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江辰回头,只见敖灵拉着江辰的衣袖,泪眼婆娑,楚楚可怜。
    她竟然为敖闰求情!
    “为什么,他为了自己的前途,卖了你哥。今天更是要为了保自己的命,将你出卖。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让你替他求情?”
    江辰不解道。
    敖灵仰着小脸,美目中泛着坚毅的光芒,
    “因为……他是我父王。”
    “他这种人,没资格做你和敖烈的父王!”
    “或许,姑父你说得对,但是我的命是他给的。即便他可以无情无义,也改变不了我是他女儿的事实。而且,我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受折磨,更不忍心看到他神魂俱灭……”
    看到敖灵一脸天真的模样,江辰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想不到,敖闰这种龙渣,竟然能生出你这样通晓事理的女儿。不过,你虽可以原谅他,但他的所作所为,却触及了我的底线。”
    “当日斩敖广时,我就曾说过,我龙族在洪荒时期,龙汉初劫前,曾是傲立于天地间,最为强大的种族。时至今日,虽强者凋零,受他族欺压,但我龙族自当团结一致。”
    “而敖闰身为龙王,为了自己的前途,将亲生儿子送入西游大劫,做了那应劫之人。他不仅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更不配做我龙族的王!”
    “今日,我当以混沌龙息将其肉身,血脉,元神一同炼化。就算生死簿上无名,他也自当身死道陨,这世间再无敖闰这条龙。”
    江辰大手一挥,混沌龙息之中,不断释放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混沌乃一片浑浊,元素未分。江辰一念之下,可演化出原始五行,或生或灭,威力巨大。
    听闻此言,敖灵慌了,噗通一声跪在江辰面前,道:“敖灵求姑父法外开恩,饶过我父王,如果姑父非得杀一人才能消除心中怒气,就杀敖灵吧!”
    说罢,她一跃而起,直奔那一团混沌龙息而去。
    江辰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抓了回来,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死心眼。罢了罢了,此番已经给了敖闰足够的惩罚,看在你的面子上,就饶他一次。”
    说罢,江辰抬手一指,那混沌龙息随即散去。
    敖闰身形浮现,却早已焦黑一片,不成人形。
    见这幅场景,敖灵吓了一跳,连忙道:“姑父,我父王他……”
    江辰摆摆手,笑道:“我已经消了龙族的生死簿,只要魂魄不散,就死不了。只不过,这伤势够他养一阵子的了。这段时间里,希望他能闭门思过,痛改前非。如果依旧死性不改,做出残害同族的事情,别说你小敖灵来求情,就是大天尊来了,我江辰也不买账!”
    敖灵鼓了鼓嘴角,
    “姑父,那,我哥呢,您有办法救他吗?”
    敖烈的事,才是江辰和敖灵此番前来南海龙宫的关键。
    江辰耸了耸肩,直言道:“没办法。”
    “我来之前就跟你说过,但凡天道注定的事情,连圣人都无法违逆,更何况是我?如若我们早来一段时间,在你哥尚未投身西游,没有成为那应劫之人前,我或许还有办法。但是现在,木已成舟,大势不可逆。”
    敖灵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让这可爱又懂事的女孩失望,江辰心中生出满满的罪恶感,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大势虽不可逆,但如果处理的恰当,却依旧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
    “小敖灵,我泾河龙宫正好缺个小管家,你如果愿意跟我走,我会全力将你培养成我的传人。你本就是西游大劫之外的人物,到时候,或许可以用你自己的力量,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此话一出,敖灵那黯淡的目光,犹如拨云见日,闪过兴奋之色。
    “敖灵愿意!”
    江辰此举,颇有些诱拐未成年幼龙的嫌疑。
    不过,管他呢,投身乱世,能收个可爱的小徒弟,也当是苦中作乐了。
    只是,有了这层关系,让敖灵给自己生一百个娃的想法,算是彻底没戏了。
    咳咳,开个玩笑,本来也没这个打算。
    真的!
    ……
    二人离了南海龙宫,江辰心里泛起了嘀咕。
    迄今为止,收服三个得力干将的任务,好赖是完成了三分之一。
    敖灵虽然弱的可怜,但却是绝对的忠心,对江辰来说,实力什么的都是次要的。有系统在,跟在江辰身边喝口汤都能实力飙升。将敖灵培养成能独当一面的强者,不会太难。
    苍穹之上,二人同坐在十二品净世白莲上,江辰细细打量着敖灵。
    “姑父,干嘛这样看着我,敖灵长得很奇怪吗?”
    被江辰这样盯着,敖灵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以后你是要常跟在我身边的,姑父这两个字不好,换个称呼。”
    江辰道。
    “换个称呼,师父?”
    敖灵歪着小脑袋,试探性的道。
    被一位小美女天天跟在身后喊师父,倒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只不过,还是不好。
    江辰望着敖灵,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上,一本正经道:
    “叫哥哥!”
    “啊?”
    “我说,叫哥哥!”
    “姑父,这不太好吧……”
    “再叫姑父,当心我把你丢下去。”
    见江辰一脸严肃的模样,绝不像是在开玩笑。
    敖灵低着头,小声的喊了一声:“哥……哥哥。”
    好家伙,这温婉软糯的声音,差点把江辰给超度了。
    一个字,爽!
    敖灵却缩了缩脖子,怯生生的望着江辰,道:
    “姑父,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好像……很不正经的样子。”
    江辰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自己的猥琐想法被这小丫头看穿了?
    没理由啊,这丫头看起来呆萌呆萌的,哪来这么多小心思。
    不对,自己压根儿就没猥琐的想法!
    江辰感觉气氛有些尴尬,轻咳一声,
    “咳咳,修炼传承,贵在交心。我既然做了你在修炼上的引路人,就要拉近与你之间的距离,这样才方便对你进行传道,授业,解惑。最重要的一点,在量劫之中,师徒之间因果最重,你是劫外之人,要尽可能少的与我有因果纠缠。否则,对你将来入西游量劫有不好的影响。”
    “所以,这个称呼,是经过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绝对没有你所想象的那种不正经想法。”
    江辰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道。
    敖灵似懂非懂,但既然是江辰思虑后的结果,就一定不会害她。
    随即放下一切防备,眉开眼笑,
    “那敖灵再多叫几声吧,哥哥,哥哥,哥哥……”
    伴随着一声声天籁,江辰的嘴角他.妈的疯狂乱扬,脸上更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之色。
    好家伙,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得意。
    “哈哈,好,敖灵啊,你颇有慧根,我现在要传你入门的第一件法宝。”
    说着,江辰掌心一翻,一只巴掌大小的白玉瓷瓶凭空出现在掌中。
    正是观音菩萨的成名法宝,清净琉璃瓶!
    随手一抹,清净琉璃瓶的表面上形成了一道灵气旋涡,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仿佛打破了某种枷锁,禁止破除。
    现在,江辰已经破坏了观音菩萨留在清净琉璃瓶上的烙印,这一伴随了她无数岁月的法宝,终于成了无主之物。
    敖灵虽不认识清净琉璃瓶,却能感受到其上所散发出的无尽神威,不由得黛眉微蹙,
    “哥哥,这是……”
    “南海珞珈山那位的清净琉璃瓶,她为了支持我们泾河龙宫的发展,已经把这宝物送给我了。如今,为兄转送于你,先凑合着用,以后有了更好的我再给你换。”
    如果这话被观音菩萨听到,绝对要气到七窍生烟,火冒三丈了。
    贫僧几时说过要支持泾河龙宫发展,将法宝送给你了?
    极品后天至宝,清净琉璃瓶,大大罗金仙强者的成名法宝,就特么凑合着用?
    人言否!
    敖灵接过清净琉璃瓶,当即面若桃花,喜笑颜开,一把扑进了江辰的怀里。
    “谢谢哥哥!”
    甜糯的声音,让江辰十分享受。
    不过,却故作严肃,道:“敖灵,身为女孩,一定要懂得矜持,明白男女有别,与异性保持距离。”
    说完这话后,江辰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了,我是你哥哥,可以例外。”
    “哥哥的教诲,敖灵铭记于心。”
    敖灵一脸认真道。
    啧,这样骗小女孩,是不是有点不太地道。
    不过,管他呢,爽就完事了。
    抹掉了清净琉璃瓶上的烙印后,江辰又取出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塔,随手也抹掉了其上的烙印。
    并顺便给敖灵解释,这塔是热心的托塔天王李靖的二公子木吒送来,支援我泾河龙宫建设的。
    嗡~
    当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塔成为无主之物的那一瞬间,当即释放出了耀眼的金光,一道人影,从塔中浮现。
    身长五尺,模样精致,手持火尖枪,脚踏风火轮,身负混天绫、乾坤圈。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小哪吒!
    哪吒从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塔中出现,当即冲着江辰拱手抱拳,
    “哪吒,多谢龙神救命之恩!”
    江辰疑惑,哪吒怎么还在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塔中,好家伙,抢一送一啊。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了江辰的脑海当中。
    ……
    南海,珞珈山。
    观音派木吒出山去回收江辰的装备,可等候了许久,依旧不见木吒回来。
    随即掐指一算,竟算不出江辰的半点消息。转而掐算木吒,瞬间皱起了眉头。
    珞珈山外围,紫竹林中,木吒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不止,口中一直嘟囔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观音飘然而落,轻声道:“惠岸行者,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佛门中人,务必恪守本心,处变不惊。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持心境平和,方正彰显我佛教文化的底蕴。”
    “此番,该当那泾河龙命不该绝,我等不可强求……噗!”
    正说话间,观音菩萨面容扭曲,当即喷出了大口鲜血。
    一时间,气息变得萎靡。
    下一刻,观音暴怒,
    “阿弥他.妈的陀佛,无量他奶.奶个腿的天尊,泾河孽龙,竟敢抹除我清净琉璃瓶上的烙印。你别让本座逮着机会,不然我一定要弄死你!”
    “……”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