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江辰懵了。
    姑父?
    姑娘,你睡迷糊了吧,喊谁姑父呢。
    可不能因为不想做我的压寨夫人就乱认亲戚啊,而且,我压根就没想让你这小丫头片子做我压寨夫人。那话,不过是开玩笑的。
    面对江辰一脸茫然的目光,女孩泪眼婆娑,一把扑进了江辰怀中,
    “姑父,求求你救救我哥,你是我们龙族的大英雄,你一定有办法救我哥,一定有办法的!”
    “姑娘,你先冷静点,告诉我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哥又是谁?”
    江辰将女孩推开,低头打量着她。
    女孩擦了擦眼泪,一把抱住江辰的胳膊,楚楚可怜道:“我叫敖灵,我父王是西海龙王敖闰,我哥哥叫敖烈……”
    这么一说,江辰就恍然大悟了。
    原来是敖闰的女儿。
    泾河龙王曾娶了西海龙王敖闰的妹妹,论关系,江辰还真是这女孩的姑父。
    只不过,江辰并不想承认罢了。
    他虽接受了泾河龙王曾经的一切,但是感情之事哪能强求,因此对泾河龙王曾经的一大帮亲戚,甚至妻子儿女都没什么太多感情。
    至于敖灵,不过是头一两百岁的小龙,平生素味蒙面,谈何感情?
    而敖灵口中的哥哥敖烈,就是西游中家喻户晓的小白龙。
    江辰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敖灵,这小丫头长得倒是挺可爱,而且有情有义,可惜摊上了个没骨气的爹。
    四海龙王,都是一丘之貉。
    “也罢,就冲咱们曾共患难过,我量力而为。不过,你不要期待太多,有些天道注定的事情,别说是我,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违背。”江辰道。
    “嘻嘻,我相信姑父一定会有办法的!”
    敖灵闻言,眉开眼笑道。
    “你这丫头,带路吧。”
    “姑父,咱们要去哪?”
    “先去你南海龙宫,探探你老爹的口风。”
    虽说敖烈的事情,西游上记载的清清楚楚,但如今江辰的乱入,将整个西游都给打乱了。天机更替之下,指不定会与预定好的剧情发生什么冲突呢。
    敖灵闻言,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美目中闪过一抹惧色。
    江辰见状,神情疑惑,
    “怎么了?”
    敖灵低着头,捏着裙摆,小声嘀咕道:“父王曾下令,南海任何人不得与您有所接触,否则,就要重罚。我……我不敢回去……”
    这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怜惜。
    江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有我在,你怕什么?他如果敢罚你,那他这个南海龙王就不用做了。作为三界水部正神,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
    “嘻嘻,谢谢姑父!”
    ……
    南海龙宫。
    无数虾兵蟹将攒聚在水晶宫前,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
    那一场加强版的太乙雷劫,让南海的所有生灵,成了惊弓之鸟。
    天劫结束许久,都不曾从震撼与恐惧中缓过神来。
    直到——
    “大王,祸事了,祸事了!”
    巡海龙兵连滚带爬的进了龙王寝宫,神情极为惶恐。
    躲在龙床上瑟瑟发抖的南海龙王一个激灵,从床上滚了下来,颤颤巍巍道:“又怎么了?难道,江辰那凶神的天劫还在扩张?”
    “天哪,这可如何是好。当初上天庭面见大天尊告御状,是我三海龙王一同前去的,他为何偏偏只找上了我南海?”
    “我敖闰一生兢兢业业,处处为人谨慎,如履薄冰。可今日却要遭逢此等劫难,即将成为他人天劫的陪葬品。若是这样死了,真灵湮灭,连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敖闰跪在地上,痛哭流泪。
    见状,巡海龙兵神情尴尬,
    “大王,天劫已经结束了。”
    “……”
    敖闰一愣,一把擦干眼泪,不悦道:“你这孽障,你特么早说啊,要吓死本王吗。诶?不对,你刚才说祸事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大王,我刚才看到江辰直奔我南海龙宫而来,他的身边,还跟着敖灵公主。看他的脸色并不好看,估计和敖灵公主有关……”
    “我曹,这个臭丫头,一定是影响了江辰渡劫,被他带来兴师问罪了!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这丫头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这么个煞星。你赶紧随我去迎接江辰,然后……见机行事,不论如何也不要让他抓到把柄。至于那丫头,只要不连累我南海龙宫,随江辰处置吧!”
    “是!”
    轰隆!
    忽然,寝宫外传来一阵轰鸣,整个南海龙宫都在颤抖。
    随即,江辰的声音传来,
    “敖闰在哪,别躲躲藏藏的,赶紧给我出来!”
    江辰的声音,对敖闰来说,犹如魔音。
    在几位心腹的搀扶下,强打起精神,出殿相迎。
    水晶宫内,一众虾兵蟹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痛苦翻滚。正门已经被踏碎,碎片散落了一地,杂乱无序。
    江辰倚靠在大殿的龙椅上,翘着二郎腿,脸上挂着一抹充满深意的浅笑。
    在他身旁,敖灵低着头,一双白嫩的柔夷紧张的捏着裙摆,像是一位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敖闰一踏入大殿,这一幕映入眼帘,脸色越发苍白。
    “完了完了,果真是来兴师问罪的。敖灵这贱种,丧门星,竟然给本王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既然如此,就别怪本王无情了!”
    敖闰这样想着,眼中露出了一抹阴狠之色。
    随即上前,扣倒在地上,恭敬道:“小龙不知上仙降临,有失远迎,万望上仙恕罪!”
    江辰摆摆手,脸上有些不耐烦,
    “敖闰,咱们都不是外人,这些繁文缛节都免了。我来你这,也不是来听你扯.淡的,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交代了吧。”
    此话一出,敖闰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当初联合三大龙王,前往泾河水府捉拿江辰,企图将其献给天庭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一时间,汗如雨下。
    “怎么,哑巴了?”
    江辰眉毛一挑,语气生硬道。
    敖闰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当初上仙打杀敖广时,我等三兄弟不知死活,上天庭告了御状,惹得大天尊派李天王带三万天兵天将围剿泾河水府。触怒上仙龙威,罪该万死,请上仙责罚!”
    江辰一听,直接乐了。好家伙,还有意外收获呢。
    这个敖闰倒是实在,把这事都给交代了出来。
    他若不说,江辰都不知道有这事。
    “你这确实有点不识抬举,我当初看在身为同族的份上,饶过了你们,你们几个又何必再作死?这笔账待会儿再跟你算,我这次是为其他事而来,你自己好好想想,还犯了什么事?”
    江辰发现,这种质问的方法倒是不错,对方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一心虚容易把不该说的都说出来。
    敖闰已经快吓傻了,完犊子,看江辰的反应,原本应该不知道这事。自己这一坦白,倒是让他抓住了把柄。
    只不过,他不为此事而来,还有其他事?
    他的余光瞥见了江辰身边的敖灵,眼中闪过一丝坚毅,
    “上仙恕罪,是在下管教不严,纵容敖灵冲出海面,影响了上仙渡劫。只要上仙能解气,此孽种便交由上仙随意处置。”
    此话一出,江辰直接愣住了。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这敖闰老龙够狠的,为了自保,连自己的亲女儿都不要了?
    江辰看了眼身边的敖灵,她依旧低着头,美目中泛着委屈与黯淡的光芒,神情复杂,但唯独没有惊讶和意外。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你就这么忍心,将自己亲女儿的命交出去?”
    江辰惊讶道。
    “上仙有所不知,这敖灵就是个天煞孤星,出生时就把自己的母亲给克死了。小龙念及她是我的血脉,姑且将其养在龙宫当中,不想今日竟干扰上仙渡劫,酿成滔天大祸。”
    “这等孽种,留下来只会害了我南海的所有人,因此,请上仙切勿心慈手软,务必将其斩杀泄愤!”
    “小龙非但不会心痛,反而会感谢上仙,为我南海除此大害……”
    敖闰的马屁越拍越响,他想,反正要送出敖灵,索性就说的再好听点。没准儿把江辰哄高兴了,拍拍屁股就走了呢。
    但下一刻,却有一股冰冷的煞气,在敖闰头顶上爆发,
    “够了!”
    江辰暴喝,一步踏下龙椅,只消瞬间便降临到了敖闰面前。
    敖闰惊恐的抬头,直接对上了一双冰冷的龙瞳。在他面前,江辰释放出太乙金仙强者的威压,祖龙血脉更是对敖闰形成了巨大的压制。
    一只大手犹如鬼魅般穿透虚空,捏住了敖闰的脖子,稍稍用力,敖闰双脚离地,整个人面露痛苦之色。
    江辰抬头望着他,冰冷的目光,犹如一头喋血的狂兽,冷声道:“敖闰,虎毒不食子,你却如此歹毒,为了自己能苟延残喘,将自己的亲生女儿置于死地。”
    “告诉你,我今日前来不为其他,而是专为敖烈一事。现在,我给你十息时间,给我说清楚,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被江辰捏在手里,敖闰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痛苦挣扎之中,声音嘶哑道:“敖烈大逆不道,烧了大天尊赐下的殿前明珠,本应受天雷阴火而死。是菩萨慈悲,让他投身西游,将功赎罪。如今,他已经前往了鹰愁涧,等候取经人了……咳咳……”
    话音未落,江辰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敖闰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给我老实交代!”
    江辰怒道。
    “上仙饶命,我说,我说……”
    “是我为了能够攀上佛门,主动将敖烈献给了观音菩萨,这一切都是我和菩萨二人设计的。我也是……为了我南海的未来,还请上仙高抬贵手……”
    敖闰说话断断续续,脖子已经被江辰扭成了恐怖的模样。若非江辰消了他的生死簿,就算他是玄仙境界,再被压制了一切之后,也要一命呜呼。
    “我就知道如此,敖闰,你枉为父亲,枉为龙王!”
    江辰怒喝之下,双目当中隐约有混沌之气浮现,
    “混沌龙息!”
    充满了毁灭力的混沌龙息凭空浮现,瞬息将敖闰吞没,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随之而来。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拉住了江辰的衣襟,
    “姑父,请您住手……”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