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4章节

    今年冬天下雪吗_御书屋 作者:小八老爷

    分卷阅读4章节

    霜影暂时找不到安置书本的地方,干脆放在腿上。

    温冬逸礼貌的笑,“哪里,也是顺便。”

    他说完这句,微微倾身,一把捏起她腿上的一摞书,侧过肩膀,搁在后面的空椅垫上。

    也就是分秒钟之间的事儿,温冬逸转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她的眼睛,他微抬眉,似问非问的低声,“不难受?”

    可能是他的一连串动作太自然,好像谁都没注意到,又或者没有放在心上。

    唯独梁霜影不知道该往哪儿看,腿上没了那摞书,心里反而莫名的慌乱起来。若干年后再回想这一段,她就知道自己是被撩了。

    传菜的服务员跟着梁少峰一起进来,菜盘落桌叮当有声。

    大家你请我请的动了筷,只是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与温家夫妇攀谈的话语间处处透出奉承,听得万思竹难言的尴尬,从自己姐姐那儿得知,温省嘉月底要来珠江谈生意,而万靖桐打算顺便跟着来,趁此俩姐妹聚一聚的时候,没放在心上,只将这件事对梁少峰随口一提。

    怎料消息传到了梁耀荣家的饭桌上,接着又传到了梁耀荣的大姨子覃玫耳朵里,他们合计着把小算盘打到了温省嘉的独子,温冬逸的头上。

    万思竹挺佩服他们的,换了是她都没办法做出这种扯着脸皮硬攀关系的事儿。

    其实,万靖桐早有察觉出点别的味道,只因为万思竹说,好久没见冬逸,问问他想不想来这儿走走。自己这个姊妹儿时那会儿就脾气古怪,父母宠她,由着她性子胡来,惯得她长大仍这般我行我素,连婚姻也不例外。

    这样一个往日甚少联络、对家人态度淡漠的妹妹,突然间说想见她的儿子……

    温冬逸倒是不介意走这一趟,甚至呼朋唤友来玩乐,全当放假散心。

    大人们各怀各的心思,这边的小姑娘瞧着玻璃圆盘,转了一圈又一圈,也不主动去碰,轮到她面前是什么菜,就夹什么吃。可能是运气不佳,也可能是见了鬼,每每眼前停下的几乎都是开胃凉菜,有那么两次是蚝油芥兰,还是菜。

    这一次改变转盘位置的,是她身边的男人,他要海鲜八珍汤,恰好让颜□□人的凤梨咕噜肉,停在她的面前。

    坐了这么久,梁霜影第一次直了腰,刚刚夹起一块酥肉,却看见他已经给自己盛完了一碗汤,但是没放下勺子,然后把手伸向她,讨碗。

    “听说温老板的儿子自己开公司?真是年轻有为呀。”

    挑起话头的女人是她的姨妈覃玫,走进包间的时候,梁霜影就看见了她,另外还有姨妈的女儿,她的表姐冯念,也在这儿坐着。她的头发齐肩,打扮比以前要成熟。

    覃玫很早就知道万家有钱,但万思竹是个家里不接济的,从她和梁少峰的婚事上能看出来,也就懒得费劲讨好她。然而小半月前,她发现万思竹的姐姐竟是嫁给了姓温的。

    这个姓温的,比万家更有钱。

    覃玫当即拎着几盒营养品,急扯白脸的找上梁少峰家,才把这顿饭局给说下来,为的就是把她女儿冯念,介绍给温冬逸。

    事儿定下之后,她没少四处打听这个温冬逸,都说是不好招惹的主,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太子爷,早些年作风放浪的很,近来有所收敛,即使是自立门户开公司,他凭着遗传的生意头脑,起点又比别人高,也在短短几年混得风生水起,回头再继承了他家的财产……

    虽然温冬逸现在是单身,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样的男人,身边又怎么可能缺女人?再说哪个富家公子哥儿,没那么两三个不得见的事儿,覃玫贪的心是要自己女儿,做摆得上台面的那个。

    温冬逸认真地看着锅里,一勺一勺的舀出来,“我这儿小打小闹的,哪能跟温大老板相提并论。”

    他这么说着,慢条斯理地盛完了汤,捏着碗沿,放在了离小姑娘手边很近的地方,没有让人太注意到那碗汤的去向。

    万靖桐紧接着浅笑道,“少贫。”

    周围还说着话,梁霜影发愣地看着自己的碗,里头汤水没多少,全是海鲜,而且就像特意每种料都挑了一样。

    覃玫故作疑惑地打量他,“我瞧着……冬逸今年有二十五?”

    万靖桐失笑接话,“哪啊,都快三十的人了。”

    “哟,看不出呢!”她感叹了一声,又自说自话地看向覃燕,“那是比念念大了五六岁吧……”

    覃燕当然事先晓得她的主意,忙说,“光顾着聊天,都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外甥女,冯念。”

    “人可乖了,也很争气,现在是去了温哥华的大学?”她将目光和最后的问题一起抛给了覃玫。

    显然她没抓到覃燕那问句的重点,以为只是单纯引出自己女儿的学历,应道,“是呀,一个人跑到国外念书,难得放假回来,还记着给我买了很多什么花旗参、枫糖浆啊。”

    温省嘉夫妇脸上挂着微笑,不知心里在作何评价。

    亏得姨妈如此生硬而积极的找话题,这顿饭吃的是什么意思,连梁霜影都听出来了。

    汤勺轻轻触着碗底,她低垂着眼睛,自顾自地吃着东西,纤长的眼睫落下一片音影,薄薄的脸颊随咀嚼而动。

    温冬逸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因为覃玫总算开窍的说道,“哦,好像和冬逸的学校是同一个吧?那个大学叫……”

    他微抬下巴,等了一下,“simon fraser.”

    “对对对,就这个什么福累着!”

    覃玫有些激动的应和,冯念感觉难堪,使劲拽了下她的衣角,马上就被她瞪了回来。

    听的温冬逸忍不住笑了,顺手夹了一只蟹粉小笼,放进梁霜影的碗里。

    凭空出现的小笼包,让她顿住动作,下意识转过头,他在笑,谁都没看,眼睛是弯的,嘴角往上勾着,那笑可以是不怀好意,或者是带一点嘲讽,怎么说都行,就是不能说,不吸引人。

    “我家这位念书那几年,能有几天老实在学校呆着?不是约着一帮狐朋狗友在外头吃吃喝喝,就是闷头睡大觉,没个正形……”万靖桐故作失望的数落完儿子,随即换了张恰到好处的笑脸,对覃玫母女说,“哪像你家闺女,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孩子,这么用功将来一定有出息,以后您就等着享福啦。”

    这几句话,明着是夸,暗着把两人关系撇远了。人家吃喝玩乐照样是少爷,你们家女儿安安分分读书才有出路。

    也不懂覃玫是没听出来,还是听出来了装傻,一顿饭吃下来,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去捧温冬逸,接着推/销自己的女儿。

    ☆、c04

    服务员撤走了桌上的菜盘,摆上水果和点心,又添了一壶茶。梁耀荣特意交代,要正宗的洞庭碧螺春

    分卷阅读4章节

    分卷阅读4章节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