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身处闹市,袁守诚又是长安城中的风云人物,如今来了个和尚找他算卦,自然成了长安一条街上的焦点。
    只见迦叶信手一挥,一团淡淡白雾笼罩在了二人身旁,让一切似真似幻,遮掩了身形与声音。凡人只能看到算命摊前,有两个人在交流,却看不清二人的相貌,听不清二人的声音。
    迦叶与袁守诚相视一眼,摇头轻笑,
    “现在,还不行。”
    此话一出,袁守诚先是一愣,然后哭丧着脸道:
    “迦叶尊者,当初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帮您忽悠泾河龙王,您就度化我去西天灵山做一尊金身罗汉。为此,我不惜背叛天庭,盗取陛下圣旨,犯下了滔天大罪。如今虽无人察觉,但纸终究包不住火。”
    “您可不能言而无信,不管我啊!”
    当初密谋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牛夫人。
    别看袁守诚身为长安城一条该最具人气算命先生,表面上风风光光,但自从行此事以来,日夜提心吊胆。
    先不说盗取玉帝圣旨乃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更是听说自己忽悠过的泾河龙王非但没死,反而斩了魏征,实力飙升至太乙金仙,眼看就要直升大罗。
    位高权重,被玉帝钦封为三界散仙,官拜三界水部正神,三界之中但凡有水的地方就是他的地盘。
    以至于现在,袁守诚看见水就晕,下雨天连门都不敢出,生怕哪个水坑里埋伏着一只成精的王八,奉了江辰之命要把他带走。
    搞成这幅模样,你丫的跟我说不能带我去西天灵山,坑爹呢!
    “唉,事出有因,有件事非你做不可。你放心吧,此事终了,我亲自渡你前往灵山,面见佛祖。”迦叶轻叹一声,继续道:“前几日的水陆大会,观音菩萨送宝显化,你可在场?”
    袁守诚点点头,
    “几乎全城的人都在,当初不知发生了什么,观音菩萨的法宝破碎,凡夫俗子有眼无珠,不识菩萨真容,竟然毁谤佛门,愚昧至极。”
    迦叶闻言,双手合十,显化出了尊者金身,朗声道:
    “阿弥陀佛,就是此事,导致大唐皇帝和陈玄奘对我佛产生了怀疑,对西游大业犹豫不决。你在长安城以高人自居,此事可由你前往劝化。”
    “李世民那边好说,我只需拖梦一场,让其坚定信心即可。麻烦的是陈玄奘,听观音说,他似乎觉醒了金蝉子的记忆。所以,由你出面,既不会引起他的警惕,又显得十分合理。”
    “此事终了,你便是西游大业头一功,待到佛祖论功行赏之日,绝对还你个金身正果。”
    去吧,皮卡丘!
    说罢,纵起金光,化虹去了。
    完全不给袁守诚选择的机会。
    此刻,袁守诚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甚至想大喊一声:迦叶,我日你先人!
    “唉,怪就只能怪我当初利欲熏心,自以为参悟天机,西游量劫之下佛教当兴,做出这等糊涂事来。放着好好的神官不做,偏要给佛门做棋子。”
    不过,事已至此,他已然没了退路。如果不按迦叶说的去办,自己前往西天灵山的梦想将永远无法实现。
    加油,打工人!
    ……
    长安,化生寺。
    袁守诚在接引僧人的带领下,入了大雄宝殿,见到了陈玄奘。
    “袁施主?”
    陈玄奘打量着袁守诚,脸上的表情变得有几分微妙。
    江辰曾给陈玄奘种下了替身龙符,导致陈玄奘拥有江辰一半的力量,因此,他对江辰是充满了感激之心,甚至把江辰当做人生路上的指路明灯。
    如今,这当初差点害死江辰的凶手就在眼前,虽说江辰大人有大量,没再找这袁守诚的麻烦,但陈玄奘却琢磨着,怎么惩治一下这货,给江辰出口恶气。
    袁守诚一改往日的仙风道骨,贼眉鼠眼的打量着大雄宝殿,见四下无人,凑到陈玄奘的身边,神秘兮兮的道:“玄奘,佛爷托我给您带句话……”
    陈玄奘闻言,不由得愣了一下,你丫的一个道士,给所谓的佛爷带话,敢情你小子是叛了变了。
    “秃驴说什么?”
    陈玄奘语气生硬道。
    袁守诚:秃驴说谁?
    不对啊,听迦叶尊者说,陈玄奘是金蝉子转世,十世修行的好人。按理说,应当是个温文儒雅的君子才对,可这一脸无敌的吊样,却偏偏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然后,袁守诚转念一想,当初他曾听一位得道高僧说过一句话:秃驴即高僧。陈玄奘身为首席大法师,即便出口偈语,也是理所应当。
    所以说,在陈玄奘的认知里,秃驴=高僧。
    “对,就是如此,我真是太聪明了!”袁守诚暗自盘算着,清了清嗓,对陈玄奘道:“秃驴,佛爷说……”
    啪!
    话还没说出口,陈玄奘的巴掌毫不留情的落了下来,一下子给袁守诚抽飞出了十几丈。可怜的袁守诚,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在空中来了个完美转体十三周半,然后‘吧唧’一声糊在了地上。
    袁守诚:我是谁,我在哪,发生甚么事了?
    陈玄奘看着幽幽爬起来的袁守诚,不由得眉头微皱,
    “挨了贫僧十分之一力量的‘普通一拳’还能站起来,这个袁守诚绝非凡人!”
    这陈玄奘看着像个人,论力量,实则是半条祖龙。
    刚才那般力量,别说凡人,就是个人仙,也得落得个神躯破碎的下场。如果再狠一点,估计连元神都得碎。
    “阿弥陀佛,施主在大雄宝殿之上,公然辱骂出家人,可见施主内心阴暗,被罗刹恶鬼所侵染。贫僧此举,是帮助施主清理内心的污垢,净化阴暗力量。”
    “现在,袁施主可否觉得心情舒畅,心境旷达了?”
    陈玄奘双手合十,侃侃而谈道。
    现在,袁守诚自以为十分肯定,这个陈玄奘不仅觉醒了金蝉子的意识,还找回了金蝉子的力量。否则,怎能一巴掌抽飞他一介玄仙强者?
    此刻,他顾不得浑身酸痛,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陈玄奘身旁,
    “玄奘,这西天你得去,不去将有血光之灾。”
    好家伙,这袁守诚不愧是道家出身,一开口就是照搬道家算命者的套路言辞。
    他这话对凡夫俗子说还好,但是陈玄奘早已受过江辰点化,这等糊弄鬼的话,他如何会信。
    非但不信,陈玄奘还双手合十,面带微笑道:
    “袁施主,贫僧见你印堂发黑,恶气缠身,恐怕今日就有血光之灾。”
    “不对,玄奘,这是你的血光之灾。”
    “错了,袁施主,是你的血光之灾。”
    “……”
    两人争执之间,陈玄奘突然暴起,抬手化拳。
    “尼玛的,贫僧说你有血光之灾,你就有血光之灾。跟贫僧争论,打死你个龟孙儿!”
    “普通一拳!”
    砰!
    一拳风雨平,四海无神明。
    整个大雄宝殿,安静了。
    片刻之后,袁守诚把自己从墙缝里抠出来,强撑着残破的身躯,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噗嗤一声喷出大口鲜血,有气无力道:
    “大师,您算的真准……”
    “阿弥陀佛,袁施主,你早知如此,又何必与贫僧较劲。”陈玄奘一抚袈裟,凌厉的气势散去,恢复到了人畜无害的模样,瞥了一眼袁守诚,“话说,袁施主来此,究竟为了什么?”
    为了挨一顿揍?
    天底下应该没人这么贱吧。
    此话一出,倒是给袁守诚提了个醒,他眼睛一眯,开门见山道:“金蝉子,我知道你对当初佛祖贬你下凡心存怨念,但最多三十年,就让你重归灵山,更是身负西游大业的功德。对此,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袁守诚曾经从迦叶尊者口中得知这些,见陈玄奘如此,也就不再拐弯抹角,直言了当吧。
    可他话音未落,陈玄奘的目光再次变得凌厉,抬手指着自己,厉声道:
    “三十年?当初说好的三十年,三十年三十年又三十年,你知道这些年我怎么过的吗?”
    “西天我去定了,圣人都拦不住,我说的!”
    诶?
    这是什么逻辑,他怎么就想明白要去西天的?
    此刻,袁守诚完全处于懵逼状态,陈玄奘的思维跳跃,他完全跟不上。
    不过管他呢,既然陈玄奘答应去西天,那他此行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接下来,就等待迦叶尊者带他去往西天灵山,成就正果金身,永享极乐。
    “生活,就应当如此美好。”
    就在袁守诚幻象未来的美好生活时,只听得一旁的陈玄奘又开口道:“我去西天取经之前,还有个愿望,望袁施主成全。”
    “好说好说,玄奘请讲。”
    袁守诚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只要你能去西天取经,别说一个愿望,就是十个八个的都没问题。
    “听闻西天路上多灾多难,我若前往,恐遭不测。都说袁施主的一双慧眼可侦测天机,所以想请袁施主为贫僧算一下气运。”陈玄奘道。
    算气运?那可是袁守诚的拿手好戏。
    玄奘开口,他当即满口答应。
    当场运转法力,开始卜算陈玄奘的命格。就算陈玄奘为金蝉子转世,只要是在大道之内,都逃不过他的慧眼。
    但下一刻,他察觉到了几分不同寻常。
    陈玄奘的命格之上,似乎有一团迷雾笼罩,扑朔迷离,始终无法看透。
    当他用力观测时,脑海之中便传来一阵刺痛。
    袁守诚当即得出结论:此人的命格,算不得!
    他面露为难之色,正想开口,却见陈玄奘冷着脸看着他,
    “我连西天取经这么危险的活都干,让你给我算个命你都不肯,我看你是在为难我老陈。”陈玄奘握了握拳头,冷声道:“今天你若是算不出来,那就尝尝的我认真一拳!”
    袁守诚愣住了,这哪是和尚,分明就是强盗!
    而且,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命格不可掐算,这才故意刁难自己。
    刚才那普通一拳就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认真一拳?那岂不是直接见阎王了。
    或者,见阎王都是一种奢望,神魂俱灭才是真的。
    “我……我尽力。”
    袁守诚已经认清了现实,算命,或许会受伤,但不算,绝对会死!
    “拼了!”
    他咬紧牙关,拼命运转法力,企图看破迷雾。
    “啊!”
    下一刻,袁守诚惨叫一声,面容扭曲,七窍之中流淌出了鲜血。
    一身玄仙修为,顷刻间化为了乌有。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