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23章节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23章节

    拼命推拒,开衫的袖子就像捆麻绳桎梏了她,且力量悬殊。

    情急之下,她叫了声,“温冬逸!”

    奏效。

    男人停止了动作,撑直胳膊看着她,险些忘记了那双透着孤凉的眼睛,是清澈的。梁霜影抵着他肩膀的手,刚才是要往外推,此刻变成轻轻捏了捏。

    理智占上风,耀武扬威的举起红牌。他闭了闭眼,在她颈间埋了会儿,从床上起来了。

    差一点擦枪走火,对于完全没有性/经验的梁霜影而言,惊慌失措堵塞了大脑,暂时没空遗憾。

    梁霜影坐起身来,把衣服拉扯一番,望着那个走向冰箱的男人,暗暖的灯光下,那件藏青的毛衣接近于黑,宽松的白裤子套着长腿,他拎出一瓶水,拧开盖,猛灌了好几口,喉结滚动,水迹从颈线蜿蜒而下。

    将空瓶扔到一边的时候,他嘴里还含着水,顺手抹了下巴,又拎了一瓶,走来递给她。

    梁霜影接过了这瓶水,他就顺势坐下,嚣张的紧挨着她,胳膊从她身后绕过,掌心灼热的手从衬衫底下进来,搂着她的腰。

    这会儿,不管他做什么,梁霜影都觉得头皮发麻,全身酥软,以为自己平复了心律,结果一张口,舌头打结,“你……我们不是……先不要做这个。”

    温冬逸都已经懒得隐藏一脸的坏笑,故意将耳朵凑近她,“嗯?做什么?”

    梁霜影无处可躲,掀起他的衣角,要掐他的腰,以牙还牙,哪知他只是瞧着瘦,身材那么好,结实的连皮肉都捏不起来,不仅掐不动,反而被他捉住了手腕,拉过去亲了起来。

    被冰水冲洗过的口腔,那么凉爽,口干舌燥的她,情不自禁的想夺取。

    一只小菜鸟,误闯了成/人世界的恋爱游戏,拍岸的浪朝,如狼似虎,简直惊心动魄。

    当男女关系突破到某种程度之后,要么得寸进尺,要么进好几尺。

    从京川回来之后,过了一周,温冬逸不约而至,还是个大清早。

    虽然时间已经紧迫到学校一周只放一天假,但是看见那个高挑的男人,一身非黑即白,环臂靠着车门,低头思索的模样,梁霜影就将高考这事儿,一点一滴的抛诸脑后。

    开春不久,她穿了件天蓝的针织连身裙,长袖和polo领是简单清纯,但裙摆只遮到大腿,下面光着两条细白的腿,背后披着弯软的长发。就像游泳池里的碧蓝水。

    温冬逸发现了她的靠近,目光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她迎着他的视线一笑,换了别个小男生都得愣上一阵。

    所以,梁霜影正想绕过车头去副驾座,就被他拽着钻进了驾驶座里,抱着侧坐在了他的腿上。用来伪装出门补习的书本试卷,被他一把夺过,扔在了仪表台上。

    只是接吻不行,那手就是要往她两腿之间探索,跟离不开那片细腻的肌肤似的,弄得她夹紧不是,不夹也不是。一边与他唇齿相依,一边把那只作乱的手扒开,来来去去缠斗了几轮,梁霜影气笑着推开他。

    “早饭吃了吗?”

    他被推得向后仰了点,盯着她那柔红色的唇,又凑上来咬了一下,头枕着她的肩,“没有,饿死我了。”

    梁霜影再推开他,晃了晃攥着零钱的手,“请你喝豆浆。”

    温冬逸表情顿一下,委婉且坦诚的说,“我和你的‘早饭’,可能不是同一个意思。”

    见她疑惑的蹙眉,他好心好意的,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换来了梁霜影理解之后,羞愤的说,“你们男人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废料。”

    作为向导和东家,梁霜影拉着他拐进一条窄路,沿途是早早开张的铺子,起了蒸笼的瞬间雾气腾腾,目的地是一间连招牌都没有的小店。

    温冬逸卷了几圈纸,擦了几遍桌子,过程之中,环视四周,还算干净,评价标准俨然低至,没有苍蝇,就好。

    随后,他向店门看去,早晨的空气朗透,煮茶叶蛋的锅里冒着热气,她站在那儿,用长勺鼓捣着,一缕缕白烟拂过她的脸。

    跟着,她低头掏出手机,接了一通电话,神情骤然木楞。

    ☆、c18

    万思竹挂了电话,心里顿时一阵懊悔,即使联系不上梁耀荣夫妇,也不该告诉梁霜影,眼下正是孩子要专心学习的紧要关头。

    赶往医院的路上,梁霜影正在焦急的给她父母打电话,如小婶所言,没有人接听。仪表盘里的指针弧度比以往都要大,男人不敢分神,很快地看了她一眼,安慰着,“你别着急,先过去看看情况。”

    女孩的脸色微微苍白,握着手机,慌乱的点头,等于没听进去。

    今天早上,梁少峰下楼的时候,突然昏倒了,摔得头都破了。梁霜影听到这个消息,想起这两年,她大伯的身体每况愈下,整个人就像剃了毛的羔羊,一夜之间消瘦下去。小婶劝他去做个检查,他总说没事儿,也有好时,所以不大放在心上。

    好像他们总在逃避的事情,终于要兑现了。

    到了珠江市第三医院,一盒生煎包还搁在仪表台上,塑料袋扎得紧,动也没动。

    温冬逸甩上车门,牵过六神无主的人儿,通过问询台,往急诊室的方向去,他相对的沉稳镇定,却同样忽略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儿。

    万思竹先看到了她,跟着是带她来的男人,以及,他们牵着的手。

    就在这一瞬间,温冬逸从妇人的眼睛里,看见了震惊和僵滞的顿悟,他冷静的松开了手,也逐渐停下了脚步,是他把一切理所当然化,忘记了自己与梁霜影的关系,就像一通密电,不能有一点风声泄露。

    而梁霜影似乎更迟钝一些,没有反应过来的朝着万思竹走去,再看着她与自己错身而过,去直面温冬逸,“你跟我过来!”

    走到了确保梁霜影听不见的地方,万思竹神情仍是不敢置信,“你给说清楚,你俩……”说到这里,她顿住,忽然记起一些蛛丝马迹,它们像被褥上的灰尘,难发现,只要将其掀起,顷刻间,纷纷扬扬。

    万思竹已有答案,怔怔的看着他。温冬逸被‘骗来’相亲的那天晚上,万靖桐回去就告诉她——“靖桐他们老早就给你安排了结婚对象,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温冬逸沉默,眼底找不到波澜,他站在那儿,如果不是微蹙的眉头,甚至会让人觉得,这件事与他无关。

    他对霜影是认真的,他能承诺他们的未来——万思竹知道不会听见这些话。温冬逸可以随时展现别人想要的笑容,却永远改变不了冷漠的本性,他是个投机的商人,不是个好人。

    于是,她发狠地捶打了他,怒目而视,“你马上!马上给我离她远远地!”

    万思竹无儿无女,又是看着梁霜影长大的,那么

    分卷阅读23章节

    分卷阅读23章节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