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娇妻偷偷被人骑 作者:

    第 70 节

    娇妻偷偷被人骑 作者:

    第 70 节

    骚根和我娇媚妻子

    的骚缝贴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难受,这个男人仗着自己的船坚炮厉,马

    上就要侵入本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领地了。

    小张的那根大香蕉抵开了我妻子的小荫唇,红红的大gui头陷入我妻子的那片

    sao肉里,他放肆地玩弄着我妻子的生殖器官和泌尿器官,用他的大gui头卖力地摩

    擦着我妻子的荫唇,尿道口,荫道口,甚至我看见他的大gui头已经有一小部分插

    进了我娇妻的荫道里,而妻子的小荫唇被他玩得已经立起来了,紧紧地包着他的

    宝贝。我趁着他们疯狂迷乱的情景,也走进了他们的那片小树林。

    离他们只有2- 3米,我当时的心里很奇怪,说实话,因为我的鸡芭小,我

    还从来没有看过成熟的男女性茭的情形,每次看到黄|色录像上那些男主角挺着那

    根傲人的大棒棒在女主角身上耕耘的时候,而女主角被干得情不自禁的喘息,呻

    吟,交床,我都觉得那种情形充满了力与美,那时候捏着自己的小鸡芭我总会想

    到这样的情形,那个男主角挺着那根大宝贝在干帮我干我媳妇。今天终于看到别

    人干我老婆的样子,而且这个男人的棒棒这么大,性技巧这么高,我实在很想近

    距离看看他的生殖器是如何和我妻子的生殖器官胶合的样子。

    我妻子已经被小张摩擦地快受不了,小张不光用鸡芭挑逗我妻子的敏感地带,

    而且小张那双强壮的,粗糙的男人的手掌还摸上我妻子的胸脯,放肆地揉捏着我

    妻子的ru房和|乳|头,女人的荫部和ru房是女人最主要的性器官,这两处要塞都被

    小张占据了,而且小张是那么了解挑逗它们的技巧,我妻子觉得越来越难抗拒压

    在身上的这个男人,他那滚烫粗大的棒棒,粗野有力的拥抱和揉捏,妻子感觉自

    己快被融化了,而下身越来越有一种想被占领的冲动。

    从我的角度看不到妻子的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小张和我老婆密合相贴的性

    器官,妻子的两片小肉唇越来越红,越来越渴望张开,而那红红裂缝里的湿湿软

    肉也越来越湿,似乎在提醒男人女人已经做好准备。而小张的紫红色的大gui头正

    紧紧贴在我妻子的yin缝上,那像鸭蛋一样大的gui头上沾满了白白的液体,那是我

    妻子的爱液,我看见在小张摩擦的时候,我妻子并不是被动的接受,她竟然忍不

    住挺起了屁股,也同样用她女性的器官来捕捉那根粗大的玉茎。

    小张已经感觉到这种情况了,他知道我妻子已经憋的受不了了,也是,一个

    二十多岁发育正常的大姑娘每天守着一个三寸钉男人,怎么能不憋的慌

    。尻bi的事情不仅男人想,女人也想呀,说不定比男人想的还厉害。小张想

    到这里,心道这个一定要让这个漂亮女人彻底满足一下,让她以后再也离不开自

    己的大鸡芭。小张想到这里,也感觉到了我妻子的渴望,决定发动总攻了。

    他屁股一挺,大gui头紧紧贴住我妻子的桃源洞口,白马将军要进城了,妻子

    的花径口现在好象下过一场春雨一样,泥泞不堪,不过这正方便男根的进入,因

    为那泥泞的春雨正是润滑无比的爱液,就是我妻子为小张这样的大尺码鸡芭准备

    的礼物。

    小张知道因为我的鸡芭太细小,我妻子的荫道其实和chu女一样没被开恳过,

    一下子就吃下自己这根大油肠有些吃力。

    所以他对我妻子使用了慢火烹调的方法。

    大gui头一点一点往我妻子的那片chu女地里挤,有人要说了,你妻子那块地虽

    然好,可也不被你恳过了吗?不算chu女地吧。其实我每次干妻子,顶多能进一个

    gui头,因为男女尻bi,bi和屌之间中还有一点距离,而我的家伙太短了,茎身根

    本进不去。

    所以妻子的荫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滋味,我是从来没尝过。而小张的鸡芭可能

    是我妻子的生殖道迎接的第一个大访客。

    小张一边插入我妻子的身体,一边呻吟着说:「好……舒服呀,丫头,你bi

    好紧呀。」是呀,他鸡芭这么大,当然觉得我妻子的小|穴紧,而我就觉的妻子的

    那儿太大了,像个大沼泽,走到那里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不露头,唉,这也正常,

    我的鸡芭只相当与五六岁小孩的大小,而妻子的却实是货真价实的二十五六岁大

    姑娘的生殖器官,明显不配套呀,小孩再厉害也不可能满足一个大姑娘的性要求。

    只有成年男子的棒棒才能让她们娇喘吁吁。我妻子现在就处于这种情况,小

    张的像鸭蛋一样的大gui头已经完全陷入了我妻子那片红红湿湿的sao肉里面了,我

    看着他们的胶合处,心里一阵难过,妻子真的被别的男人尻掉了,马上说不定还

    会在男人的冲击下肉麻地叫着哥哥。

    妻子的荫道好象有点不堪重负,妻子是属于那种小巧玲珑的南方女孩,而小

    张的鸡芭在北方汉子中也属于超大码。妻子能受得了吗?我紧张地看着他们生殖

    器结合的地方,小张的冠状沟好深,听说这样的鸡芭给女孩子的摩擦剧烈,容易

    让女孩子到高潮。不过现在已经看不到小张的冠状沟了,已经完全进入了我妻子

    的生殖道中了,说不定现在正在摩擦里面的sao肉,妻子的bi已经被小张的鸡芭撑

    成了一个圆形,bi里的红红sao肉都鼓了起来,像一个环一样紧紧抱住小张的荫茎。

    妻子现在咬着牙,承受着大鸡芭的进入,好象有点疼,与疼相伴的一种难以

    言说的舒服的感觉。bibi被完全的涨开,里面好充实,与丈夫那根小鸡芭进去后

    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真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个像火炭一样的大鸡芭只要碰到那

    里,|穴里的骚痒立刻消失,转化成一种美美的滋味,美的好象驾云飞。

    妻子睁开那双妙目,看着小张,突然心里开始崇拜他,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

    能让女孩子品尝到这种滋味,她手向下移,想摸摸这根东西是什么样子,妻子摸

    到了一根粗粗的火热的rou棍棍,前面的一截已经和自己的身体连到一起了。妻子

    突然一阵羞涩,曼声对小张说:「哥哥……,你好……好……坏。」小张笑了:

    「让你怎么舒服,你还说我坏」。妻子说:「你……玩……人家的……老婆,当

    然坏了。」

    小张嘿嘿笑着说:「我这是助人为乐,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却嫁给那么一

    个小鸡芭,真是浪费。」

    妻子红着脸说:「人家那儿小一点,就不能娶老婆啦,你真是坏东西。」小

    张把我妻子一搂,大鸡芭在我妻子的生殖道中缓缓搓动,说:「能娶呀,……呵

    呵……不过要请别人帮他用。」我妻子吟咛一声:「好坏……你。」小张哈哈大

    笑。

    小张还没有把整个鸡芭全部插进去,只是用gui头在我妻子的荫道前部慢慢抽

    动,这是挑动女子发情的一种方法,能让女子骚痒难耐,最后一下把鸡芭插进去

    的时候能让女子达到极致的高潮。小张这下真是下了功夫,他想在性上彻底征服

    我的娇妻。

    我妻子那里受过这种挑逗,只两三下,就面色潮红,杏眼含春,气喘吁吁地

    看着小张。小张知道她的心事,却不把鸡芭整个插进去,还在慢慢的撩她。我妻

    子只感觉被小张鸡芭擦到的地方是一阵阵的畅快,可里面深处却越来说骚痒,让

    她心里像是猫抓的一样。好想把这根大香蕉整个吃下去呀。

    妻子不自觉的挺起屁股,想把小张的鸡芭吃的更多一些。可小张好象看穿了

    她的心思,还在挑逗她。妻子觉得受不了了,全身好象被欲望淹没了一样,心里

    只有一件东西了,就是小张那根涨的红彤彤的,烫乎乎的擎天玉柱。妻子突然闷

    哼了一声,屁股不顾一切的往上一抬,只听「噗哧」一声,妻子毛绒绒的下身已

    经把小张的棒棒吞了下去。

    小张没想到我妻子竟然主动求欢,心想真幸亏她老公鸡芭小,把她憋成这么

    浪,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爽一下,故意挑逗我妻子:「不是……说……我坏吗?」

    我妻子抱着小张的腰,感受着那根让女人神魂颠倒的魔棒,幽幽的说:「我

    ……对……不起……我老公,但……谁……让你这么……坏……,你的感……觉

    和……和老公太不一样了,你让人家好想,飞起来……了。」

    小张嘿嘿笑着:「你老说……我这……么坏,老天会罚我……的。」我妻子

    娇笑道:「就是呀。」小张把我妻子的手牵到他的下身:「那罚它……好不好?」。

    我妻子吟咛一声:「不要!」然后凑近小张的耳边说:「那是我的宝贝」 .

    我看见他们yin浪的表情,心里一阵阵生气,可是看到他们紧紧连在一起的下身,

    突然又同情妻子了。小张的鸡芭真的是好大好粗,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妻子那看

    起来细细小小的生殖道可以容纳那么大的一根肉肠,我真的低估了成熟女性的性

    能力,而且也给妻子的xing福太少了,这样的大鸡芭才能让妻子满足,那么我那个

    小田螺管什么用呢。我真想着,我妻子和小张已经开始了成熟男女的性茭过程。

    大鸡芭真的好厉害,我感觉小张只在我妻子的bi里抽插了十几下,我妻子就

    开始发出yin荡的叫床声,以前我和妻子zuo爱,她为了迎合我也会发出声音,但一

    听就是假的,但这次,从妻子的叫床声里可以感觉到妻子尝到的从没体验过的性

    快感。

    「呀……呀……,舒服……好……爽……呀,呀……就是……那里……,我

    ……不行了……bibi要……裂开了……哥哥……,我要……死了……快……快…

    …呀……你让……妹妹爽……死……了,……你真是……干……bi的……大……

    英雄,你……才是……我的……亲亲……好丈……夫,快……呀,大……大……

    真好……呀……妹……妹的bi就是给……哥哥……才长的……」

    从来没想到妻子会发出这样的叫床声,难道被大鸡芭干得真是这么舒服?竟

    然喊出了这么yin荡的句子。我仔细的盯着我妻子那个被鸡芭干得湿糊糊的骚bi,

    只见一根粗大的红肠在我妻子的黑毛里时隐时现,大鸡芭象一条粗大的火龙一样

    在我妻子的小溪里翻腾。

    小溪旁边的灌木丛都已经被巨龙压倒,龙头正想着小溪中间的那个洞口冲过

    去。

    龙头冲进冲出,我妻子的浪声不绝。「bi……儿……快被你……干化……了,

    舒服……死……了,亲……哥哥……妹妹……的bi……好不……好,只给……你

    一个人……用……好不……好,妹妹……的bi……只有……你的大……鸡芭才…

    …干的舒服……呀……插……呀……涨……呀……插……的妹……妹又……想尿

    ……尿……了?」

    后来我才知道,小张的鸡芭因为gui头部分特别大,而我妻子是那种g点特别

    敏感的姑娘,这种zuo爱组合可以在一起达到无以伦比的性高潮,因为鸡芭大,给

    荫道的摩擦特别剧烈,可以让女人同时达到阴di高潮,荫道高潮,g点高潮,特

    别是g点高潮,拥有一般尺寸的鸡芭的男人根本无法让妻子体会到,而我这个连

    荫道高潮都没法给妻子的男人当然更不可能让妻子达到g点高潮。

    g点靠近女孩子的尿道,被大鸡芭干的女人会感到想尿尿,就是因为g点的

    作用,而有的女孩zuo爱到最高潮会失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女人的阴沪被大鸡

    巴干到g点高潮时,会感到整个人都会飘起来,忘了自己,荫部更会剧烈抽动,

    感到极致的快乐,那时候女性尿道的扩恬肌就会放松,热尿就会不由自主的留出

    来。这种性高潮可遇不可求,几百个女人里面只有一个人体会过这种性高潮。因

    为只有她的性伴侣有着很高的性技巧,远超其他男人的粗壮生殖器,还有旺盛的

    精力才能让女人达到这种高潮,而达到这种高潮的女人肯定会对给她这种高潮的

    男人实心塌地。

    但我当时没想到的是,小张第一次就把我的娇妻干出了这种性高潮,给我们

    后来的生活带来很多麻烦。我当时只是听到我妻子的叫床那些话,心里无比的生

    气和嫉妒。再也按捺不住,我从树后走了出来,小张首先看到我,他先是一愣,

    然后嘴角就泛出一股嘲弄的笑容。因为他那是已经知道了,我妻子已经完全被他

    征服了,这时候他这个奸夫才是亲老公。

    他嘲弄地对我说:「小鸡芭,你来干吗?想来看我干你老婆吗?」我妻子这

    时候也知道我过来了,可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小张的那根插在她身体里的荫茎

    象一个超大功率的快感产生器,每一次有力的摩擦都让我妻子感到无边的舒爽,

    夹住那根大肉肠的阴沪舒服地不停抽动,把快感传递到全身的各个地方。

    我妻子想对我说什么话,可小张有力的抽动却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我大声到:

    「求求你,停下来,别干我妻子了。」

    小张笑了说:「我倒是可以,怕你妻子受不了呀,你的小鸡芭把她可是憋坏

    了。

    ‘ 说着他放慢速度,并分开我妻子的双腿,故意让我看清大鸡芭在我妻子阴

    道里抽动的每一个细节。我在不到10厘米的情况下看着两个成熟男女的生殖器

    是怎样的交配的了。难怪我妻子被小张玩成这样,那个8寸多长,青筋直冒的大

    鸡芭真是好劲呀,涨红的gui头每次陷入我妻子的肉缝里时,整个bibi都跟着抽动,

    yin缝上面的那个小珍珠被鸡芭摩擦地通红,而当鸡芭抽出的时候,把我妻子的bi

    里的红红的嫩肉都带了出来,我仿佛能感觉到那个gui头那个肉棱子摩擦我妻子的

    bi时能带来的快感。

    我看着那个大鸡芭,心里一阵阵自卑,自己的小鸡芭永远不可能给妻子带来

    这种感觉。小张看我不说话,顺手把我裤子一拉,我短小的鸡芭就露了出来,因

    为看见他们zuo爱的yin荡,我的小鸡芭也是挺起来的,可就算挺起来,也没法和小

    张鸡芭软的时候相比,他把鸡芭从我妻子bi里一抽,并把我往前一拉,让我的小

    鸡芭和他的大宝贝一起对准了我妻子毛茸茸的生殖器。

    说你老婆要谁尻她,谁就来尻她,我低头看着两根孑然不同的棒棒,我的长

    度只有他的三分之一,白白的,细细的,短短的,gui头像个小鹌鹑蛋。而他的鸡

    巴黑乎乎,红彤彤的,好象还冒着热气,gui头和一个鸭蛋一样。鸡芭上还粘着我

    妻子bi里的yin水,亮晶晶的,两个大睾丸沉甸甸的,那里面都是男人的jing液,他

    的整个生殖器官充满着力量。

    在看看我老婆的生殖器官,原来齐整的黑乎乎的bi毛上被他的鸡芭弄的乱蓬

    蓬的,yin缝上更是一片狼藉,有老婆的yin水,还有他的yin水,红红的bi唇在轻轻

    地抽动着,好象还在回味刚才被大鸡芭干的快感。

    妻子的bi缝被他干过以后,好象粗大了不少,两片肉唇也不象以前一样紧紧

    的贴在一起了,中间红红的sao肉里,露出了一个湿乎乎的小洞,妻子的生殖器变

    成了一个少妇的类型。而我以前开垦了两年,妻子却浴室洗澡,人家看他的bi,

    还认为他是一个大姑娘。

    我看着我们三个人的生殖器官,心里已经明白了只有他们俩才能在一起zuo爱

    交配。我实在是不行,但心里还是希望妻子念多年情分,不会让我当面丢丑。

    可我却失望了,妻子那时候只剩下雌性生物的本能,和雄壮的异性进行交配。

    她用眼睛忘着我,可那颤抖湿润的荫唇却毅然贴上了小张那粗大的男根,我

    看着妻子的屁股一挺,那毛茸茸的肉缝就又向小张的那红红的gui头套了过去。

    我看见妻子明显吃的有点费力,可眼角却透着春意,yin水从他们的胶合处流

    了下来,我妻子卖力地把屁股的向上挺,终于把那红红的大肉肠吃进了自己的小

    油嘴里。

    然后妻子才喘了口气,紧紧抱住小张,回头幽幽的对我说:「对……对不起

    ……,老公,你忘……了……我吧,他……让……我太……舒服了……,我从来

    不知道……做女人……可以这么……舒服……,我已经……离不开他。,你别…

    …想着……我了,对不起,你的那儿……实在太小……了,我……也是个……正

    常女人……需要性……爱,我被他……玩过……你的……小鸡芭……我不可能…

    …再喜欢……了,对不起,原谅……我……嗯……呀……哥哥……呀,」

    妻子说着说着,已经说不下去,小张的大鸡芭又在她的花径里抽动了,发出

    噗哧噗哧的声音,我妻子的喊声也越来越高,:「呀……爽……死了……哥哥…

    …,要被……你干死……了,你……抽……的……人家……想……尿……尿……,

    好……爽……,哥哥……呀」

    小张一边抽动一边问:「爽……爽吗?大……大……鸡芭好……不好?」

    我妻子娇喘着:「爽……我喜欢……你的大宝贝……爽死……妹妹。了,哥

    哥……你停一下,……呀让妹妹……尿了……再让你干,好……」

    小张又问道:「你的bi……bi为谁长的,给不给你的……小鸡芭……老公玩。」

    我妻子这时候脑子还清醒,不肯刺伤我,只是大口喘气不说话,小张笑着不

    说话,猛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真正拿出了干bi的本领,只见一根红红的大鸡芭

    在我妻子bi里闪电般抽动,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我妻子感觉被推到浪的最高峰,

    感觉浑身百骸无一处不舒服,bi里地嫩肉被大鸡芭摩地又酥又酸又爽,爽的bi里

    都憋不住尿了,马上就要嗤出来了。

    小张还在逼问:「你的bi……bi为谁长的,给不给你的……小鸡芭……老公

    玩,。」

    我妻子呻吟道:「不……不给……小鸡芭……男人……玩……,给……他…

    …玩……他也……不会玩……不好,,我的……bi是……哥哥……的,小缝。黑

    毛毛……是哥哥的……哥哥怎么……玩……都可……以……呀……哥哥……你又

    插到……花心……了,爽……死……妹妹了……哥哥……你好厉害……你停……

    一下……让妹妹……尿……尿……,真要……出来……了,求……求……你,要

    ……尿……出来……」

    我听着我妻子的话虽然生气,但看着妻子bibi涨的红红的,鼓鼓的,好象真

    是快要尿尿了,而脸上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而小张还在毫不怜惜地抽送着他那

    根红红的鸡芭。我大声说道:「等……一下,别干……了,你先让我妻子小便吧,

    再不尿,她要把bibi憋坏了。」

    小张哈哈大笑:「你这样的小鸡芭大概能被尿憋坏了,你老婆不会的,大姑

    娘bibi结实着啦。」说着他用手分开我妻子的荫唇,我看见妻子的整个bi肉都是

    红彤彤的,还发出一股浓浓的女人骚味,小张指着我妻子的尿道口,说:「看清

    楚了,看我怎么把你老婆的尿都干出来的。」

    我看见老婆的尿道口的肌肉不停地抖动,好象真是尿急了。还想去求小张,

    突然这时候我老婆脸上的表情变得好奇怪,脸蛋涨的快要滴出血一样,而正被小

    张玩弄的bi肉也突然剧烈的抽动起来,妻子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喊叫,全身紧紧

    地抱住小张,下身更是夹紧小张的棒棒。

    妻子到了最高的高潮了,就在这时,我看见一股黄黄的热尿从妻子的bi缝里

    尿出来了,妻子真的爽的失禁了。尿水顺着小张的鸡芭和我妻子的阴沪往下流,

    热乎乎的尿一定让小张又舒服又得意。

    小张也要泄了,他鸡芭抽的越来越快,gui头也涨的越来越红,越来越大。大

    号加农炮就要开火了,那大如鸭蛋且红彤彤的gui头摩擦着我妻子高潮中的肉|穴,

    老婆要被别的男人受精了,小张的身体猛的一抖,一股又浓又稠的热乎乎的jing液

    从小张的gui头里喷出来,直射入我妻子的荫道里红红的gui头又出来了,我妻子那

    湿湿的骚bi肉也被它带了出来,我看见妻子那红红嫩嫩的生殖器上的sao肉上都是

    白白的jing液,还在剧烈的抽动着。

    小张还在一股股地继续射着,我感觉我老婆那荫道里已经承不下那多jing液,

    一股白白的浓精已经从我妻子的阴缝口里流了出来。gui头正贴着颤动的bi肉,我

    妻子被小张彻底地征服了。

    妻子抱住小张的屁股,说道:「哥哥……,你……射……吧……,都……射

    在……妹妹的……bi里……面,……我……给……你生个……胖……儿子………」

    我知道像小张这样强壮男人的jing液在排卵期射入我妻子的生殖器中,肯定会

    让她怀孕了。

    果然,只从那次被小张干过以后,妻子肚子很快大了,那个鼓鼓大肚子下的

    那片黑森林的需求也更大了,妻子对我的小鸡芭越来越不满意,她不再让我摸她

    的身体,平时更别想用我的小鸡芭碰她那毛茸茸的阴沪,她说这些只配大鸡芭的

    男人享用。

    看老婆被轮jian

    (一)

    我和老婆惠蓉结婚已近三年,由于我精虫太少致尚无子息,再加上不时工作繁忙、疏于房事,使老婆不时感到空虚寂寞,终于让色狼有机可乘。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电视故障,老婆提议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邻居,虽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但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

    到了他家门口,我说∶“昆博,我们家电视坏了,想来你们家看,好吗?”昆博穿着一件短裤,上身坦露、胸膛还刺着青,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体湿润、粉颊晕红。昆博却也两眼盯着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里面是粉红色胸罩和内裤。昆博于是安排我坐在旁边,惠蓉坐中间,他紧贴我老婆旁边坐着。昆博说∶“渴不渴?我拿饮料给你们喝”,我喝了后全身无力,但意识尚清楚,我老婆却全身发热,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在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

    昆博见药效发作,便说∶“来!惠蓉,我们来看点精彩的”,说着,他已拿出se情影带播放。萤幕上正有一对男女在交合,不时传来yin叫声,令惠蓉想看又不敢看。此时昆博也大胆地搂住惠蓉的腰并说∶“惠蓉,你丈夫多久干你一次?”

    “讨厌,你不要说的那么粗,我老公平时工作太累,一个月才和人家做一次。”

    “我的这根本来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他拉着老婆的手去摸,惠蓉摸了一下,马上缩回来∶“讨厌!我老公还在这里,你别这样。”

    “你老公已被我下了迷|药,二小时内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老婆听了,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不再抗拒昆博,也害羞地轻靠在他健壮的胸膛上。

    他的手慢慢撩起惠蓉的上衣,露出粉红色胸罩,“哇!你的奶还真大,奶罩都快被撑破了,让哥哥好好摸个爽。”

    “人家的ru房本来不大,为了来找你,还特意去隆|乳|呢!”想不到老婆为了心爱的奸夫,竟说出这种话,令昆博更加yin兴大发∶“好个yin荡欠干的表子,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此时他已用力扯掉惠蓉的胸罩,开始用手大力搓揉。

    看老婆被轮jian(二)

    昆博已经开始爱抚惠蓉的ru房,一会儿大力捧起,一会儿轻扣|乳|头,令她闭目享受不已∶“啊┅┅昆博哥,你摸|乳|的技术真是厉害,人家的ru房快被你挤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给你挤出来了!”

    昆博此时也抬起惠蓉的头∶“宝贝,让我亲一下吧!”

    这对奸夫yin妇正火热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时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老婆连下体也在扭来扭去,似乎yin痒难忍。

    “宝贝,你的下面好像很痒,让哥哥来帮你止痒吧!”昆博已伸手进入老婆的短裙内,摸到她湿润的三角裤,“惠蓉,你下面的yin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才会流出这么多yin水?”

    “讨厌!人家的小|穴就是欠你这大色狼的yin棍插,才会yin水直流不停。”

    此时昆博索性把老婆的窄裙脱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裤,那只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裤内,开始轻重有序地搓揉她的荫部,“你的荫毛还可真长,听说毛长的妇女较会偷汉子,是不是啊?”

    “死相,你别笑人家嘛!”

    “哈┅┅别害羞,哥哥今天会把你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让你享受讨客兄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瘾,以后没有我的大鸡芭来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时昆博已脱下老婆的内裤,她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他的毛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荫部搓弄。

    “惠蓉,这样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里啊?好痒┅┅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这是女人家的阴di,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证她拜托我用大鸡芭狠狠干烂她的骚|穴。”

    此时,惠蓉因阴di被昆博搓得yin痒难耐,双手竟也主动地爱抚着昆博裤裆内的阳物。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芭┅┅”

    “好,先把老子的烂鸟吸硬,再来插烂你这欠干的水鸡。”

    惠蓉已跪在昆博前面,脱下了他的内裤,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鸡芭,令老婆害羞脸红。

    “怎么样?这支比起你老公的,谁较大较长?”

    “讨厌,当然是你的老二较坏!”

    老婆已含着昆博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棒棒吸吮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贱女人,顺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蓉也遵命地把他两个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令昆博的鸡芭愈来愈胀大,看得半清醒、又佯装昏迷的我,也不禁下体膨胀起来。

    此时昆博也忍不住老婆吹喇叭的技术∶“唉,你吸烂鸟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甚么,你要说出来啊!”

    “讨厌,人家不好意思说┅┅”

    “你不说,老子就不干你!”

    “好嘛,快用你的大鸡芭干进妹妹的小|穴,人家要嘛┅┅讨厌!”

    昆博才说∶“既然你的yin|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个爽快!”想不到老婆在春|药发作下,竟哀求昆博这个大yin魔奸她,令我下体再次充血。

    昆博在老婆哀求下,已把她从沙发抱起,想在客厅干她,老婆才说∶“到房间里去嘛,这里有我老公在,人家会害羞。”

    “放心吧,小荡妇,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时,够我们干得天昏地暗的。”

    看老婆被轮jian(三)

    当昆博把惠蓉吊足胃口,已准备如她所愿地去奸她,想不到他竟将我老婆放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老婆似做错事地偷瞄我是否醒来。

    昆博∶“小美人,我的大鸡芭要来干你了,喜不喜欢?”说着,便握住那支经已入珠的大鸡芭,顶在老婆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别再诱惑人家了,快把大鸡芭插进来,啊┅┅人家里面好痒,快干烂妹妹的小|穴。”

    “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快说,荡妇!”

    “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芭。”

    “好,干死你!”说着,昆博屁股一沉,大鸡芭“滋”的一声,干入了我老婆那yin水四溢的肉洞内,只见昆博一边干我老婆、一边还骂粗话。

    “这样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妹妹,干死你!”他还要求惠蓉被他干爽时大声叫春,以助yin兴。

    “如果你的水鸡被我的大烂鸟干爽时,就大声叫床,让你老公听到,你被我这大色狼奸得有多爽!哈┅┅”

    “讨厌,你的坏东西又长又粗,每下都干到人家最里面,啊┅┅大gui头有有角,撞得人家子宫口好重、好深,你的鸡芭还有颗粒凸起,刮得人家荫道壁好麻、好痒┅┅好爽┅┅”

    “小骚货,这叫入珠,这样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发麻、荫道收缩、yin水流不完啊!怎样,大gui头干得你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

    昆博一边干我老婆那久未经滋润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ru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着来搓揉。

    “好妹妹,你的奶还真大,被我干得前后摇摆。”

    “人家的三围是38,24,36啦!”

    “你的|穴夹得真紧,还是没生过小孩的女人荫道较紧,干死你!”

    “人家的小|穴平时欠男人干,又没生育过,当然较紧。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鸡芭比人家老公的还粗还长,让人家好不适应。”

    “放心,以后若是你的水鸡空虚欠干,就来让我的大鸡芭操它几百遍,就会慢慢适应了,哈┅┅”

    “讨厌,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

    经过一番打情骂俏,想不到平时端庄的老婆,竟喜欢听昆博说的这些脏话和三字经,真令我听得气炸,但下体又再次充血。

    此时昆博要求换个姿势,变成他坐在我旁边,但骑在他上面的,是我yin荡的妻子,惠蓉已跨坐在昆博膝上,手握着他粗壮的大荫茎,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yin水。

    “对,用力坐下来,保证你爽死。”

    “啊┅┅好粗┅┅好胀┅┅好舒服┅┅!”

    由于老婆面对着昆博,任由昆博双手抱住她的丰臀来吞吐大鸡芭,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烂鸟一进一出的抽插。尤其昆博全身又黑又壮,和我老婆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yin水被大鸡芭操出的“滋滋”声,再加上两人激烈交合的沙发咿哇声,真可拍成一部超yin大a片。

    看老婆被轮jian(四)

    昆博一边用手抱住惠蓉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老婆丰满坚挺的左|乳|,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下面的肉|穴被你大鸡芭抽插,连两个ru房都被你吸得好爽┅┅啊┅┅”

    “这样抱着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这种姿势,我老公都没用过,他只会男上女下,这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令人又羞又爽。”

    “这是偷情妇女最喜欢的招式,连你也不例外,待会还有更爽的。”

    说着,昆博就把惠蓉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昆博抱着我老婆在客厅边走边干。

    “小美人,这招式你老公不会吧!这样干你爽不爽?”

    “讨厌,这样人家被你抱着边走边干,yin水也流得一地,好难为情,不过比刚才更爽┅┅啊┅┅”

    由于昆博身材高大健壮,我老婆娇躯玲珑轻盈,要抱着如此白晰性感的yin娃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对年轻力大的流氓昆博来说,自是轻而易“举”。

    当他抱着惠蓉走到窗户旁时,正好有两只土狗在办事,“小宝贝,你看外面两只狗在做甚么?”

    老婆害羞地说∶“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昆博露出奸yin的笑声,老婆害羞地把头靠在昆博刺青的胸膛上“小美人,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好不好?”

    此时昆博已把惠蓉放下∶“像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干的母狗!”

    我老婆也乖乖的像外面那只思春的母狗一样趴着,臀部高抬地等待昆博这只大公狗来干她∶“昆博哥,快把人家这只发情的母狗干得水鸡流汤吧!”

    昆博也急色地挺起那只大烂鸟,“滋”一声插入惠蓉紧密的肉|穴内,模仿外面那两只交配的土狗,肆意奸yin着我漂亮的老婆∶“贱货,这样干你爽不爽?”

    昆博一边抽干我老婆的嫩|穴,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美臀∶“你的屁股还真大,快扭动屁股,贱女人!”

    惠蓉像狗一样趴着被昆博抽插yin|穴,扭动屁股时,连胸前两个大ru房也前后摇摆,令昆博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

    “啊┅┅好哥哥┅┅亲丈夫┅┅,你的gui头干得人家好深┅┅好麻┅┅好爽!

    啊┅┅你的手真讨厌,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

    “听说屁股大的女人较会生育,你怎么还没生小孩?”

    “因为我老公精虫太少,平时又让人家独守空闺,所以┅┅”老婆哀怨的说。

    “放心,我的精虫最多,保证可以把你奸得怀孕,你准会被我干得大肚子的,哈┅┅”

    这个流氓搞我老婆虽然恶劣,但也让我老婆享受被通奸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把我老婆奸出杂种,真令我气奋,但下体却罪恶的勃起。

    把我老婆像狗一样奸yin后,昆博已气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满我老婆yin水的大鸡芭依然挺立。

    “你看我的大gui头上都是你的yin水,快帮我舔干净,骚货!”

    惠蓉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棒棒吸弄起来,一边舔弄gui头、一边哀怨饥渴地看着昆博。在惠蓉的吸吮下,昆博的烂鸟再展“雄”风。

    “小美人,快坐上来,哥哥会把你干得爽歪歪,让你享受偷汉子的快感。”

    “你真坏,又笑人家┅┅”

    此时惠蓉已跨在昆博的下体,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大鸡芭,用力向下一坐∶“啊┅┅好粗┅┅好胀┅┅”

    “快扭动屁股,这招骑马打仗,爽不爽?”

    随着惠蓉一上一下地套弄大鸡芭,只见她紧密的嫩|穴,被昆博的大鸡芭塞得满满的,yin水也随着大鸡芭抽插而慢慢渗出,还滴在昆博的两颗大睾丸上。

    此时昆博的手也不闲着,看着我老婆胸前两个大奶子在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老婆往下套入鸡芭时,昆博也用力抬高下体去干她,两人一上一下,干得老婆水鸡发麻、yin液四溅。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

    “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底?干死你!”

    看老婆被轮jian(五)

    当惠蓉骑在昆博身上套弄鸡芭时,正巧外面有人进来,原来是我的朋友永丰。

    昆博说∶“你是谁?”

    永丰∶“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丰。志仁家没人,却听到你这里有女人叫床声,所以进来看看,志仁怎么了?”

    昆博说∶“我给他下了迷|药,给她老婆吃了春|药,现在正在他面前干他老婆,让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来把他老婆奸出个杂种?”

    永丰平时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裤自蔚,但一直苦无机会上我老婆,怎可错失大好良“鸡”?

    “既然志仁不能满足她,我就帮他解决老婆的性苦闷。”

    “永丰哥,人家和你们的奸情,可不能告诉我老公哦,拜托!”老婆哀求着。

    永丰∶“放心,嫂子,只要你乖乖配合,让我的烂鸟干得你肉|穴够爽,我就不说。”

    “对了,人家的内衣裤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

    永丰∶“不错,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就很

    第 70 节

    -

    第 70 节

    -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