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娇妻偷偷被人骑 作者:

    第 68 节

    娇妻偷偷被人骑 作者:

    第 68 节

    阿威连续狂cha了几下,跟着一阵抽搐,把jing液射在我老婆体内,|乳|白色的jing液从静怡的小|穴处挤出来,慢慢地流到屁股上。

    阿威起床之后,静怡马上扑到我身上,声音有些呜咽。我知她是觉得太羞涩,只好抱着她温声地安抚。

    当晚我们各自揽着自己的老婆在床上睡觉。

    半夜里,我给一些声音弄醒,伸手摸向老婆发觉她不在身边,我蒙眬地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却给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只见静怡全身赤裸趴在阿威的床上,半跪地俯伏着,阿威则在她后面双手扶着我老婆的屁股不停地抽插。

    静怡紧闭着双眼流露出陶醉的表情,还不时摇晃着身体去迎合阿威的动作。

    我吃惊的望着他们,静怡居然乘我睡着时偷偷的爬过去和阿威亲热!我没有作声,默默地看着他们在我面前造爱,心里又酸又痛。

    不一会干完了,静怡静静地穿回短裤爬回我身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第二天早上,阿威和小洁离开后,我才质问静怡昨晚的事情。静怡没想到我已把一切看在眼内,只好承认昨天和阿威造爱之后对阿威发生了好感,所以当阿威半夜爬过来挑逗她的时候,便忍不住偷偷地再和他亲热一番。

    静怡向我认错,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和阿威拉上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太责怪她,若不是我欲令智昏地和阿威交换性伴,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天晚上,阿威又向我提出换伴的要求,我拒绝了,我发誓再也不会把心爱的老婆交给别人玩弄。

    沿途上静怡也真的没再理会阿威的挑逗,使我大感安慰。

    旅游结束后的某一个假日,我在街上遇到小洁,不禁好奇追上去问,阿威最近好吗?小洁的回答却使我呆在当场。

    原来小洁跟本不是阿威的老婆,她原是在歌厅里做小姐的,是阿威包了她一个星期来陪他去旅游玩乐。

    阿威让她陪我上床跟本没有任何损失,而我却把真正的老婆让了给阿威来yin辱。

    自上次旅行至今已经有三个月了,但我还是对那次交换老婆吃了大亏而感到闷闷不乐。

    我不知道静怡会不会介怀,而我当然不会蠢得直问,只是我发现我俩的感情变得淡而无味。

    我和静怡造爱的次数亦越来越少,我发觉自己总是提不起劲去造,因为每次造爱我都会想到静怡被阿威yin辱的情景,我想我是要更多时间去冲淡那种后悔和罪疚的感觉。

    当我以为一切可以归于平静的时候,一个包 却再次令我跌入无尽的深渊。

    包 里有一只光碟和一封信,寄件人竟然是阿威,他哪会知道我的地址呢?我心里立刻泛起了不安的感觉。

    「这片光碟是送给你做留念的。」信的内容很简单,简单得让我感到害怕,因为我隐约觉得有些秘密将会在那片光碟揭开。

    我把光碟放进电脑,发现里面原来是影像档案,播放机亦在这时自动执行播放。

    镜头影着一张床,周围的摆设像酒店房间似的,我只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时有一对男女从镜头的右下角出现,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互相激烈的拥吻着,男的双手更肆无忌惮的在女的身体游移。

    那男的把女的压在床上,慢慢的向下亲吻着,这时我可以看清那女的样貌。

    「静怡!?」我惊喊着,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镜头里的女子真的是静怡。

    我脑海里霎时记得,那酒店不正好是旅行时下塌的酒店!那么,那个男的岂不是阿威?!

    阿威吻着静怡的|乳|头,一只手则搓揉着她的私|处,只见静怡脸上流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按着阿威的头不让他离开她的ru房,阿威搓揉着私|处的手指也插入了静怡的小|穴内不断刮弄。

    我真不敢相信,静怡不是答应了我不再和阿威发生关系吗?她是何时熘到阿威的房间和他温存?

    为甚么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呢?脑海里的问题在团团转,我只感到一阵晕眩。

    阿威慢慢的爬到静怡身上,拉开她的双腿,握着暴涨的棒棒摩擦着静怡的外阴,gui头慢慢的插入小|穴内,然后一挺腰,整支棒棒便插进静怡的体内。

    静怡叫喊般的张开着口,看来是给阿威的冲击发出欢愉的声音。

    阿威狂野的在静怡的小|穴抽送,ru房便跟随着上下移动。抽插了一会,阿威让静怡趴在床上。

    然后从后面再次刺进静怡的小|穴,双手有劲的捏压着她的ru房,静怡则不断摇晃着身体配合着阿威的抽送。

    阿威再次让静怡平躺在床上,拉起她的双腿勾在肩膊上,作更深入的抽插。

    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快,静怡的ru房也晃动得有如地动山摇,满脸陶醉的迎合着强劲的冲击。

    阿威狠狠的将棒棒插在静怡体内,静怡则曲着身子,像静止了一样的没有任何动作,我知道阿威是she精了,全部射进静怡的阴|穴内。

    阿威伏在静怡的身上,轻抚着起伏未平的ru房,静怡脸上露出一片满足的神情,画面亦在这时慢慢变暗……

    我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看着违背诺言的静怡,心里是阵阵刺痛。

    画面慢慢的再次出现,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布置看起来像客厅一样。

    静怡再次出现在画面上,她坐到梳化上环顾四周,但并没有发现隐藏着的摄影机。

    阿威跟着便出现,二话不说的便把静怡压在梳化上狂吻着,静怡搂着阿威的颈要更激烈的吻,甚至可以见到舌头在交缠的情景。

    我已经知道那一定是阿威的住所,静怡原来在旅行之后还一直有和他暗中联络。

    阿威的手慢慢伸进静怡裙内有所动作,另一只手则解开静怡衬衫的扭扣,拉下包着ru房的胸围,轻柔的搓动着ru房及|乳|头。

    静怡一边和阿威亲吻着,一边配合着除掉自己身上的衬衫,阿威伸进裙子里的手也将静怡的内裤慢慢扯脱下来。

    阿威松开那多余的胸围,像小孩子般吸吮着静怡的ru房,裙子里的情景虽然是看不到,但看静怡那种享受的脸孔便估到小|穴正被他的手指玩弄着。

    阿威伸进裙子里的手慢慢的抽了出来,两只手指隐约看到晶莹的yin液,然后将手指放在静怡的嘴边。

    静怡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yin水,慢慢的把手指放进口内吸吮着,手指在静怡的口内抽插着,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静怡竟然变得这么yin荡。

    阿威这时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充血的棒棒,静怡湿润的双眼紧盯着,那种渴求的表情是我从来未见过的,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静怡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阿威的棒棒。

    静怡从来不会为我kou交的,她说她不能接受那种 心的感觉,可是镜头前的她却是另码子的事。

    静怡慢慢的把gui头吸进了口里,舌头在肉冠上转动着,然后把整根棒棒放进口里,阿威按着静怡的头开始做缓慢的抽插动作,另一只手则捏来着静怡的|乳|头。

    过了好长的时间,阿威的双手扶着静怡的头,作出急速的抽插动作,棒棒在嘴里进进出出的流出不少口水,静怡的双手也放在阿威的臀部挤压着。

    不一会,阿威挺直身子,把棒棒深深的刺进静怡小嘴内,抖着身子的愉快神情,我想一定是满满的把jing液灌进静怡的喉咙内。

    静怡闭着双眼吸吮着棒棒,像要把最后的一点jing液也吸出来,阿威的棒棒慢慢离开静怡的小嘴,静怡则不舍的伸出舌头舔弄着gui头残剩的jing液,咕碌的将阿威的jing液吞进肚子里。

    阿威接着让静怡躺坐在沙发上,脱下她的裙子,双手拉开她的大腿,把头埋在静怡双腿之间,像回馈刚才所获得的欢愉,舔弄着静怡的荫唇。

    静怡闭着双眼,一手按着阿威的头,一手搓揉着自己的ru房,紧锁的眉头看得出她全情的享受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怡的双手开始紧抱着阿威的头,双腿也紧紧的夹着,胸口急剧的起伏着,然后紧硬着身子的向后昂,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阿威爬起来再次和静怡激吻着,他的棒棒是再一次的勃怒着,静怡伸出手握着棒棒引导他进入已经泛滥的小|穴。

    我已经没有心力再看下去,只是盯着画面,看着阿威用不同的姿势抽插着静怡的yin|穴,一直到他再次在静怡体内射出第二次的jing液为止,画面便再一次暗淡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甚么,只是感到极端的疲倦,可是画面又再一次出现。

    赤裸的静怡对着摄影机自蔚着,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yin态被拍下来,我只知道画面上的静怡就像妓女一样的,搓揉捏弄着自己的ru房,双腿撑得开开的,两只手指插在yin|穴内抽动着,像久旷的荡女一样,任何男人也可以随时在她的股间里温存享乐。

    阿威爬到床上,抚摸着静怡的身体,此时,镜头还出现另一个男人,跟静怡

    亲吻着。这时我的脑袋像要爆开了似的,心痛得不能再痛,一股恨意完全涌怒出来。

    再没有任何前奏,阿威便将棒棒插入静怡yin|穴内,静怡口里也没闲着,因为嘴里已经多了另一个男人的rou棒,yin乱的情景已经不能再给我甚么震撼。

    两男像接力般的不断交换位置,一时抽插着静怡的yin|穴,一时抽插着静怡的小嘴,有好几次更刺进肛门内。

    两男夹着静怡一前一后的抽插着,静怡就像他们的玩具一样,他们要如何干,她就跟着奉迎着,没有一丝羞愧。

    两个男人的精力像无穷无尽一样,在小|穴内she精后又再在静怡的嘴里抽插射出,静怡的身体应接不暇,口角处流出没法吞下的jing液,小|穴在男人棒棒抽插的过程中不断涌出射了进去的jing液,就是连肛门也弄得一塌煳涂,但是静怡还是满脸享受着被yin辱玩弄的性戏。

    筋疲力尽的静怡躺在床上,身体每一处地方都是被玩弄过的痕迹,红肿的阴沪还流出汨汨的jing液,ru房和脸上也有jing液布下的痕迹。

    激烈的性茭行为此时总算告一段落,但下次又会如何呢?会有更激烈的性茭

    在我看不到的时候发生吗?

    我不敢想下去,也不会亲眼目睹,光碟是播完了,同时我对静怡的感情也随着结束…

    世人都道娇妻好善恶篇

    “老公,你的电话。”苹苹从小游泳池边爬上来,接过茶几上的电话,接通后递给我。

    “苹苹,去擦擦身子吧,别著凉了。”

    “好像是许志的电话,不许超过十分钟啊,喂,许志,你就不能自己做回主吗,什么事都来问他,你也是堂堂的集团副总了,我不信你要说的事,自己就决定不了。”

    我抢过电话,一面和许志说著,一面推著苹苹去擦干身子。

    “大哥,是不是刚刚搅了你们的事啊,对不起啊,兄弟请你给嫂子也赔个不是,一会接著来,千万不要影响到你们的情绪啊,那我的罪过就大了,呵呵!”

    “什么事?”

    “这样的,天津那边,我刚刚把合同签了,云阳集团的张董电话就来了。这个人,真是扯蛋。他的意思是说天津这一单不和我们争了,下一次,他请我们还是再关照一下,什么他们小公司,实力不大,没法子和我们竞争。”

    “嗯,这样吧,我们把吉林的那个项目让给他们吧。那单子不大,我们去做成本也高,让给他们吧。”

    “……大哥,吉林那边,我们前期也投了十多万啊,就这样给他们?……”

    “许志,你的能力是没得说的,我也很喜欢你这种冲劲,你可能对我李书不太剩解,生意场上,钱容易赚,心最难换,云阳集团的老张,和我不但是对手,我刚入行时,是他带的我啊。现在他那里有些问题,我还是要帮帮。”

    “大哥,要是我当时也遇到你,我的公司也就不至于倒闭了……大哥,你的心我知道了,不过生意归生意,大家都知道这个游戏规则,吉林那一单,不只是百十来万的小赚头,和教育部门搭上了勾,这个市场容量很大啊,不做太可惜了吧!”

    “我知道你对那边确实花了很多心血,让出去有些心痛,年底我给你两个点的利润,补补你的血。好吧?”

    这时苹苹已经擦完身子,一件花花绿绿的大浴袍下,裹著她那娇俏美艳的肉体,在我眼前扭著森巴舞,又是弯腰又是踢腿,一会儿更是把白净净的小屁股蹭著我的大腿,眼睛里射出勾夺魄的光芒。

    “大哥,……谢谢你!”

    苹苹有些不耐烦了,夺过手机:“许志,给你三个点,请你不要再骚扰我老公了。”然后就把手机关掉了。

    “喂,你想做什么?”我夺路而逃的样子。

    “不行,我要,都两个星期了,我要你的爱!”

    苹苹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这就是苹苹,许志把她介绍给我时,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非常文静又非常多情的美女,没想到她结婚没两年,她竟变成了一个xing欲狂!

    两个月后,因为我正准备筹划建立一个分公司,急缺人手,事情又很多,在苹苹的鼓动下,让许志开始接触一些核心权力,包括负责人事和招聘,我的原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只是没想到只过了一周,我原来的财务主管就被辞退了。

    新来的财务主管是他通过猎头公司物色的,海归派,满口洋腔,我的英文不好,有时许志和他当著我的面叽里呱啦地讲起英文,我都听得一头雾水。

    周五的中午,本来我计划安排和公司各部门的高级主管开个碰头会,没想到苹苹开著她的红色小跑车到公司直接来找我了。

    “你来做什么?”我看到很多员工对这位没经通报就闯进董事长办公室的美女全都侧目而视,议论纷纷,保不他们还以为这是我在外面勾换的什么野模呢!

    “带你去个好地方。”

    “开玩笑,我下午还有会呢!”

    “不是有许志吗?”

    正说著,门口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

    “嫂子,这是机票。大哥,你就放心吧,这种例行周会,我替你一两次,公司倒不了的。”他一面笑著,一面把机票和特意为我们准备的一个野外帐蓬包递给了我。

    我只好陪著苹苹飞到海南三亚去周末了。

    路上,苹苹告诉我,许志连我们要下榻的宾馆都订好了。

    很快,在苹苹的建议下我把许志提升为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全部大小事务,按苹苹的话说,幸亏遇到这么一个工作狂,才把我从繁杂的事务中解脱出来。在月光下,在沙滩上,在旷野的草原上,我和苹苹沉浸在爱河里,结婚两年了,我们再次找回蜜月的感觉。一次又一次,我与苹苹在情爱的高潮中,呼喊著对方的名字,在眼睛里看到了你中之我中之你中之我……

    半年之后,我和苹苹从非洲回来,正好在机场遇到了云阳集团的张总,没想到,他的公司已经倒闭了。

    “吉林的那个项目?”

    “什么吉林的项目?你在说什么呢?我的公司被你手下的干将捻得屁滚尿流、一点退路也没有,全国做我们这一行的,一共就七八家,你放我一条生路,又能少挣几块棺材钱呢?”

    我非常愤怒,没顾上呆呆发愣的苹苹,转身就走,我急于回去找许志问个清楚。

    “许志,我问问你,吉林的那个项目,你没给云阳公司?”

    “哦,没给。对不起,大哥,我觉得那种公司,我们不吃了他,也会有别人吃掉它,宋襄公之仁实在没必要。你说呢?”

    我压住心中的怒火,缓声问他:“刘秀、白五和老德,他们犯了什么错,你把他们全开了?这一个月,你把和我一起创业的老哥们都除掉了,你想做什么!!”

    “大哥,我们要做一个现代企业,他们的文凭又低,能力一般,让他们始终占著公司的高层导,下面小年轻的上不来,会影响公司的整体士气。”

    这一点,我倒是相信,因为我一回公司,看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忙于手上的工作,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拿出半分钟的时间和我打招呼。

    我点点头,没再看他,扭脸打量了一下他办公室的陈设。用顶级豪华来形容也不为过。

    我再次回过脸,恶狠狠地看著他:“许志,你现在就收拾东西,滚吧。”

    “……你错了,这是我的公司,你的公司前天已经资不抵债,破产了,你请离开吧。”

    等保安把我架出公司的大门,我依然不能相信,这是怎么回事!

    “从法律上来说,他一点也没有任何的破绽和漏洞,你告不了他。”李律师同情地看著我,一面摇头一面说道。

    “你太相信他了,在怠行,你公司的帐户里,没有剩下一分钱,你的帐户密码,他都掌握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我也不很解,他用了很多非常专业非常邪门的手段,把你的公司所有的财产都转移走了,最终还让你落下一个偷税漏税的罪名,你还要自己补上这笔三百万的税金啊!你啊,你为什么不对许志多做一些剩解呢,他原来为了夺走自己的旧相好,把一个可怜的男人逼成了神经病。那个许志,是旧都一个出了名的色棍加恶棍啊!”他再次摇摇头,没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公司帐户密码和签字权,只有我和苹苹掌握啊!

    “是我出国之前去怠行办的,他告诉我,要用一大笔钱,走通一个关节,但是有可能犯行贿罪,他太感激你了,想为我们挣上一个一千万,但是你肯定不会同意的,你愿意为你去冒这个风险。”苹苹脸色青白,摇摇欲坠地说完这番话,终于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苹苹,没关系,把房子卖了,基本上可以还清这笔税款了。你认识我时,我不也是穷的丁当响吗?就当我们一直没发过财。千万别自责,真的,我从来就不怪你。”

    我一面给苹苹喂著糖水,一面轻声地安慰她。苹苹含著眼泪,抱著我的头,喃喃地说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你恨我吧!”

    说什么都晚了。看到这房子,想到我的事业,我还是忍不住恨声连连,“这个恶棍,我真想杀了他!”我终于还是忍不住,用责怪的眼神看著苹苹,心想:苹苹啊,苹苹,你真是毁了我们的一切啊!

    没想到苹苹好像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她别过脸,无声地看著窗外,肩膀一耸一耸地。

    我没想太多,还是在那里拍著大腿,连声痛息,自己多年的打拼,竟然无声无息地在一个蠢老婆和一个恶流氓的合作之下,彻底化为乌有!

    “老公,你放心,我会帮你讨回你的一切的。”

    “你怎么帮我讨,要不是你,我会一无所有吗?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能混到现在这样,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吗!血,泪,汗,生命,一点一点地,才有了这么个小公司!”

    我心中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你就知道玩,玩,什么你爱我,我爱你的,那顶个屁!真没想到你竟会蠢成这样,连密码和签字授权都给了他,他是你爹吗!你天天在我耳边吹风,极力推这么个恶棍当总经理,你把我害惨了!没有钱,我还是个鸟!”

    苹苹怔怔地看著我,半响才反应过来,痛哭著跑了出去。

    “爱吧,爱吧,去野地里喝西北风,爱得才痛快!”

    我冲著她的背影,不解气地又喊了几句。

    苹苹四天后才回来。

    我依然不想搭理她。什么都没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钱,地位,尊严,甚至自己笃定的人生理念。

    我找了一把尖刀,在大理石地面上,慢慢地磨著。报复,一定要让那个恶棍死得很惨!

    苹苹蹲在我身边,一面哭著,一面摇我的手臂:“亲爱的,你别做傻事,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了。”

    “走开。”我一把把苹苹推了个仰朝天,咚地一声摔在大理石地面上,我的心也剧烈地疼了一下,我接著磨我的刀。在心上,磨著。

    晚上,我觉得磨得差不多了,找了一件衣服,搭在手臂上,准备出去实施我的计划。

    苹苹脸色苍白地顶著门,不让我走,她的眼神里,也有一种疯狂的东西。

    “让开。”

    “老公,我可以帮你讨回一切。”

    “不可能的了。”

    “你要杀他吗?”

    我点点头。顶著这种耻辱,我连喘息和呼吸都觉得困难。

    “是我的错,是我骗了你,你杀了我吧!”

    我使劲地把疯狂大叫的苹苹推开,她再次倒在地上。我没顾上看她,竟自走出门。

    车一到许志的别墅前,三辆警车就将我团团围住。后来我才知道,是苹苹报的警,她先是给许志打电话,告诉他我去找他算帐了,后来又怕许志伤害我,才想起打110。许志听到苹苹慌张的声音,耳根子都麻了,因为他不禁想起苹苹被他破处时苹苹也是这样带著哭腔。这是后来他一面干著苹苹,一面和我说的。

    三天后,当我从拘留所里被放出来时,一个警察满是同情地对我说道:“哥们,人生不就那么几十年吗?他这样做孽,报应自然也会落到他头上的。你何苦搭上一条命呢?”

    我点点头。心里想:起码,我还拥有苹苹。

    三天前苹苹已经住到他家里了。我再傻,也终于明白苹苹和许志的关系了。

    他们早就设好套,准备骗我的公司了。

    我原来想离开这个脏的城市,可是心里还是牵挂著苹苹,我知道,爱情和阴谋是不能共存的。她一定还爱著我。深深地爱著我。

    我给许志打了一个电话,“许总,苹苹在你哪里吗?”

    “在,你来这里?别带刀子哦,我这里可有三个保镖。”

    “行。”

    许志带著苹苹,在他宽大的客厅里,接见了我。

    我一直看著苹苹,她眼神有些空洞,嘴唇似张非张,面色有些紧张,有些凄惶。

    我忽然觉得此行没什么意义。她始终是许志的女人。两年的感情,爱你爱我,或许她也是在骗自己吧。

    “什么时候办离婚手续?”

    苹苹定定地看著我,摇摇头,不说话。

    我发现她瘦多了。

    “你瘦了?”苹苹只说了一句,痛惜地看著我。

    “你也瘦了。”我有些痴了。

    “这么恩爱,还离婚干嘛?我最喜欢玩别人的老婆了,这样好不好,苹苹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你让我们叙叙旧,然后我还给你。苹苹,好像你已经爱上他了,真的!你原来也会爱人!我一直以为你不会爱人的。”

    许志很有些惊讶。

    “许志,你太坏了,坏得只配做个有钱人了,我不行,我也不想和你算帐了。你把我的公司做好就行了,把我老婆还给我吧。”

    “大哥,我服了你,你真是个善人,苹苹嘛,可以还你,陪我几个晚上,行不行?要是不同意的话,你知道,苹苹原来就是个鸡,我可以再让她做回老本行的。”

    “你……你真是无耻至极!”

    “少费话,同意吗?”

    我无言地看看苹苹,知道她已经心力憔悴,不忍她受到任何伤害,于是点了点头。

    夜晚到了,别墅的夜晚,和平民的筒子楼,肯定有些不太一样的故事。

    苹苹正在房里和我待著,我们无言地相互依偎著。

    许志走了进来,他笑著和苹苹打了个招呼。

    “怎么,夫妻俩才分开三天,就有说不完的情话啊?”

    我们都没理他。他于是坚定地做到了床边,很快脱完衣物,全身赤裸,然后对我笑笑:“你其实并不剩解你老婆。来吧,我一会儿让你开开眼界,看我是怎么弄她的。”

    苹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对我低声道:“你出去吧。”

    “别啊,好戏才开场,没有观众怎么行?大哥,你不想看看,苹苹怎么和别的男人亲热、交欢?她可浪著呢!”

    “苹苹!”

    许志突然扑到苹苹身上,一把扯下她的丝质衬衫,再一扯,苹苹的|乳|罩也被他拉下,苹苹秀美的双峰即时露了出来。

    “别!老公,你走开,好吗?”她挣扎著。

    我浑身颤抖著,好像掉到了冰窖里,极度的痛苦化为一种内心深处的悲嚎: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为什么教我要行善,瞧我的结果!进而演变成一种自虐的情绪……

    “你老公挺喜欢这样的,来吧!”

    苹苹定定看著我,慢慢地在他的揉搓下,停止了反抗。

    许志把苹苹拉到他怀里,飞快地解开她的长裤,然后双手再次袭向苹苹的耻骨处,从那里开始向苹苹的深处探索。

    苹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他道:“这一次我可以尽情地满足你,但就是这一晚,你放我走好吧。”

    “可以。但是有个要求,你得拿出从来没有过的浪劲。”

    苹苹微微点点头,并自行把自己最后的屏去掉,全身赤裸地呈大字形躺到了床上,“来吧。”

    许志分开苹苹的玉腿,露出她贲起的荫部,然后摸了摸:“不行,没有前戏,不流水,我进去不爽。像昨晚那样最好。”

    苹苹只好抬起身子,将自己骄傲的酥胸送到他面前,“请品尝吧。”

    我的鸡芭一下硬了起来。没想到,苹苹竟然当著我的面,这样地解放!

    许志嘻嘻笑著,一把搂过苹苹纤细的腰身,嘴就叼住了苹苹的一支|乳|头。苹苹哦了一声,软了下去。

    许志再伸出另一支手,把玩著苹苹的另一支|乳|头,一面玩著,一面对我不不地说:“硬得很快,真劲斗,有弹性,越吃越想吃。妈妈。”

    苹苹噗地笑了出来,板著的脸,随著身体的反应,也很难继续再难看下去了。

    她敲了一下许志的头:“死孩子,你怎么这么坏!夺人财产还yin人qi子!”

    我的心痛苦地一揪!

    许志回脸看看我:“你老婆都这样了,你还一脸死人样!”

    “我什么样子了?”苹苹娇嗔道。

    许志一把摸向苹苹已经泛潮的阴处,反覆地揉著苹苹的阴di:“什么样子,浪样子呗!”

    苹苹也有些欲罢不能了,她娇吟著:“哦,嗯,我才不浪呢!”

    许志把苹苹再次放倒在床上,压向她的娇躯,同时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苹苹只是非常轻地捶了捶他的胸,便和他口舌相就,交缠到一起。许志一面吻著她,一面两支手大肆在苹苹身上施展yin威,只三五分钟的功夫,苹苹便情不自禁地将手环向他的后背,两支玉腿也开始扭动起来。

    两人前戏了一段时间,许志看苹苹已经彻底把身心交给他了,便拉起苹苹,让她面向我坐到他怀里,“下午好像你们也没多谈几句,现在说会儿情话吧。”

    苹苹面红耳赤地看著我,“老公,对不起。”

    “苹苹,我爱你。”

    “我也爱你。哦,嗯,我,我……”

    许志趁我们说话时,将鸡芭塞进了苹苹的小|穴里,一面抽动一面yin笑著对我道:“说吧,我不打扰你们。”

    我愤怒地看了他一眼:“无耻!坏种!”

    “苹苹,你老公说我坏,你也说我坏吗?”许志一面尽情地挺动著他的鸡芭,一面将双手放到苹苹的|乳|蒂上,用大拇指和食指捏著苹苹的两个小|乳|豆,反复地搓著。

    “哦,哦,哦!你坏,你坏,你坏……”

    苹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yin浪,娇声地呢喃著。

    “亲亲你老婆吧。”

    我没有理他。只是看著苹苹,一点点地走向高潮。

    “你老婆要到高潮了!”许志得意地对我道。

    “老婆,别给他!”我再也受不了心中的醋意,捧著苹苹的脸,对她说道。

    “我知道,我不会给他的。哦,天啊,哦,爽死了,哦!”苹苹使劲地控制著自己。

    “行啊,看谁撑得时间长。”许志开始用九浅两深的方法,玩弄我的老婆。

    苹苹咬著牙,在这场注定要输掉的对抗中,忍受著全身腾腾燃烧的酥麻感觉,浪水一直流到我的身下。

    “我不给你,就不给,你家就不给你,哦,你坏死了,天啊,我受不了了,你玩死我吧,哦,爽死了!亲老公,亲哥哥,我不……给你!哦!!”苹苹的声音一下子激越起来。

    我知道,她快到了。

    “给不给,说!”

    他这一下子肯定顶得很深,苹苹终于无力地看著我,“我不行了,老公,我要给他了!”

    苹苹终于大泄特泄,她一面拉著许志的手,使劲地拉向她高耸的双|乳|,一面疯狂地扭动著小巧的屁股,毫无保留地迎合著他的冲力,浪水一波一波地从他们的交合处流出来。

    “要死了,我要死了!”

    苹苹一面这样说著,一面倒向我的怀里,她缓缓地扭了扭腰,彷佛娇弱不胜的样子,然后就全然动弹不得了,任由许志从她后面随意地抽插,我终于喊了出来:“她已经晕了,你别再弄了!你这个恶棍,去死吧,去插你老妈吧!”

    “她是爽晕的,你看!”

    从她脸色看,确实经历了人生最刺激的一次性事。丝丝秀发上都滴著汗珠,洁白软绵的玉体上,处处是斑斑浪迹。许志掐了掐她的人中,苹苹才缓缓醒来。

    “还能再来吗?”

    “你射了吗?”苹苹回过脸,喘著粗气问他。

    “没有。”

    “坏死了,人家可不行了。”

    “我还没放呢,你就放了这么多水了。”

    “人家……是女人嘛,身体比较敏感。”苹苹辩解道。

    “再来?”

    “……大色狼!”

    “这次你主动,好不好?”

    “我不。”

    “你老公没教你?我第一次干你时,你后来不就是用这种姿式和我做的吗?

    哦,想给老公留几分面子。“

    苹苹不愿他再继续伤害我,终于羞涩地答应了他。

    “……我试试吧。”

    苹苹慢慢地骑到他身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他笑笑:“行吗?”

    看到他鼓励的眼神,苹苹才有些放开,她拿起许志粗大的鸡芭,比划了一下:“这个坏东西。”她慢慢地腾起身子,把那支鸡芭塞进她的小|穴。

    然后试著动了动,红著脸,笑了笑:“我没有劲了。”

    “要不你来帮一下你老婆?”

    苹苹看看我,脸上露出了一种我不太熟悉的yin荡的表情。

    她在期待著我的加入。

    我忘记了她还在许志的身上,私|处还插著别人的鸡芭,迳直走了过去,苹苹伸出手,摸向我的鸡芭。

    “你老公也硬了,大哥,你也来干干你老婆吧,别老看著。”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著。我摸向苹苹被他吃得坚挺的|乳|头。

    苹苹轻轻地依偎在我怀里,并把头扭向我。

    “吻我。”她命令著。

    我看看她的鲜唇,微微张开,洁白的贝齿中有一丝口水,可能是别人的,可能是她自己在高潮时的唾液。我揽著她,慢慢地举起她轻盈的身子,又轻轻地放下,她“哦”了一声,娇躯颤抖起来,然后低头对许志说:“好了,你就享受我吧。”

    然后我迎合著许志的动作,上上下下地让苹苹动起来。

    一会儿,苹苹叫得欢畅至极。这种姿式,我们确实没试过。

    “老公,老公,干死我吧!我要你射进去,哦!”

    “还想离开我吗?小浪货?说,跟著他,还是跟著我?”

    我定定地看著苹苹,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

    “再动一动嘛,老公,我都快要到了,我想和他一起丢……哦……”

    我继续动了起来,动作更为激烈,苹苹深深地沉醉其中。

    两个人就这样,再次地当著我的面,一次一次地,双双达到了xing欲的顶峰和终点。

    五分钟后,他们俩也同时到达了人生的终点。

    我妻子的故事

    这两天心情不太好。

    闲来无事,在网上看了不少有色的文章。受同道们的激励,突然想到不如也把我经历的一些故事写出来,与朋友分享。这是我与妻子的绝对隐私,我保证这都是真实地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虽然有些荒唐不经。人呀,就是如此,没有什么不可能,也没有什么应该与不应该,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什么可隐瞒的。如果我的故事能让你有所心动,我就满足了。

    我认识我妻子时,她刚刚21岁。认识三天后就开始摸摸索索。四个星期后,我们便上床了。记得第一次不成功,她总是扭来扭去地,刚刚插进去一点,不是被挤出来就是我自己掉出来,弄的我猴急猴急的,她被我折腾得大腿和臀沟里全是yin液,折腾了半天,我累得都挺不起来了。最后还是用手撸出来的。

    她长的不算很好看,但有一对又大又挺的ru房,|乳|头浅粉,腰也挺细。小嘴儿轮廓分明,看起来挺撩人。有了第一次,后来就好多了。我的家伙插进去时,我总觉得象把雪糕插进了可乐瓶子,又爽又麻。她也很疯,常常在我喷射时,头一仰胸一挺,荫道和肛门一抽一抽地,喉咙里咕噜咕噜叫起来。

    她很安静,平时对我也是百依百顺。我们zuo爱时,每次都是摸呀,舔呀,还喜欢把听到的,看到的互相讲给对方听,常常都是血脉分张,情不自禁。

    结婚很多年了,我们几乎每天都干一回。但不知是年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后来她很少能靠抽插达到颠峰了,不过我们有个好办法,每次我把她哄到骨酥肉麻后,她都喜欢伏在床上,我在后边插进去,一只手从她身下搂着她的双|乳|,一只手捧着她的脸蛋儿,嘴伏在她的耳边给她讲故事。她则把手放在自己阴di上轻轻揉捏,在我的各种各样的yin秽故事的氛围中,很快就会绷直全身,痉挛到一身通汗。然后她就会乖乖地翻过身来,让我抱着此时已经柔软如蛇的腰身,冲锋陷阵,直到一泻如注。

    我很喜欢和她上床。说实话,虽然我也见识过不少女人,但一到床上我就性致昂然。我觉得我的妻子很性感,永远都有一种魅力,让我想上她。

    偶尔有机会她把我介绍给她的同事、上司和同学,她表现得温文尔雅。她工作很忙,但很少晚归。她的朋友们见到我也都彬彬有理,很肯帮忙。

    我以为我的婚姻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地会这么一生呢。

    一

    我和妻子zuo爱时,她会要求我给她讲故事。这个习惯可能是刚相识时我们绵绵情话的延展吧。

    一开始,我给她讲的都是从各种小说,电影上读到的se情片段。后来人们流行看毛片,我也找来和她一起看。看得多了,那些象机器似的动作也变得不够刺激。我们都喜欢日本片子,虽然经常看不到性器官,但单单从面部表情,从情节上体会到的那种刺激都会使我们毛骨悚然,然后我们紧紧相拥,我的手轻揉着妻的阴di,她的手紧握我的家伙,我们沉浸在刚刚看到的气氛中,感觉真是好极了。有时她会在懵懵董董中,一边呻吟一边喃喃而语说,“讲你,讲你自己,”

    我会把我自己编排进某个se情故事,说我在什么地方强jian了一个小女孩,说我曾经在饭店里干过她的表妹,那个十七八岁的服务员一边哭泣着一边为我kou交,妻子这时会突然低哼一声昏死过去,荫道紧紧裹住我一阵抽搐。时间长了,有的时候我真的会把自己经历过的艳遇讲给她听,当她知道她所认识的女人在性茭时的狼狈象时,她就会意气风发。

    当轮到我抱着她抽插时,我也会要她给我交代交代。有一次,她偎在我怀中,一边承接着我的冲击,一边气喘

    第 68 节

    -

    第 68 节

    -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