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先救人!”见士兵离去,宋青书急忙带着霍青桐一行人闯了进去,发现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正坐在床边相拥而泣,不是雅丽仙和阿曼又是谁。
    宋青书吓了一跳,还以为她们被欺负了,待看到她俩衣裳完好方才松了一口气。
    “你是?”雅丽仙和阿曼看到突然闯进来的男子不由一愣,下意识往后面躲去。
    宋青书这才想起她们只见过水月大宗的模样,并不知道自己实际的面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雅丽仙、阿曼,我们来救你了。”霍青桐此时也跟了进来,看到两女平安无恙,也是舒了一口气。
    “霍姑娘!”雅丽仙和阿曼看到她顿时又惊又喜,接着看到她身后的部族中人,更是恍如梦中。
    宋青书咳了一声:“出去后再慢慢叙旧吧,对了,刚才从侍卫口中得知你们被一个高手抓来,他人呢?”
    阿曼眼圈瞬间就红了:“那人是大坏蛋,苏普就死在了他手里。”
    之前铁延一行宋青书就对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充满好感,如今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心头一怒:“那人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报仇。”
    “谢谢这位英雄了,”阿曼一脸惊喜,不过很快摇了摇头,“可是我不知道那大恶人的名字,只知道他长得胖胖的,而且很丑很恶心。”
    宋青书:“……”这样的描述让他怎么找人。
    幸好一旁的雅丽仙知道得多一些:“他刚才还在这儿想欺负我们呢,好像自称叫什么邪佛。”
    “邪佛钟仲游?”宋青书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既然白芳华在这边引诱波都,那么显然阿里不哥还派了其他天命教的高手过来相助,单玉如虽然身为教主,但这些教中耆老可不在她管辖之中,自然不清楚他们的动向。
    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当初在西夏钟仲游对双修夫人、公主,甚至对单玉如都起了歹心,没想到来了这里还是死性不改。
    “你说他刚才在这儿想欺负你们?那他人呢?”宋青书急忙问道。
    “刚才本来我们以为在劫难逃,谁知道有侍卫前来呼唤他,好像有人闯进了城主府,城主调集高手前往,他也只有匆匆赶过去。”比起只知道哭的阿曼不同,雅丽仙毕竟经历得多一些,所以整个人也镇静得多,还能有条不紊地回答问题。
    不过她此时眼神有些疑惑,眼前的男子为什么给她一种非常熟悉依赖的感觉,可她明明很确定从没见过这个人啊。
    霍青桐一惊:“那些人一定是来救我妹妹的,我们快点过去帮忙。”
    宋青书点了点头,急忙吩咐铁延部的勇士将雅丽仙两人从密道带出城主府,等这边事了再去和她们会和。
    然后他独自带着霍青桐,往刚刚传来巨响的方向赶去。
    且说城主府东边一个院子里,一大堆人正在混战,原来是一群草原上的勇士嗷嗷叫着冲进了城主府,听到香香公主的誓言他们一个一个都疯了一般。
    只不过他们各自为战,哪里是波都麾下正规军的对手,再加上波都手下不知道哪里请来的一众高手,当真是如同地狱恶鬼一般,这些勇士很快就死伤惨重。
    幸好中途有一批高手进来帮助他们,方才渐渐止住了颓势,可随着城主府调的士兵、高手越来越多,他们也撑不住了。
    场中一个戴着毡帽、身穿麻衣的老者高声道:“明梅,正德,快撤,这边有埋伏。”
    另一边一个秃头老者大骂:“这不废话么,我也想撤啊,哪里走得掉。”
    边上一个白发老妪急忙提醒:“小心,别要分神,对面这家伙厉害。”
    原来这几个高手便是天池怪侠袁士霄以及天山双鹰关明梅和陈正德了,他们得知木桌伦部出事,陈家洛战死,香香公主失陷,一个个目眦欲裂,袁士霄带着孙女袁紫衣,约了天山双鹰一同前来报仇救人,哪知道波都麾下突然多了这么多高手。
    远处一个头带白帽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当初得知喀丝丽的誓言,我就知道会有不少人来救她,所以早早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今天谁也跑不了,毕先生,劳烦你出手,彻底解决他们?”
    这中年男子便是木桌伦的兄长,如今控制南疆全境的波都了。
    至于他旁边这位被他尊称的毕先生,如果宋青书在这里的话,一定认得出他是天命教的高手毕夜惊,当初在阿里不哥王府上和洪七公强行五五开。
    此行除了他之外,一起来的还有阴癸派几位师兄弟,烈日炎与邪佛钟仲游,他们师兄弟一共五人,武功最高的自然是“血手”厉工了,但厉工一直在闭关,誓与庞斑争夺魔门第一人,一般并未参与教中事物。
    师姐符瑶红只是媚术高明,单论武功,其实也比不上他。
    烈日炎和邪佛钟仲游虽然比他稍弱,但也都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此番前来处理木桌伦部的事情,自然是绰绰有余。
    “不用我出手,他们搞得定。”毕夜惊有些自重身份,不愿参与围攻。
    场中烈日炎对上袁士霄,邪佛钟仲游一人独斗天山双鹰,再加上其他高手围攻,他们已经占尽了优势。
    他话音刚落没多久,邪佛钟仲游便一掌击中了陈正德的胸前,陈正德重心不稳往后面跌去,后面一直伺机而动的武士直接一剑刺中了他后心。
    那武士正喜得手,被陈正德奋力回肘猛撞,登时头骨撞破而死。陈正德所受这一剑正中要害,知道今日要毕命于斯,大喝一声,神威凛凛。
    邪佛吃了一惊,倒退一步。
    陈正德提剑向波都猛力掷去,他清楚今日必死,临终一剑若是能带走罪魁祸首波都的性命,虽死也值得了!
    感觉到飞剑破空而来的威势,波都大惊失色急忙往后退,脚下一拌蒜,直接摔倒在地上。
    而飞来的一剑却忽然停在了中央,原来被毕夜惊两根手指轻轻夹住,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目睹此情此景,陈正德又是惊又是怒,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旁的关明梅见丈夫受伤掷剑,不由大惊失色,急忙过来抢救。
    袁士霄勃然大怒,功力全开一人独自架住了烈日炎与钟仲游的攻击。
    袁紫衣也赶过来帮关明梅挡住周围士兵的攻击,替她争取疗伤的时机。
    关明梅手忙脚乱拿出金创药给他敷治,陈正德苦笑摇了摇头,对关明梅道:“我对不住你……累得你几十年心中不快活,你回到天山之后,和袁……袁大哥去成为夫妻……我在九泉,也心安了……”
    原来天山双鹰夫妇与天池怪侠袁士霄自少年时即是故交,袁士霄与关明梅本来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但两人的脾气都不好,经常相互斗气,一次袁士霄负气远走漠北,关明梅一气之下就嫁给了一直暗恋自己的陈正德,陈关二人过了一段平静幸福的生活后,袁士霄回乡来了,但恋人已嫁做他人妇,袁士霄无可奈何之下只有选择在双鹰住处附近的天池隐居,聊寄相思。
    而陈正德也因此一直对关明梅不大放心,所以二人几十年来不断为此吵架,武林中人尽皆知。
    不过如今陈正德自知必死,几十年来心中的纠结忽然一下子看开了,他只希望深爱的人能在剩下的日子里幸福地活下去。
    哪知道关明梅却是双眉竖起,喝道:“这几个月来,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一片心吗?这样你可放了心吧!”
    横剑往喉中一勒,登时气绝。
    陈正德哪里料想得到她如此刚烈,都不及相拦,不由放声大哭,突然哭声顿息,只见他抱着妻子身体,两人都死在血泊里了。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