,我一定给你做主。我倒要看看何人如此大胆,都欺负到我天庭重臣头上来了。”江辰安慰道。
    闻言,太白金星的脸上写满了感动,指着下方双叉岭上,骑着犀牛的唐三藏,义愤填膺道:
    “就是这妖僧和那头犀牛精,说我是未开化的山精野怪,还说我的攻击是刮痧。我好歹也是天庭金仙,我……我……”
    江辰听的一愣一愣的。
    哈?妖僧?唐三藏?
    “金星啊,你下凡来是干嘛的?”
    江辰不禁扶额,一脸无奈道。
    对于太白金星此行的目的,江辰是心知肚明的。这货明明是奉了玉帝的旨意,前来搭救唐三藏,结果却对唐三藏疯狂攻击。打人也就罢了,他自己还一脸委屈,跟受了奇耻大辱似的。
    被江辰一点,太白金星当即明悟,一拍自己的脑门,道:“完了,差点把正事忘了,唐三藏如今陷入了妖魔之手,我得去救他!”
    “江辰大佬,你得跟我一起走,完事之后,我这还有陛下给你的密旨。”
    太白金星一把抓住江辰的手腕,转身就要走。
    “江辰,这老头谁啊,你该不会认错了吧。整个一老糊涂,你跟我说这是太白金星?”
    一旁的苏云汐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吐槽道。
    太白金星闻言,当即止住脚步,瞥了一眼江辰身后的‘又白又大’,拍着胸膛道:
    “嗯?这丫头什么意思,我就是太白金星,如假包换!”
    “真是太白金星,会连下边那和尚就是唐三藏都不认识?我看,你不是假的就是疯的。如今天庭无人了吗,就连你这样的人,竟然都会得到玉帝的重用,真是可笑。”
    苏云汐冷声道。
    “你这丫头,竟敢看不起我老头,难道你没听说过,老头好,老头有低保……”说到一半,太白金星像是开了窍一样,一下子抓住了苏云汐话里的重点,惊讶道:“啥玩意,你说那妖……和尚是唐三藏?”
    “我说金星啊,就算你不认得唐三藏长啥样,锦斓袈裟和九环锡杖总该认得吧。除了唐三藏,谁敢穿这么花里胡哨的袈裟?”
    江辰轻叹一声,满心无奈。
    完了,太白金星被打击的脑子都坏了。
    太白金星望着江辰,又看了眼下方双叉岭上的唐三藏。
    道理我都懂,可这货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就算一夜之间恢复了金蝉子的实力,也不该强到如此令人发指吧。
    似乎是看出了太白金星的绝望,江辰低声道:“我在他身上,动了些手脚。”
    此话一出,太白金星心中,当即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你早说嘛,原来跟你江辰大佬有关。
    对太白金星而言,只要跟江辰沾边了,别说唐三藏强如疯狗,即便他立地成圣,都是极为合理的。
    江辰=奇迹。
    “那……双叉岭的三头妖王……”
    太白金星又问。
    江辰摆摆手,直言道:
    “区区人仙境界的小妖,有两头被唐三藏随手抹杀了,剩下那特处士,那不就在他胯下吗?”
    “你刚才说,有陛下给我的密旨,现在就给我吧,也省得你再去泾河龙宫跑一趟了。”
    太白金星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确认四周无人后,又目光狐疑的凝视着苏云汐。
    “看什么看,你以为本姑娘愿意跟来?还不是江辰这狗贼卑鄙无耻,用下三滥的手段,强行让本姑娘留在他的身边。你有能耐跟他说,让他还我自由,我绝对不打扰你们。”
    苏云汐目光幽怨,没好气道。
    “狗贼,卑鄙无耻,下三滥?”
    太白金星见苏云汐那一脸幽怨的模样,对江辰对付苏云汐的手段,有所猜测。
    “咳咳,别在意,她是我的贴身侍女,自己人。”
    江辰轻咳一声,缓解尴尬。
    这么一说,太白金星才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了一卷金色的密旨。
    苏云汐处于好奇,随便瞥了一眼,那一瞬间,她的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