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26章节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26章节

    意与他有性/关系。

    但是,听到这句话,温冬逸脸色明显沉了下去,稍显用劲的打着方向盘,停在了路边。

    他不耐烦的找着烟盒,找到了又狠狠扔下,再看向她,“其他先不谈,当下有个问题我必须跟你讲明白。”

    “不管你以后有多喜欢、多爱一个人,都不要把自己放在低于他的位置,不要认为你付出什么就能得到等价的东西,男人是你越把他当回事儿,他就越不把你当回事儿,懂我的意思吗?”

    梁霜影眼睫轻颤,薄红的唇抿成一线,瞬间解了安全带,翻身下车。

    “上哪儿去!”他急了。

    下车仅仅几步,就被人拽住,她挣脱不开,甩不掉,冲他喊着,“我烦透你了,真的烦透你了!”这样不是,那样不对,没有奢求别的,只是回到之前的相处距离,都不行。

    他紧紧攥着她的手腕,拎到面前,“……就你一人烦?”

    责问之前,还有一句脏话,被他自己生咽了回去。

    温冬逸是性情高傲,脾气不小,毕竟家世和自身优越的条件摆在那儿,他有资本不可一世,然而,怎么都料不到,有人能把他磨得一点脾气没了。

    腕上的骨头快被捏碎了,她疼得眼眶滚出热泪,也犟的不肯吭声。

    温冬逸当即松开了手,一下将她搂进怀抱,拧着眉叹息,“别哭了。”

    他的温柔不在这三个字里,是那样疼惜而无奈的语调,从他的胸膛里传来。梁霜影推抵他的动作缓缓停下,抱住了他,感觉到他低下头,碰着她的发顶,就像亲吻。

    这一切,就像是一团乱线,越想解开,缠得越紧,他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

    暑假结束前,梁父经营的厂子误工赔了很多钱,打算把厂房抵押给银/行贷款,a4纸铺了一桌,纸上密密麻麻的条款,眼镜顺着他的鼻梁滑下,他的下巴则越扬越高。

    愁绪粉刷了他的鬓角和后颈,忘记了自己女儿开学的日子,也情有可原。

    覃燕陪着她去报到的当天,音沉沉的云遮了烈日,纵得天公作美,仍是闷出了一身汗。问了好几个路人,才找到了传媒学院音乐表演系,原来是与土木工程学院合并了。

    宿管处取了钥匙,晚了半天,竟还是第一个来到宿舍的。

    拢共四个床位,覃燕千挑万选,总算定下,开始整理铺被,一边把在家里对她说过的,变着花又叮嘱了一遍。梁霜影低垂着眼帘,认真地擦着床下的书桌,也不嫌她唠叨,也不给个回应,连个表情都没有。

    覃燕瞅了她一眼,暗自懊着,这不讨人喜欢的性子,就是有条件好的瞧上了她,又被她冷跑了怎么办?

    莘莘学子们陆续到来,门外有行李箱滚动的声音不足为奇,直到——“霜影?”

    梁霜影回头,眼前出现一个穿着白t恤,棉麻长裙的女生。她面露惊喜的说,“我看门上贴的名字,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

    目前为止,梁霜影认识的女生里,最具有文艺气质的,浑身上下写着岁月静好的,只有安宁,这个曾经误判她是小偷的高中同学,也是她的新室友。

    安宁欢欣雀跃的说着,晚上可以跟她睡一头的时候,只见梁霜影爬上楼梯,把床帐一拉,覃燕不好意思的对她妈妈解释,自己孩子身体不好,请了病假,不参加军训了。

    开学之前,梁霜影在电话里抱怨了一句不想军训,隔天就收到他寄来的一封快递,里头是一份病例和一份医生建议信。

    关于这件事儿,梁父主张磨练意志,梁母称这是花钱受罪。奈何,在家中琐事上,梁耀荣向来没有话语权。

    十五天的军训,伴着蝉声嘶鸣,如火如荼的开始了。梁霜影梦到一声哨响,醒来看见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下床梳洗,去医院探望梁少峰。

    对床那个叫萝卜的小男孩,转入病房没几天,一见到梁霜影进来,就送了她一个飞吻。长大可了不得,若能有机会长大。

    没坐多久,万思竹就把她赶走,叫她去朋友那儿转悠转悠,别老呆在医院里。

    寥寥无几的友人之中,还真有一位,也不用军训的。起码梁霜影是有理有据的请假,而她是直接说自己晒太阳会过敏。敢把校方领导当白痴的小公主,舍孟胜祎其谁。

    与她的不得已不同,孟胜祎是自己选择留在珠江,并且进了赫赫有名的、翻开毕业证一阵光芒刺眼的国nei三大学府之一。

    最热的午后,她躲进孟胜祎的家里,坐在空调下,喝着鲜榨果汁,摆弄梳妆台上的化妆品。

    孟胜祎揭掉了面膜,拍了拍脸,视线无意间扫到她的锁骨,细细的白金项链,小小一颗黑蝶珍珠,款式简约睛致,逃不过一双阅遍大牌的火眼金睛。

    她伸出手去,勾起那根链子,“mikimoto?”

    梁霜影低头看了看,又摇了摇头,不知道。

    孟胜祎挑眉,“你男人送的?”品味不错,不是直男style。

    每次提起那个高富帅,梁霜影的神情看上去,总是不置可否的意味,引得她非常好奇,“你们究竟……”

    四目相对。

    她接着,“上过车了吗?”

    梁霜影眨了眨眼,有点卡壳的摇头。

    孟胜祎纳了闷,不禁最深沉的发问,“他图什么呀?”

    她忽然想到,“硬不起来?”

    原来就是个生辣不忌的,自从告别高中生涯,孟胜祎全方位解禁了。

    梁霜影噎了下,磕磕绊绊的说着,“以前有过一回,我害怕了,就没有继续了。”险破禁忌的时候,的的确确,硬得起来。

    她再次深沉的问着,“那他到底图什么?”

    梁霜影轻轻叹气,小声的说“我怎么知道……”

    温冬逸喜欢她吗?至少有一点点吧。

    若不然,怎么会在她身上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睛力,却不想要得到她的回报;也可能是他志不在此,什么样的女人没狩猎过,说不定就缺她这一款,征服了她的心,才有成就感。

    孟胜祎着急的说,“你倒是跟他讨个说法啊,多少异地恋,异着异着就稀里糊涂的分了,更何况你们……”还不是正儿八经的恋爱关系。

    ☆、c20

    军训结束之后,梁霜影回寝室的第一天,气氛一直尴尬到了上/床睡觉,灯一关,女孩子们无话不谈,醒来她就在四人的微信群里了。

    一段日子过去,这个群俨然丧失了聊天功能,全是网购地址、美妆视频,难怪都说,几乎每个高中女生到了大学都有所蜕变,最明显的是在外貌上。

    课本垫电脑,化妆和护肤品各占据一片高地,明明在同一起跑线,留着齐耳短发,就像个小男生的彭晓雯,大呼自卑,上天不公,作为土木院建程

    分卷阅读26章节

    分卷阅读26章节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