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黄泉路上、奈何桥畔边。

    几个孤魂游荡其间。寒风一吹,戚戚冷冷,清清寒寒。幽幽缈缈。

    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又面色彷徨孤凉的缓缓踏过奈何桥,轻飘飘的身子带着丝丝寒风朝着这边走过来。

    那个满头银发,满脸皱纹,色慈祥的老婆婆停了冗长的讲述,端了一碗汤颤颤巍巍的走到那个白衣女子面前,和气的笑了,

    “小姑娘,天这么冷,喝完热汤再赶路吧……踏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一切痛苦便会烟消云散……”

    那白衣女子也不多言,只是空洞洞的看了一眼那老婆,又看了看站在凉棚下的天蓝衣纱的男子一眼,神情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多说什么,喝光了碗里的汤,又朝前方茫茫大雾中走了去。

    “年轻人,你口渴么,真的不来喝一碗汤么,我这汤熬得很香啊……”老婆婆又慢慢的走回到那热气腾腾的大锅前,往炉子底下添了两把柴火。

    “我不渴……婆婆,继续给我讲那个故事吧……”那个穿着天青色衣服的年轻男子微笑着跟了过去,目光平静而耐心的看着老婆婆将锅里的汤熬了又熬,煮了煮。

    “我这故事就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年轻人……你还没有听烦么?”老婆婆走进粥棚低着头又往大锅里扔了些不知名的药草,拿着古老的木勺子在大锅里缓缓搅动着,不慌不忙的道。

    “这故事如此曲折有趣……我怎么会烦呢……”天青色长衣的男人笑了笑,目光则若有若无的落在挂在粥棚一角的浅蓝色琉璃球,那琉璃球内散发着幽蓝色的波光,忽明忽然,若隐若现的,看上去很是独特,仔细看去,便似有万千碎魂在里面流淌。

    “这个……是那个男人的吗?”他盯着那琉璃球,朝着老婆婆问道。

    “哪个男人?”老婆婆仍是低头专心熬汤,只是枯树一般的手指不知是不是太过用力,而轻轻发着抖。

    “就是这故事中的那个鬼手公子……这琉璃球中装的可是他的魂魄?”

    老婆婆熬汤的手停顿了下来,她抬起头来,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天青色衣衫的男人,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年轻男人又是浅淡一笑,男人本来就生的俊美如画,只是神态很是清冷,所以一笑起来便觉得整个人都格外柔和好看,宛若细雨中的西湖美景,含着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婆婆,继续讲那个故事给我听吧……那个失去挚爱的少女呢……后来怎么样了?”

    那老婆婆又沉默了一会儿,如黑玛瑙般深幽幽,延长无限过往心事的眸子又渐渐悠远迷离起来,

    “若是公子不嫌我这老婆子讲的闷……那便继续听下去吧……”

    ~~~~~~~~~~~~~~~~~~~~~~~~~~~~~~~~~~~~~~~~~~~~~~~~~~~

    苗疆。不归山。

    月色黯淡。星光廖落,大战过后,仍有淡淡的血腥味在四周弥漫。

    孤坟无声,静夜无人,

    筮坞戍抱着酒坛坐在那新陇起的坟前,他缓缓,揭开红色的布盖子,给自己和孤坟的主人各倒了一杯酒。倒完,放下酒坛,筮坞戍端起酒碗,朝孤坟一推,道:“师姐,我敬你……”说完,仰头喝尽。

    苦涩的酒划过喉咙,灼烧的痛。、

    一滴清泪却从他藏紫色的眸子渐渐凝聚,从那清幽岑寂的面容上滑落下来。

    眼前,紫苏心的音容笑貌还如此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就在昨夜他们还并肩谈笑着,为何……不过是一瞬,一瞬之间,他们便已阴阳相隔。

    他自幼便与常人有异,也因为天生异瞳,儿时便受尽奚落和嘲讽,无论是山中的孩童还是巫族的孩子们都惧他若兽,离他能有多远便有多远。

    只有这个师姐,从小便将他视若世上最亲的人,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拿来给他,还总会呵斥暗中欺负排挤他的弟子们,为他撑腰。

    遇见小莲子之前,也只有紫苏心能让他偶尔展露笑颜,在他眼中,早已将紫苏心当做自己亲姐姐一般。

    他以为他长大了,成为了巫族万人敬仰的大祭司,便可以保护她,可以替她遮风挡雨,好回报她这么多年的照顾和恩情。

    可是,终究……还是她救了他。在她心中,他仍是那个沉默寡言,远离人群,惹人心疼,需要这个姐姐保护的小弟弟。

    “阿筮……你答应我要快乐的活着……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好好活下去……答应我……这样我才能安心……”

    紫苏心满身是血的躺在他怀中,却仍是不放心的叮嘱他,她微笑着说着,没有血色的脸上两行清泪滑了下来,…

    “还有,帮我跟晏秋……说一声对不起,我无法做他的王妃了……”

    耳边,又回荡起晏秋搂着气息已绝的紫苏心悲愤交叫的哭喊之声,:“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明明马上就要成亲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

    又是一口烈酒下肚,喉咙间火辣辣的灼烧的痛,越来越强烈。

    似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在他喉咙间,似有一把锋利的剑不停的割着,一刀一刀,血肉模糊。

    筮坞戍瞳孔一阵剧烈收缩,仰头猛地发出了一声沙哑的的嘶吼,此刻,他只觉得胸膛一片冰凉,那是冷入骨髓的杀气如狂风骤雨般灌入骨髓!握着青铜古剑上的手掌被剑刃割破,鲜血汩汩长流,眸子布满猩红血丝,一缕一寸,皆是弑杀恨意!

    ps:看不懂这章的小可爱们可以看第一章,锲子那里,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是从他们的对话引出来的,毕竟这个文拖得时间太长,前面的可能都记不清了……吼吼!

    PO18  .po18.de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