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毛毯之下,一对青年男女紧紧相拥在一起。
    宋青书轻轻抚着怀中佳人满头秀发,有些感慨地说道:“青桐,你是不是打算这次回去陪部落共存亡,心中抱了死志,所以才忽然这般放开自己?”
    霍青桐满脸潮红,幽幽叹了一口气:“你真的很了解女人的心思,不错,那里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如果注定要被蒙古毁灭,那我一定会陪它一起。”
    宋青书沉声道:“你又何必这么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活着终有反败为胜的一天。”
    霍青桐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些茫然:“如今蒙古势大,青山在哪里,我完全看不到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宋青书拍了拍胸膛:“你虽然没有青山,但有青书啊,放心,有我在迟早就会带着你反推的。”
    霍青桐一口咬到他肉上:“刚刚骗我的事情我还没和你算账了。”
    宋青书忍不住小声咕哝道:“明明你先主动的……”
    霍青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最后方才无奈说道:“这次我们部落凶多吉少,张无忌也死了,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就当便宜你了,也了却我自己的一桩心事。”
    宋青书神色顿时古怪起来:“张无忌死了?你从哪里听来的。”
    霍青桐叹了一口气:“尽管明教对外宣称他们教主在闭关,可这么长时间了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而且前段时间蒙古进攻西域,我想联合明教的力量共同对敌,可惜他依然没有反应。明教的内应传来消息,原来他早已失踪多时,明教内部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杨逍犯上作乱,有的说是张无忌重伤不治,有的说他刺杀铁木真身亡……五行旗、众散人已经和杨逍公开决裂了,明教内部乱成一锅粥了,他要是还在世上,怎么可能不闻不问。”
    宋青书神色有些奇怪:“所以你以为未婚夫死了,所以就没啥心理负担和我那啥么?”
    “不然你以为呢,”霍青桐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虽然我和他之间没啥感情,但既然有了盟约,也会遵守,岂会便宜你这家伙。”
    宋青书忍不住说道:“要是我告诉你他没死呢?”
    霍青桐:“……”
    “这样的事情不要开玩笑!”霍青桐一颗心也砰砰地跳了起来。
    “呃,他应该在蒙古……”宋青书将自己得来的消息以及推测和他说了一番。
    “他这段时间冒充通天巫去了?”霍青桐听得目瞪口呆。
    “不错,”宋青书说道,“我也是见到通天巫尸体注意到他中过吸星大法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的,那家伙的确隐藏的够深,现在他应该躲在和林城某处暗中养伤,自然没精力管明教的事了。”
    霍青桐咬了咬牙:“那他成了通天巫,就是一开始就打算放弃明教了?”
    “应该是这样,”宋青书答道,“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不管是明教也好,还是你们木桌伦部也罢,虽然能获得一场两场的胜利,但注定不是蒙古的对手,覆灭是早晚的事,想必他也一直在寻思出路,最后选择了潜入蒙古内部。”
    “那他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害得我……害得我……”霍青桐一时间却说不下去了。
    宋青书笑得凑了过去:“害得你被我欺负了么?”
    “呸,”霍青桐啐了一口,“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做主,他活着又怎么样!”
    “翠羽黄衫不愧是女中豪杰!”宋青书竖起了大拇指。
    霍青桐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颤声问道:“那上次高昌迷宫里,那个通天巫已经是他了么?”
    “是的啊,所以你当着未婚夫的面亲口说是我的女人。”宋青书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你故意的!”霍青桐又是掐又是咬,这家伙太可恶了,完全是一步一步把她引到了坑里。
    宋青书一边哈哈笑着躲避,一边提醒道:“你可别把伤口弄裂开了。”
    “死了算了,丢人还不够么。”霍青桐恨恨地说道。
    宋青书紧紧将她抱住,柔声说道:“你是女中豪杰,怎么能和那些普通女子一样呢,更何况那家伙选择放弃明教,就已经先背弃了你们之间的盟约,你又有什么好歉意的。”
    霍青桐咬了牙红唇:“可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那证明我们还不够熟悉啊,来,我们再熟悉熟悉。”宋青书说着又开始上下其手起来。
    “你这家伙……”霍青桐红着脸,不过还是半推半就地从了。
    第二天一早,霍青桐心系部族安慰,不顾伤势坚持要继续赶路。
    宋青书便一路抱着她飞驰在山野间,被他抱在怀中,霍青桐素来英气的眼神变得柔情蜜意,温柔地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你累不累?”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现在身体状况好得很,哈哈哈。”这段时间两位王妃的相助,昨晚又得到霍青桐的元阴,他之前受的伤可谓是彻底好了,此时笑傲山林间,可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霍青桐回想昨夜山洞里的情形不由脸色微红,这家伙身体的确好得不像话。两人穿过山林,来到一片大草原上,算是半个主人的霍青桐一路跟他介绍起来,这是那拉提草原,后面那是巴音布鲁克草原……
    后来两人遇到了一群当地牧民,宋青书想找他们买马和骆驼,可惜语言不通,对方望向他的眼神颇为戒备。
    幸好霍青桐出马,用当地语言和他们沟通,再加上她生得美艳绝伦英姿飒爽,一下子就赢取了当地牧民的好感,卖了他们马匹后,还送了他们很多马奶酒和干粮。
    宋青书不禁有些不忿:“这些好色的家伙,如果有几个姑娘看到我,绝不会是那个态度,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见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霍青桐也不禁莞尔。
    两人深入草原之中,草原平坦如镜,和山中的起伏全然不同,凝眸远眺,只觉天地相接,万籁无声,宇宙间似乎唯有他们两人而已。
    宋青书虽武艺高强,身当此境,不禁也生栗栗之感,顿觉大千无限,一己渺小异常。
    两人一路策马跑了数十里都没看到半个人影,宋青书忽然纵身一跃跳到了霍青桐那匹马上。
    “你干嘛?”霍青桐一愣。
    “我以前看到某个电影里有个情节一直很好奇实际做不做得到,所以想亲自试试……”将霍青桐搂入怀中,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霍青桐一张俏脸瞬间就红了:“不干,太荒唐了。”
    “反正四下又没人,”宋青书说道,“再说了你的马上功夫不是很好么,让我见识一下呀。”
    霍青桐恼了:“我那功夫和你想的这能一样么。”
    “我觉得是相通的。”宋青书一本正经点了点头。
    身处这种天地辽阔的地方最容易让人放飞自我,再加上想到木卓伦部前途未卜,霍青桐也有了一种临死前狂欢的感觉。
    所以最后架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还是遂了他的心愿。
    就这样两人一路如胶似漆,时间倒也过得飞快,没过多久便接近了木卓伦部的范围。
    霍青桐脸上也恢复了圣洁,不再允许他胡闹了。
    宋青书倒也没再坚持,不过有些郁闷的是他本来自诩马上功夫还挺好的,毕竟都亲自上战场带兵打仗了这么多次。
    谁知道那啥的时候几次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幸好霍青桐这样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紧紧拉住了他,为这事没少被她嘲笑。
    霍青桐正在为这事打趣之时,忽然有路过的牧民认出了她,向她告之叶尔羌城里出事了。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