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鬼余崖

    一声龙吟响彻苍穹,顿时一股浩大的浓稠雾气陡然涌现而出,好像一巨大火山喷发,顷刻便将半空遮蔽在了当中。

    糖莲子站在山峰之间,看着筮坞戍与戴着红色恶鬼面具的红面魔君在空中激战,已有多时了。

    的确威力无穷,但是那红面魔君的实力却大大超过他们的预料,纵然筮坞戍有九子诛邪剑在手,却也只是在刚开始时占得几分上风,但是随着那红面魔君的魔气越来越强,二人一时间竟僵持不下,

    湛蓝匹练好像一道无坚不摧的锋利刃光,携带一阵急促的噼啪之声,势如破竹般的便没入到了乍然涌现的浓稠雾气之内。

    一声龙吟声中,一阵沉闷的轰鸣巨响也随之从浩大的雾气之内传递而出。

    龙吟响彻,显得瘆人之极。

    两人的身躯被浓稠雾气遮蔽,糖莲子紧张的握紧手心,额头上冷汗淋漓,充满忧虑之色,那浓雾在空中翻滚蒸腾了一会儿,突然又激涌翻滚起来,剧烈涌动情形,比刚才乍然涌现之时还要激烈几分。

    “想一击就灭杀,你还做不到。”随着雾气陡然汹涌滚动,红面魔君一声隆隆话语自其中传递而出。

    声音还未落下,只见一道道粗大的爪影猛然自雾气之中激射而出,遮天蔽日般的向着筮坞戍站立之处覆盖而去。

    筮坞戍浮在半空之中,身躯站立,异色眸子金光乍现,手中剑光若银河落九天之势在空中划过一丝雪亮弧度,一团黑雾包裹着一巨大拳头,自一团黑浓雾气之携带着破空之声急伸出。

    转瞬之间,两股真气碰撞在了一起。

    “砰”

    一声巨大声响响起,急移动的黑雾竟然被震得陡然停将下來,停留不动,巨大树桩也自摇晃之下,轰然倒落在地上,一时间山石乱崩,黄土飞扬。

    “呵呵,未曾想到,不归阁的后人倒还是有些许手段,也罢,如本尊不拿出一些手段,尔等却是不会束手待擒!”

    红面魔君邪笑着张口叫道,接着只见浓稠魔雾一阵翻滚,自其内传出一阵骨骼爆裂的嘎嘣之音随着一声震天呼喝之音传出,浓稠黑色魔雾登时一敛,展现在秦凤鸣三人面前的是一更加高大的庞然大物。

    此妖物在一团乌光包裹之下,身高足有三四丈之高,巨大头颅仿若桌面,青面獠牙,双眼如同两盏红色灯笼一般,头上尖角乌黑光亮,显得锋利以极,巨大鼻孔呼吸之间,一团白色烟雾吞吐不定。此妖物话音刚落,就见其巨大鼻孔开合之间,一团灰白气体便被其喷出,迎风一晃之下,登时变得巨大无比,在其神念催动之下,竟然分解为数量众多的灰白气团,向着四周正自攻击的火莽与空掉落的火焰飞去。

    筮坞戍微闭起眸子,抬手结印,便见万千黄色符文从他衣袖间飘飞而出,化成数万只黑色大雕尖叫着朝着红面魔君直飞而去。

    然而那魔君口中却猛然吐出一大团黑云冒着团团鬼火,转瞬之间就将那上万只黑雕卷入雾中,又不过是一瞬,便听一阵凄厉鸣叫,万千黑雕中喷涌翻滚的云雾之中坠落而下。砰砰声中,直接摔落在了地面之上,震起一片灰尘。

    “哈哈哈,你就这些本事了吗!!不过尔尔!”红面魔君狂笑起来,面色赤红,妖眸猩红,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癫狂。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叮铃铃’铃声也随之响起在了当场。

    清脆的铃声之中,只见六条巨大蛟蟒,猛然从天际冲了过来,迎着从魔雾中伸出来一道道利爪席卷而去,顷刻之下,便将漫天的粗大爪印吞噬在了当中。

    铃声越来越响彻一股诡异的波动也急速蔓延开来,以一种非常妖异的速度,顷刻便将方圆数十里范围笼罩在了当中。

    顷刻之间,一抹淡青色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

    “子衿!!青子衿!”糖莲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陡然间出现在半空中的那一抹遗世独立的清绝身影,一时间惊得长大了嘴巴,她抬手揉了揉眼睛,那身影依然还在,这竟不是梦!

    筮坞戍似也是有些讶异,侧眸看了青子衿一眼,青子衿心照不宣的与他对视一眼,青色衣袖一扬,阵阵青色烟雾从他袖中幽幽飘出,朝着那团黑雾弥漫而去,那浓稠云雾,立即像风卷残云一般,猛然急速消退了。

    看着魔气如此轻易就被青子衿击败,红面魔君双目圆睁,一股无法压制的惊骇之意猛然涌现。

    只见他狂吼一声,五道硕大掌印,猛然随着飓风意飞射而出。看视动作缓慢,可是掌印乍一展现,立即呼呼剧涨。刹那间,五道凝实的巨大掌印,便形成在了他的面前。

    掌印飘忽,顷刻便于青色烟雾触碰在了一起。

    “轰!轰!……”一连串的轰轰之声,顿时响彻当场。一片浩大罡风喷涌弥漫,顷刻将方圆数百丈范围笼罩在了当中。

    罡风呼啸,天地昏暗,神识触碰其中,青子衿立即感觉一种强大的侵蚀之力作用在了他的神识之上。

    他掌心中的青幽光芒急速弥漫,顷刻之间,便幻化出一座虚幻山峰,携带浩大重压之力,向红面魔君命压服而下,似乎要将魔雾包裹的红面魔君整个压服在地面之上。

    “咦!你这半仙之体竟能竟习得蜃海印?!”

    被硕大山峰猛然重压的红面魔君,口中猛然惊咦出声。声音乍起,顿时如一道道黑色匹练,宛若雷霆霹雳猛然自魔雾之中激射而出,如同一股浩瀚洪流向着背上的硕大山峰斩击而去。

    意料之中的巨大震撼轰鸣,并没有发生。但高大山峰却猛然崩碎,山石乱崩,化成充满杀机的暗器朝着青子衿飞旋过去,其中一块大石重重撞在青子衿的胸口上,青子衿身形被震得倒飞出去,一缕鲜血洒在了青绿色的衣袍上。

    “青子衿!子衿!*”糖莲子脸色一白,急的想要跑过去,但是身子却被困在筮坞戍布下的结界中,无法动弹,只能急的在结界中乱转。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既然你们活的腻烦,本尊便再送你们一程!!!”

    转瞬之间,空顿时传來十数声巨大的砰然之音。红面魔君的身体又融入旋涡般的黑色雾气之中。

    狂风呼啸,黑色漩涡飓风越来越大。

    突然一巨大乌黑手自黑色魔雾闪现而出,一晃之下,向着青子衿罩來。

    手掌一扫而过,转瞬落在了下方岩石之上,顿时一股碎石飞起,地面之上一个巨大凹坑闪现而出。

    此手掌之大,足有十数丈大,手掌之上,黑色魔气仿若实质一般,五指清晰非常,道道乌光在手掌之内游走不定,一股巨大的威压自手掌之上喷涌而來,让秦凤鸣登时心一沉。

    如此大的威压,虽然还距离其有三四十丈之远,但却是有一种让其立即跪伏于地的冲动。

    青子衿心神巨震之下,面色微微一变,他垂眸想催动体内灵力,然而竟发现再难以移动身形分毫,其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在其身体四周陡然出现,将其身体牢牢的束缚在了空,丝毫动弹不得。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筮坞戍已飞身而来,手持九子诛邪剑剑,

    挡在了青子衿与那直逼而来的掌阴之间,他手中九子诛邪剑登时紫芒大起,附带一阵嗡鸣之音,向着激射而來的巨大黑色手掌劈开而去。

    转瞬之间,两道紫芒便自与黑色手掌**在了一起,黑色手掌竟然在空一顿,停留了下來。

    只见巨大手掌在空迅疾的一合,登时,将闪烁着夺目紫光的九子诛邪剑握在了巨大手掌之内。只听‘噗呲‘一声,锋利剑身立时贯穿那黑色巨掌,魔掌顿时是血肉模糊,一股黑血附沿着剑身流淌下来,红面魔君面色一沉,猩红色的眸子一片嗜血癫狂怒色,他吼叫一声,

    高大身形晃动之下,浓黑色魔雾陡然一敛,登时微闭巨大妖目,阔口不断开合之间,道道黑色咒言自其口涌出,飘荡在其胸前。

    团团黑雾笼罩如蛛丝网般缠绕上玲珑剔透的剑身,惹得剑身争鸣不已。

    筮坞戍蹙起眉头,神力催动,想让其自黑色手掌之内挣脱而出。但其无论如何驱动,那九子诛邪剑剑在那黑色巨掌之内仅是剧烈颤动,竟无丝毫挣脱之意。反而被浩瀚如洪水的强大魔气不断侵蚀,剑身被那巨掌越握越紧,裂开无数道细小裂痕。

    忽而,只见剑身上闪过一片冷冽寒光,一个半透明白色身影从剑身之中凌然飘出,他身影之内,有若隐若现的白色蛟龙之影闪现,朝着魔掌飞掠而去。

    是……瓷千岁!”

    一声清脆龙吟响起,瓷千岁身影化成一只白色蛟龙在陡然朝着黑色魔焰直飞而去,一个摆尾之下,竟然显得灵性十足,似乎如看到饕餮美味,,蛟龙巨大龙头摇晃之下,大口一开,一大团翠绿火焰喷吐而出,迅疾的向着那层魔焰急扑而去,刹那之间,翠绿火焰便将那魔焰包裹。

    “刺啦砰砰”

    两火焰相交之下,登时一阵怪异之声连响不断。

    那些猖狂不已的黑色魔焰,竟然正非常明显的被那翠绿火焰慢慢吞噬。仅仅片刻之间,此威力看似极为强大的黑色魔焰,竟已然消失不见。

    “以卵击石,自不量力!你莫以为你是上古神龙之子,本尊便怕了你!不堪一击!哼!你们三人也算是极为难得了,本尊就将你三人亲手捉住,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超生,”红面魔君怒气冲冲的嘶吼着,周身魔气大盛,一阵巨大风声不知从何处传來,呼啸不止,魔焰之中突而又幻化出一双巨大拳影不断舞动。

    随着黑色雾气不断喷涌,方圆百丈之内,竟然再次被遮蔽。只见其巨大身形之上,一股股浓烈的黑色雾气喷涌而出,转瞬之间,巨大身躯便再次隐身在了雾气之。

    白色蛟龙却未见丝毫畏惧,一晃之下,迎着黑色巨影扑去。

    然而,那白色蛟龙在那陡然间变大数百倍的巨拳之中实在显得太过弱小,只见一阵轰鸣之声传来,一个巨大掌印狠狠拍在了白色蛟龙身上。狠狠握住白色蛟龙身体,朝着陡峭狠狠甩了过去。

    那白色蛟龙身子重重撞在岩壁之上,暗红色的血丝连绵不绝的从它口中落了下来,身影一虚,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瓷千岁!!”糖莲子湿红着眼睛用力捶打着那层结界,恨不得立时长出一对翅膀飞出去,她宁可与他们一起战死,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消散在自己面前。

    远处,又是一身轰然巨响,筮坞戍手中的剑猝然断裂!

    红色魔君狞笑着陡然松开巨大手掌,只见自手掌之中,掉落下來数截残剑残片,在魔气中化成寸寸晶莹粉末,飘散与天地之间!

    “哈哈哈哈哈哈!!!筮坞戍!没了剑,我看你还拿什么与我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色魔君仰头无比癫狂狂傲的狂笑起来,那浩瀚的魔力震动天地,直引得风云变色,狂风不止,地动山摇。

    红面魔君的魔笑带着魔气穿透,振聋发聩,宛若一把无形的利器贯穿筮坞戍的身体,筮坞戍被那强大的魔声震得灵力溃散,头痛欲裂,他青丝凌乱的垂散在肩头上,面色若纸,口中鲜血淋漓而下,绵延不绝,身上更是被那带着魔气的吼笑之声穿了无数血洞,暗红色的血将他的衣衫染得斑斑驳驳。

    他单膝跪在地上,带着浓浓杀气压迫性极强的魔气让他难以喘息,口中鲜血落得更多,但是他那双异色的眸子却愈加执拗,带着孤注一掷,毫不服输的倔冷战意,飞扬在脸边的青丝混着血水和汗水,湿黏黏的贴在脸颊边,将他的面容衬的越发孤冷诡寂。

    须臾,他冷冷盯着红面魔君,缓缓蹭掉唇边的鲜血,清诡幽寂的异色眸子一抹金光闪过,挥手之下,登时一个刻满古老符箓的古铜色圆盘悬浮在其胸前,其体内灵力如河水决堤一般,向着面前万湮盘注入而去。

    足足一盏茶时间,那圆盘发出一声清脆的‘嗡鸣’之音,在霞光闪烁之下,登时化为三四丈大,一闪之下,五彩霞光登时大放,道道五彩光芒环绕在巨大圆盘之上,耀人双目以极。

    、五彩霞光闪耀之内,却是有数量众多的符不断游走在巨盘之上,显得玄奥无比。

    红面魔君神色却是不屑,他冷哼一声,大笑着道,

    “哈哈,如此不堪之物,你也敢拿出来现眼!本君这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说罢,身下魔气化作一片黑色汹涌海浪,朝着那万籁盘咆哮着奔流而去。

    随着灵力的注入,五个圆盘之上,每个均闪现出一种不同颜色的光芒,圆盘之上的符登时如同鲜活了一般,在光芒之内游走不定,三颗品灵石更是光芒大起,在嗡鸣声,一股巨大的能量喷涌而出,一起应着魔气翻滚的海浪射去。

    彼此相碰,又是一道惊世巨响,那圆盘所形成漩涡如森森剑芒在漩涡边缘之处吞吐不定,威力惊人,在筮坞戍神念驱动之下,向着前方乌黑罩壁席卷而去。一时间与魔浪僵持不下。

    不远处的山峰上。

    红色魔君那震耳欲聋的吼叫之声,令人振聋发聩,糖莲子被那强大的魔气震得跪倒在地上,艰难的喘息着,脑中疼痛欲裂,心口一阵阵揪心的痛楚,缕缕血丝从她唇角渗出来,

    她痛苦不堪的捂着头,双目一片针刺似的灼痛,耳朵宛若被无数利剑贯穿似的嗡嗡作响,生路断绝的极致痛苦让她怀疑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小莲子……”

    “…………小……莲子……”

    “小莲子……!你听到我说话了么”

    模模糊糊间,她听到有人呼她,但是地动山摇间却又不见一个人影,难道是她濒死之前出现的幻觉?

    “小莲子……小莲子……坚持住,我在这……”清冷缥缈的声音从她身前不远处传来,。

    她费力的半撑起身子,虚弱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原来竟是那断了的剑,只见其中一块碎片上正闪烁着金光闪闪的波光,下一瞬间,只见那碎片上又是一片金光闪过,就在地动山摇之间,那金色碎片化成一把火光熠熠的金色长弓,在尘土发扬间闪烁着刺眼而耀目的波光。

    “小莲子,快把我捡起来!”那金色弓箭挡在狼烟滚滚的沙土中,语气坚定的命令道。

    “瓷……千岁?!是你?!”糖莲子神情一怔,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喜极而泣。

    “快!再晚就来不及了!”金色弓箭的声音带着焦灼之色,远处邪风阵阵,嘶吼之声不绝于耳。

    糖莲子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却还是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将那把金弓握在了手中。她一握住那把金弓,便觉手心一片滚烫之意,狂风呼啸而来,吹的她衣袂飞扬,险些站立不稳。

    那其他的碎片似也有了感性,纷纷从地上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飞快凝聚成一把闪着刺目光芒的金色利箭,转瞬间便飞到了糖莲子身上。

    “就是现在!小莲子!你看到那红色魔君胸口那块红色鳞甲么,那便是它的心脏!射过去!”瓷千岁温柔清冷的身影从弓箭上传了来,坚定有力的道,‘oo(数字)Ls点

    “我……我怕……我会射不中……’糖莲子第一次胆怯起来,她只觉肩上压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这么重大的任务,若是她射歪了,或者……射不中……怎么办,

    她的手,止不住的发抖,似连弓箭都拿不稳了。

    “快!没时间再犹豫!筮坞戍要撑不住了!”瓷千岁带着几分焦灼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随即又带了几分温柔的安抚,“小莲子……别怕……你一定能射中……!”

    糖莲子点点头,看着远处浑身沐血的筮坞戍,她用力咬紧唇瓣,目色水湿的颤抖着双手拉开弓弦,确切的说她浑身都在发抖。

    这一次!她一定要一击即中!

    “别怕……小莲子,你什么都不要想,只要看准那块红色鳞甲射过去,我会帮你……”瓷千岁温柔的声音吹拂在她耳边,宛若暮春的晚风,带着缱绻的温柔,又带着留恋的不舍。

    “好!”糖莲子紧张的点着头,当时的她太过紧张,并未听出他口中的离别之意。

    “射!”一声简短的下令,糖莲子紧紧咬着唇,瞄准那个在黑雾中隐隐闪烁的红色鳞甲,使出全身来气拉开弓弦,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那金色的弓弦立时如山崖边翱翔的大雕朝着闪着比火焰还要簇亮的金光朝着那团黑雾飞快射了过去!

    决绝的姿态!寒冽之气的杀气!只为一击即中!

    宛若燃着火的流星,在苍穹间

    划过一片明亮火焰,向着那块红色鳞甲飞掠而去。

    恍惚间,糖莲子似感觉到,瓷千岁的虚影掠过自己的脸颊,在她耳畔边,温柔的薄唇掠过她的唇瓣,依依不舍的含笑道,

    “再见了……小莲子……”

    糖莲子目光一滞,她反射性的想要抓住他的身子,但是却只是一片淡淡烟雾。

    远处,那魔气翻腾的巨浪之中,一簇金光闪过,随即一阵轰然巨响!

    一个巨大的身影重重倒在了地上!!!!

    ps::写的我好累啊啊啊!!!端午回来给你们大结局啦!终于看到完结的曙光了!你们快给我撒个花吧,O(∩_∩)O哈哈~~

    PO18  .po18.de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