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第二百六十八章重遇同门

    血色妖花在暗蓝色的天空下缓缓绽放,妖异飘舞。

    漫相思闭着眸子,抬手轻握住那根血红色的花柄,便有源源不断的妖力从她身上流淌入那血红色的花柄,如血一般从花柄内流到半空中那朵硕大妖异的黑色巨莲之中。

    黑色巨莲一碰到那妖血,便立即饥渴的吞噬起来,巨大的莲花花瓣随之开开合合,又长大了几倍,周身黑色妖气越聚越浓,它所在的地方妖气冲天,随风一吹,那些满含凶煞魔气的黑雾便如触角一般无声无息的钻入昆仑附近的一寸寸一草木之中。

    然而它似乎怎么也吃不饱似的,毫不餍足之意的贪婪的从她娇小的身体上霸道索求着,渴望着更多,更多,漫相思看着那半空中妖娆飞舞的花瓣竟有一种幻觉,觉得那竟像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凶兽朝她嘶吼咆哮,仿佛恨不得下一瞬间便恨不得将她扒皮脱骨吞入腹中。

    她初次喂食它的时候,它还不过只是一个孱弱不起眼的幼苗,想不到短短一个月,变化竟如此惊人!

    突而,她只觉肚中一阵绞痛,是那婴孩承受不住的抗议了,她脸色一白,急忙想要收手,但是那花柄却突然像是长了无数小手,紧紧抓着她的手臂不放,仍贪婪如饿鬼似的吸食者她身上的妖力,她神色不由又是一震,另一只手使出几分内力,一掌击碎了缠绕在手臂上的花柄。强大的内力相碰,震得她不由连连朝后退去。

    “……相思…………”一双温柔的手从背后扶住了她的肩膀,却不知怎的让她心生寒意,那宛若暮鼓晨钟的声音从她耳边低柔响起,“你没事吧?”

    “……没事”漫相思苍白着脸摇摇头,回头看着木樨雪,轻轻笑了一下,低声解释道,:“……对不起樨雪师叔……方才肚子很痛……所以才会……”

    “是这婴儿又踢你了?”木樨雪接过她的话,声音平静的问道,漫相思微微扬起头来看着木樨雪,那双黑若墨泽的眸子依旧淡漠平静,温柔静谧,没有一丝一毫异样的情绪,让人猜测不出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他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即便不悦也仍能若无其事的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觉得他越来越让她难以捉摸,或者说,她从来未曾真正的读懂过他、

    那日,她刚得知自己真的有了身孕,他便突然出现,还将她带了回来。那是他少有的主动来找她。

    他知道她腹中怀有身孕时,并未有她想象中的愤怒,反而似乎还带着些许喜悦。当时,她不明所以,只是觉得自己在他心中远没有那么重要。

    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她腹中的婴儿,因为流有上古神兽的血脉,所以纵然并未出生,却也天生神力,而且妖力浩瀚,木樨雪正是想借助这妖婴之力以偿夙愿。

    他要整个昆仑之域都是他的。要所有的昆仑山的弟子都膜拜在他脚下,他要向世人宣传他的道法,向世人

    只要将这婴儿的药力注入这黑业莲火之中,这源源不断的浩瀚妖气便可为他所用,不过代价则是这婴儿会越来越虚弱,待妖气全部被吸干之时,这婴儿便会神魂俱灭,消散于无形。

    她腹中的每一次疼痛如绞,都是肚子里的孩子一次次或绝望或愤怒的挣扎,她心疼么……或许某一瞬间,她是后悔做了这个决定的,然而那丝丝愧疚在在见到木樨雪的那一刻便消退了下去。

    没有什么比木樨雪更重要,比他脸上的笑容更重要,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又何况是一个根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婴孩。

    她知道,纵然她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她也绝不会爱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存在只会提醒着她那些伤痛和羞辱,虽然她的确被烛阴感动过,但是这感动在与木樨雪的感情比起来,实在是太脆弱不堪,不堪一击。

    与其来到这世上受苦,倒不如你再去投个好人家吧……

    她低下头轻轻摩挲着小腹,脸上却带着自己都未曾发觉的那种淡淡的母性的温柔和心疼。

    “你在心疼这孩子?”似是起风了,木樨雪的声音莫名的多了几分凉意。

    “啊?哦。呵……怎么会呢……我早就说过了,我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漫相思将手从肚子上放下去,将脸转到一边神色冷漠的道。

    “母子连心……你心疼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木樨雪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声音带着些许关切,“你的脸色不太好,不如回房休息一会,或是我让玉儿给你炖碗桂花莲子羹?”

    “我没有胃口,我很困想去睡一会……”

    “嗯,那我先走了”

    漫相思点了点头,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直到那背影已消失不见,却还是仍站在那个地方发愣,也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方回过神来,对着立在一边的婢女道,

    “玉儿,你去炖一碗莲子羹来给我喝吧”

    “是,夫人”玉儿低着头,急忙用手蹭了蹭眼角,转身要走,却被漫相思拦住了,

    “玉儿,你哭了?发生了什么事?”

    玉儿咬着唇,泪眼朦胧的突而扑通一下跪在漫相思面前,“我娘病的很重……我们请了好多大夫都不见效,求夫人救救她吧……”

    “你娘?”漫相思怔了怔,“你娘现在何处?”

    “就在昆仑山脚下的匹罗村”玉儿抽抽噎噎的道。

    “你快起来吧,我这就去随你去”

    “真的?!”玉儿大喜过望的抬起头看着漫相思,抹着泪磕头着头道,:“玉儿谢过夫人!谢过夫人!”

    漫相思将玉儿扶了起来,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眼,确定无人后才小声道,“快别磕头了,趁着没人发现,咱们快走!”

    匹罗村.

    村子里简陋的小床上,中年妇人气息奄奄的躺在床上,隐隐可见眉心黑气萦绕,面若菜色。喘一口气都很是费劲。

    魔气入体,病入膏肓。漫相思只看一眼,便看出了症结所在,她的阳气已被魔气吸兽殆尽,就算是在世华佗,也难以救她性命。

    事实上,不止玉儿她娘一家,整个匹罗村都已被魔气侵袭,整个村子的人都病恹恹的,骨瘦嶙峋,状若僵尸。而这魔气她是再熟悉不过,这正是她日日向那朵墨业莲花传送进去的魔气。

    只是没想到这魔气竟扩散的如此之快……

    她没有告诉玉儿真相,只是用内力暂时帮她娘镇痛,便借口走了出去。

    她沿着村口小路一直向前走去,满目心事,满腹疑问,一种强烈的不安渐渐占据她整个心头。

    她停在一片冰蓝色的湖泊前,眼前云雾缥缈,水汽弥漫,云水一片绵延出缥缈雾气,浓浓雾气中,举目隐隐可见那云雾中的覆雪山顶。

    她一眼就认出,那是昆仑山。

    不知道山顶的弟子们现在在做着什么呢,是在听潭远长老讲经论史,还是在跟着清信师伯学对弈,又或是在清虚观前练剑,那观前可还会有白衣飘飘,宛若谪仙一般的溟鲛师叔冰冷着面容教导着他们?

    她此时此刻,突然无限怀念起在昆仑山的日子……连她也没想到她曾经拼了命想要逃离的地方,此刻竟妄想着回去……

    若是那日,她没有从雪崖上跳下来,依然留在昆仑山,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又自嘲的笑了笑,笑自己愚蠢,这个世上怎会有如果?纵然有……她的选择也不会变……

    只是……昆仑山下,不止匹罗村一个村子,应该还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村落,若是他们都被魔气浸染……那后果……

    她正蹙眉思索着,忽然听身后一声怒声呵斥,“妖女!!!”

    她尚不及转身,后肩上已挨了重重一掌。

    她跪倒在地上,一口血从口中吐了出来,眼前视线一片朦胧,待她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看到一抹熟悉的剑穗从眼前掠过,她依然记得。那是昆仑弟子的佩剑。

    PO18  .po18.de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