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25章节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25章节

    很吝啬,挤不出个笑脸。

    他尴尬的转了转腰,想起什么,又问,“你报了哪所大学?”

    “同侨。”

    他睁圆了眼睛,“珠江同侨?”

    她点头。

    俞高韵一脸懊恼的说,“孟胜祎说你要报京川的大学,我就把志愿填了京大,这下惨了,估计考上了。”就为了这事儿还跟他妈闹得不太愉快。

    一辆公交将要驶入站台,轮胎哗哗的压着水,如同一头老牛般,隔着十几米都能听见它粗重的喘息。

    俞高韵向远处瞧了眼,对她坦然的笑着说,“以后……常联系。”

    他伸出了拳头。

    梁霜影愣了愣,抬手,握拳,跟他碰了下。

    “走了。”他说着,拎起卫衣的帽子,盖过头顶。

    少年从表白到告别,一点不拖泥带水,像个侠客,很酷的摆摆手。

    可是,喜欢的人,只能喜欢,没办法在一起,终究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

    傍晚回到家,覃燕难得做了卤味,梁霜影急着去洗澡,随便挑了个,幸运的是溏心蛋黄。当热腾腾的水花将她从头淋到脚,她想着,会有好事儿吗?

    于是,从浴室出来的第一件事,拿来手机,发现没有任何消息,她泄气又生气的写了一条:温冬逸,你还活着吗?

    发完就把手机扔到,找到吹风机,吹干头发,热风鼓噪的堵着耳朵,隐隐约约似有铃声传来,梁霜影疑惑的关了吹风机,手机铃声乍然而现。

    划过了接通,她撩开挂着水的头发,将手机贴着耳朵。他说,托你的福,活得还可以。

    又说,下楼,我见见你。

    天黑的无声无息,连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却仿佛从没下过一般。

    男人站在了路灯的后面,灯光画出的圈里只有飞舞的白蚁,没有他,就像夜晚潦草的纹身,让人很想要看清楚,烟蒂上的火星被他轻轻一掸,还没掉在地上,已经灭了。

    他发现了梁霜影,看了过来,不再倚着车门,而直起了身子。

    她只是往前走了两步,便飞快的跑了过去,穿过路灯的光束,扑到他怀里。

    ☆、c19

    温冬逸下车想抽根烟,小区外面一条街道都被菜馆支起的凉棚、散步的大爷大妈和违章停车抢夺先机的塞满,他想开远点,又担心停远了她找不着,只好忍受着飘来的一股烧烤摊子味儿。

    快要抽完一根烟,有些感应,他抬头。果然,便利店的灯光照着她,黑色的t恤,黑色的长裤,原本就是一双筷子腿,又包裹的笔直,脸和手臂的皮肤透白,倒是很显眼。

    来此之前,温冬逸准备了开场白,有些话最好是开始就说完,省得日后麻烦。结果,小姑娘往他怀里一扑,下意识地稳稳接住,味道像桑葚般的软躯,冲撞得他忘了要说什么。

    不知道哪儿来的水,湿了他的衬衫,贴着他的手臂。

    温冬逸按着她的肩膀,将两人拉开了距离,目光扫过她的头发,“洗头了?”跟着,他松开了手说,“不吹干就下来。”

    因为想快点见到你,她正要这么说,他已经走到驾驶座的那边,下巴一撇,示意她上车。

    行车路上,梁霜影没少打量他,隐忍不发。他身上一件白衬衫,没有严谨的别进皮带里,袖子叠了几折堆于小臂,正经的衣服被他穿得不正经,居然显得年轻,又比青涩粗莽的男生好看太多太多了。

    车子停在山腰下,离挂着匾额的门楼,还有几步。是到了上回一起来的澜殊院。炎夏的夜晚,盘踞的吊灯下,攒动着细小的飞虫,穿着背心裤衩的老大爷,拿着蒲扇或是旅行社的宣传单,天再热些就来不了了。

    虽说看起来是并肩而行,温冬逸却一直稍快了她半步。

    不是她的灵敏,是与他往常动手动脚,可行的话车里就能把事儿办了的态度,一对比,疏远的太刻意了。

    于是,迈上青石板阶的时候,梁霜影欲要拉住他垂在身侧的手,被他察觉,弯起胳膊肘,避开了。

    “自己走。”温冬逸说着,也将手往西裤的兜里一放。

    梁霜影蹙起眉,“你不牵我不走了。”

    他跟着一起停下,只顿了顿,即利落的转身说着,“那回去吧。”

    “……不回。”她杵那儿一动不动,赌气的说,“我就站在这儿,你别管我了。”

    温冬逸想发火又得压着气,说话便不怎么好听,“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把你扔在这儿?”

    夜风吹动遮住吊灯的树叶,那些残存的碎光摇摇欲坠,就像梁霜影此刻的眼睛。不到一会儿,她扭头向石阶上走去。

    拾级上山的途中,她的头发已经干透,绢柔的披在背后,夏装突显了她纤瘦的肩膀,温冬逸收回视线,多往上跨了一阶,与她步伐相同。

    现在的象牙塔里,也关着老虎崽子,不过没露牙而已,集合起来算是个小社会。她的性格要是不改改,恐怕很难融入,就是被排挤了按她的脾气,只会自己闷着不让别人知道。温冬逸思及此,开始向她教授起处世之道来。

    啰嗦了半天,他最后说着,“也别吃亏,占着理就闹,不占理就装哑巴。”

    梁霜影低头走,没理他。

    温冬逸无可奈何,到了庙宇的歇脚处,买了一碗三十五块的刨冰,向她赔礼道歉。她接过来,冰凉的塑料碗放在掌心,却融化了表情上薄薄的霜,看样子是消气了。

    他们走来寺庙旁的回廊坐下,檐下的灯笼红幽幽,小孩从身后叫嚷着跑过,被他的母亲抓起来教训,香坛里冒出的青烟,仿佛十年如一日的旺簇。

    怕她听不见,肩向她倾了去,他问,“不去许个愿?”

    “那叫祈福。”

    她戳着冰沙,嘀咕说,“求了没用,浪费钱。”

    这碗刨冰用料少的可怜,也像是色素做出的果酱,大概成本就是售价的零头。红红绿绿的椰果,浇在白色的冰上,让她想到,“今年的圣诞节……”

    温冬逸好笑的打断,“佛祖不灵验就想起西洋总教头了?”

    虽然梁霜影瞥了他一眼,心里却想着,也是,远着呢,到时候再说吧。拨开劣质的果酱,单单含了口冰,也尝到些正正好的甜意。

    而此刻,温冬逸思考的是,如何似南方的季节变迁般,平静自然的,从她的生活之中离开。

    所以,这吻是不能接的,即使难得她如此主动。

    在封闭的车里,温冬逸按下她的肩,光线黯淡,他表情不悦,“坐好。”

    街道在车窗外慢慢驶过,将光影扭曲,变成夜晚的鸦片,引人流连。梁霜影转过头来,深深看着他,厌恶这份寂静那般,突然出声,“我们去开房吧。”

    她的目光执着而凄凄,以为所有的不愉快,都是因为自己不愿

    分卷阅读25章节

    分卷阅读25章节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