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娇妻偷偷被人骑 作者:

    第 66 节

    娇妻偷偷被人骑 作者:

    第 66 节

    者即将怀孕的妇女催|乳|,每次只要半

    支下去,48小时内开始泌|乳|,就算是没生养过的女人,甚至chu女,最多也只需

    要64小时就会开始泌|乳|。|乳|腺会在72小时内发育成熟,达到到哺|乳|期妇女的

    水平,在这之后只有来月经以后才有可能回奶,一般那种靠不挤出奶水来回奶的

    办法行不通。

    拿到针剂,野田跟着我爷爷回到家里,给我妈妈和我奶奶各打了半支催|乳|针。

    打针之前,他还借检查身体,单独跟她们呆在房间里的几乎,脱光她们的衣服,

    大肆猥亵了一番。我妈妈和我奶奶因为被苏军轮jian的事羞愧难当,不敢声张。我

    爷爷和我爸爸都以为打的是事后避孕针,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心里还是疙疙瘩瘩

    的。事实上,换了谁老婆被人糟蹋了,心里都不是滋味,何况他们还不能表露出

    来,看到玩了自己老婆的俄国人还得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

    当天晚上,也就是苏军连部驻在我们家的第三天晚上,我妈妈和我奶奶睡在

    我爸妈房间的床上,我弟弟的摇篮暂时放在我和我爷爷的房间。我爸爸在她们房

    间靠近门口的地方放了一个躺椅睡在上面,还把马桶放进房间里,这样我奶奶起

    夜不用经过走廊。当晚无事。

    但这平静是暂时的,只是俄国人在观察轮jian过后有什么后果而已。第二天,

    我奶奶惊恐的发现,她的ru房胀得发痛,奶头伸长,|乳|晕的厚度增加,颜色也从

    淡红色变成深褐色,奶头尖端似乎有液体流出。我妈妈也发现自己的ru房上有类

    似的变化,而且她的|乳|汁分泌量也增加了许多。她们安慰自己,已经打过针了,

    应该不会怀孕,却不直到这正是打针的结果。

    到了第四天晚上,大家刚睡下不久,我爸爸就被房门口的敲门声吵醒了,听

    见俄国人在叫“玛达姆,玛达姆”。我爸爸心一横,闭上眼睛不理他们。外面俄

    国人咕咕哝哝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接着又是敲门,然后变成用拳头擂门,一边擂

    一边大声叫“玛达姆!玛达姆!”

    我妈妈和我奶奶也被吵醒了,她们缩在床角里瑟瑟发抖。外面俄国人已经从

    擂门变成踹门,我们全家都醒了,我弟弟被吓得大哭。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爷爷无奈的叹口气,咳嗽两声坐起来披上衣服。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让我好好

    在床上躺着,无论如何不要出去。

    这时隔壁房间的门已经被踹开了,一阵纷乱的声响夹杂着我妈妈和我奶奶的

    哭叫。我爷爷赶快来到走廊上,正看到两个俄国人一左一右挟持着我奶奶往对面

    军官的房间里走去。我奶奶肚兜绕在脖子上的那根吊带已经断开,原本遮住她上

    体的部分垂在腰际。我

    奶奶赤裸着上身,一对肿胀的大奶子晃荡在胸前,连声哭叫“不要……放开

    我……你们这些禽兽……放开我……”

    我爷爷想拦住他们,但刚一伸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其中的一个俄国人

    顺手一推,他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好半天起不来。推他的正是切尔林中士。他

    和达瓦科两人把我奶奶挟持着来到大尉他们的房间,站在旁边的大尉点点头,示

    意他们把我奶奶放在床上。然后两个军士就带上门出去了。我奶奶很快就发现一

    件让她倍感震惊和羞耻的事,她的奶子被大尉揉搓时居然喷出了|乳|汁。

    他们再次来到我爸妈的房间,掀开被子,把缩在里面瑟瑟发抖的我妈妈拉起

    来。我妈妈身上仍旧只穿着内裤,她没有反抗,只是默默流着泪,被切尔林和达

    瓦科挟持到他们的房间。

    我也早已经起来,站在房间里的写字台上从气窗往外看,看到我奶奶和我妈

    妈先后被俄国人带到对面房间,然后对面的房门就关上了。我从房间里出来,发

    现我爷爷跌坐在走廊上,我爸爸被打昏在隔壁房间的地板上。把他们安顿回床上

    以后,我又回到走廊上,悄悄伏在对面的房间门口。

    十干爹契兄

    两个房间里这时候都传来床板咯吱咯吱的声音,夹杂着俄国人的笑声、说话

    声、吮吸奶头的声音,间或听到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哭叫声,如果把耳朵贴在门上

    会听得更清楚。我回到房间里,四周很安静,对面房间里yin亵的声音又飘进来,

    尤其是我妈妈和我奶奶开始发出女人被奸时的呻吟,越来越清晰,直到我迷迷糊

    糊睡过去为止还一直没有停歇。

    这天晚上,在原本属于她们自己的房间里,在她们自己的床上,我妈妈和我

    奶奶再次被俄国人轮jian了一宿。俄国人津津有味的吮吸我妈妈和我奶奶的|乳|汁,

    在她们身上发泄完了以后,没有第一次一样把她们赤身裸体丢在走廊的地板上,

    而是搂着她们的光身子睡到了天亮。

    从那晚起,他们不再允许我爸爸和我爷爷接近我妈妈和我奶奶,而是逼迫她

    们交替着在俄国人的房间里过夜。我爷爷和我爸爸稍有阻拦立刻遭到殴打。在军

    官们的纵容下,连部的三个勤务兵又先后轮jian了我妈妈和我奶奶。

    住在我们家的俄国人对她们的非礼变成了固定的霸占,我妈妈和我奶奶沦为

    连部七名苏军官兵的公妻和他们胯下的xing奴隶,每天都要被他们轮jian。他们的阳

    具轮番光顾我妈妈和我奶奶的生殖器,把大量jing液射在她们的子宫里。他们奸污

    我妈妈和我奶奶的时候总要凑在她们的奶头上把奶吸空,但她们的奶子很快又充

    满了新鲜的|乳|汁。

    我爸爸眼看着母亲和妻子受到俄国人的玷辱,自己没来由得了这么多“干爹”

    兼“契兄”,也曾经有过跟俄国人拼命的想法。但“干爹”们人高马大,加之人

    多势众,手里又有枪,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我爷爷看到妻子和儿媳日夜受辱,更

    是心如刀绞。

    进入9月,天气渐凉,加上当地民众对苏军军纪多有怨言,苏军司令部决定

    尽快把部队改为营房驻扎,同时惩办那些强jian中国女性和抢劫中国人财物的军人。

    消息传来,好象黑夜里看到一线光明,我们全家都感到欣慰,认为几个星期来的

    恶梦快要过去了。

    苏军司令部公布了对强jian中国妇女的苏联军人的惩办办法,受害者只要到司

    令部报告强jian犯的身份和强jian时间地点。不少受害人甚至凭着抢到犯案苏军的帽

    子就可以指证。连部的苏军人员显然也得到消息,行为收敛了许多,不再要我妈

    妈和我奶奶陪他们过夜,见到我爷爷和我爸爸也面带笑容,又递烟又递伏特加。

    对于前一段时间我妈妈和我奶奶被他们玷辱的事,我爷爷认为应该宁事息人,

    不再追究,反正大尉他们的连部很快就要搬到营房里跟部队在一起,这件事就一

    了百了,不要再节外生枝。他还不知道野田用催|乳|针冒充避孕针,而我妈妈和我

    奶奶此时已经受精怀孕。我爸爸则认为,好不容易苏军司令部公布了惩戒命令,

    应当借此机会讨回公道,让那些奸污我妈妈和我奶奶的禽兽们去吃枪子,正好洗

    雪家门的奇耻大辱。

    尽管我爷爷坚决反对,我爸爸还是偷偷跑到苏军司令部,告发了萨特拉莫夫

    连部官兵轮jian和霸占我妈妈和我奶奶的行为。接待他的苏联翻译告诉他,司令部

    会调查此事,如果属实,一定会严肃处理以严明军纪。我爸爸满意的回家,跟谁

    也没说此事。

    连部即将离开我家的前一天晚上,大尉从城里最好的馆子叫了一桌菜,邀请

    我全家跟连部的官兵一起“联欢”,我妈妈、我奶奶还有春芸姐本来不原意参加,

    但大尉他们殷勤相劝,对过去发生的事表示歉疚之意,让她们一定要参加,我爷

    爷也告诉她们苏军司令部整顿军纪的行动,让她们不要担心再发生那种事,让她

    们陪着喝几杯酒。她们也就勉强同意了。为了加强交流,我爷爷还特意请来野田

    做翻译。

    “联欢”开始,连部的苏军官兵就一起向我们全家敬酒,感谢他们的接待。

    接待得是够好的,连睡觉都有女人陪。然后她们又向我爷爷和我爸爸敬酒,对发

    生的事表示歉疚,说那都是误会,希望两位不要放在心上。我爸爸心想,糟蹋了

    我母亲和妻子,说声误会就算完啦?没这么便宜的事,走着瞧好了,苏军司令部

    的人说几天之内就会有消息。

    然后俄国人又向我妈妈和我奶奶敬酒,向她们谢罪,反正怎么说好听野田就

    怎么翻译呗。他们还透过野田的翻译告诉我们,在俄国有些地方的习俗里,女主

    人的确是要陪留宿的客人过夜的,如果留宿的客人多就要一个一个陪过去,而且

    跟每个客人都要发生性行为。而根据礼节,客人一定要在女主人体内she精。男主

    人不但不生气,还会觉得很有面子,尤其是客人往往会向他恭维女主人的身材体

    态和床上功夫。女主人如果因此怀孕,生下来的孩子往往都很聪明。

    野田翻译了半天,我爷爷一直陪着笑脸,我爸爸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与此

    同时,我妈妈和我奶奶都羞涩的低下了头。这时候切尔林中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

    一台放唱片的留声机,播放起俄罗斯音乐,萨特拉莫夫大尉和安德米科夫上尉分

    别请我奶奶和我妈妈跳舞,她们为难的看着我爷爷和我爸爸,我爷爷还是那样笑

    着点点头,我爸爸阴沉着脸,勉强的点了点头。

    十一好客主人

    一曲终了,切尔林又邀请春芸姐跳舞,连部的其他几个官兵也纷纷邀请我妈

    妈和我奶奶跳舞,整个气氛颇为轻松融洽。这时候门口突然有人敲门,我打开大

    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苏军少校和两个士兵,都带着军纪纠察队的袖套,说找萨

    特拉莫夫大尉和安德米科夫上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让他们进来。

    大尉和上尉看到是纠察队的人,脸色都变了,其他人也很紧张,客厅里的气

    氛顿时冷却下来,显得有些压抑。纠察队带头的那个少校似乎跟大尉还认识,大

    尉向他敬礼时他还微笑着用俄语打招呼。接着,少校就拿出一份文书用俄语念起

    来,大尉和上尉的表情就变得很严肃。我爷爷听不懂俄语,就让野田翻译。

    野田压低声音告诉我们,连部军人强jian我妈妈和我奶奶的事被司令部知道了,

    他们正在宣布处理决定。我爷爷脸上的表情立刻显得很古怪,还看了我爸爸一眼,

    我爸爸注意力全在少校身上,没有看我爷爷,他期待这个复仇的时刻已经很久了。

    忽然野田连声说“糟了,糟了”,没等我爷爷问他是什么意思,只听大尉和

    上尉一扫刚才的严肃表情,哈哈大笑,一边笑还一边不怀好意的拿眼睛瞄我家的

    女眷们。这时候那个少校转向我们,用生硬的中文问:“哪一位是沈乾南先生?”

    我爷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往前一步说“我就是,有什么事吗?”那

    个军官递过来一张文书,是用中文写的,内容很简单,除了抬头的“苏联红军司

    令部密令”外只有29个字:着即没收沈乾南所有财产,沈妻文氏,儿媳张氏,

    孙媳刘氏随军服务。此令。

    我爷爷拿公文的手抖起来,嘴里喃喃的说“报应,报应啊”,腿一软差点就

    坐在地上,幸亏我爸爸和旁边的野田把他扶住。我爸把密令接过看了一遍,脸一

    下变得煞白,反复的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野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

    “令尊大人当年主持征召慰安妇,为支援皇军大东亚圣战出过力,贵国政府不放

    过他,要求苏军司令部按日人家眷处置……”

    后面的话我们都没听见,耳边传来春芸姐的尖叫和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哭声,

    还有衣服撕裂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大尉和上尉一前一后夹着春芸姐,上尉在她

    身后抓住她的胳膊别在后面,大尉已经在解她胸前的衣服扣子。旁边切尔林中士

    和达瓦科下士搂住了我妈妈,两个勤务兵缠住了我奶奶,也纷纷在撕扯她们的衣

    服。

    我爸爸看见此状急红了眼,正要上前阻拦,被一个戴袖章的纠察队士兵拦住

    了。我爸爸看了看他腰间的枪套,顿时委顿下来,蹲下身体埋着头狠命抓住自己

    的头发。我连忙扶住我爷爷。

    春芸姐的大红褂子前襟很快被解开了,里面的奶罩随即也被扯开,露出两只

    年轻结实的奶子,奶头象一颗红豆,周围的|乳|晕是淡淡的粉红色,微微有点往外

    凸出,象含苞待放的蓓蕾。这边切尔林早就把我妈妈的褂子和贴身小衣剥光,在

    脱她的裤子,我奶奶的褂子也已被解开,贴身肚兜的吊带被扯断,两人的手都被

    从后面抓住,四只充满|乳|汁的大奶子战栗着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紧接着,我妈妈的裤带被扯断,长裤滑到脚踝,切尔林踩住她的裤子,达瓦

    科从背后挟着她的腋部抬起我妈妈的身子,她身上就仅剩下一条内裤了。我奶奶

    的裤子也随后被扒掉,她没穿内裤,只有肚兜的下半部分还残留在腰上暂时遮丑。

    春芸姐的褂子和奶罩也已被剥去,他们还扯掉了她的长裙和内裤,只留下一条纱

    质衬裙,衬裙只有二十公分长,她的两条大腿全光着,她光洁平滑的小腹以及小

    腹下方微微隆起的小丘,透过半透明的衬裙隐约可见。

    纠察队的两个士兵拿出三副亮铮铮的手铐,把我妈妈、我奶奶、春芸姐的手

    都铐在背后,与此同时,士兵们又用绳子七手八脚的把我们祖孙三人和野田绑在

    一起丢在客厅的角落里。我们家的女眷们身上全都只剩下一点可怜的衣物勉强遮

    住荫部,全身其它部位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尤其是三对大小形状质感都略

    有不同,但都一样丰满诱人的奶子,吸引了许多火辣辣的目光。

    萨特拉莫夫大尉拍了拍掌,纷乱的客厅渐渐安静下来。大尉用俄语说了两句

    话,只见客厅里的俄国人一起兴奋的大叫“乌拉——”,纷纷脱光上衣,光着膀

    子,露出浓密的黄|色胸毛。有几个士兵的裤裆已经明显隆起了。大尉让野田翻译

    他的话,原来他说:先生们,好客的女主人们已经把美味都准备好了,我们还等

    什么?让我们开始狂欢吧。

    我妈妈和我奶奶闻言都低头抽泣,但她们的身体都起了微妙的变化,性器早

    就感觉到房间里俄制火枪跃跃欲试的气息。我妈妈和我奶奶已经体会过七支火枪

    的强大威力,算上新添的三支,再加上弹丸已经储备了多日,这将是一个怎样的

    销魂夜晚!在意识的暗流汹涌中,她们的奶头已然勃起,下体也开始潮润了。

    十二人奶烈酒

    春芸姐红着眼圈看着我,我却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奶子看。那是我未婚妻

    的奶子,我连碰都没碰过,却要被用来宴客了。其实我并不在乎我妈妈和我奶奶

    被俄国人糟蹋,甚至看到她们被yin辱还有一点淡淡的兴奋。这我当然不敢在我爷

    爷和我爸爸跟前表露出来。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奶子和bi再怎么好,也是我爸爸和

    我爷爷用过的二手货,而且作为女人,她们为我们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尤其是我奶奶,难得我爷爷cao她一次,高兴得跟什么似的,一连几天都眉开眼笑。

    再看这些俄国大兵也挺可怜的,这么久找不到女人,出去找“玛达姆”如果

    搞错了或者把帽子弄丢了就要挨枪子。他们这些乡下屹垃来的土老帽,怎么分得

    清中国人日本人?

    我妈妈和我奶奶她们的奶子和bi闲着也是闲着,俄国人远道是客,脱光了衣

    服陪他们睡睡,奶子让他们吮吮,bi让他们caocao,还能掉块肉去?

    玩完了不还得送回来,大不了在肚子里让人家留下浓痰鼻涕一样的东西,说

    不定还能添个便宜弟弟、便宜姑姑之类,有多好?那俄国人说的在理,他们那儿

    的乡俗的确比咱这儿的好。不过,换到春芸姐身上就不一样了,我眼巴巴的等我

    们圆房的日子等得眼都绿了,没想到俄国人要把她也抢去先用,不知道还有没有

    我的份。

    俄国人计算了一下人数。整个连部连军官带士兵一共7个人,加上纠察队的

    少校和两个士兵,一共10个人,其中5个是士兵,留一个到门外站岗,每半小

    时轮换一次。同一时间留在里面的一共有9人。

    大尉倒了半杯伏特加递给少校,又给自己倒了半杯,然后走到赤裸上身的我

    妈妈跟前,右手端着酒杯放在她一颗奶头下面,左手握住她的ru房,夹住她隆起

    的|乳|晕四周一挤,几股白亮的奶线就喷射在酒杯里,浓稠的人奶落到酒里很快就

    扩散开来。那个少校也学他的样子,从我妈妈另一只ru房里把新鲜的|乳|汁挤到他

    的酒杯里。

    不到两分钟,两个酒杯里的酒都变成了|乳|白色浑浊状的液体。大尉和少校碰

    了杯,津津有味的品尝加人奶的伏特加,一边欣赏其他几个俄国人围住我妈妈和

    我奶奶效仿他们的做法。有一个土头土脑的士兵不知为什么居然跑到春芸姐跟前

    想从她的ru房里挤奶,结果自然是白费气力,反而招来其他俄国人一阵哄笑。

    留声机再次响起,俄国人开始搂着我们家的女眷们下场跳舞。这次跳舞跟前

    面大为不同,她们双手被铐在背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勉强跟随他们的

    步伐,任凭俄国人的手在她们赤裸的身体上游走。

    俄国人把她们越搂越紧,她们颤抖的ru房几乎贴到俄国人身上,毛扎扎的胸

    毛刺在奶头和|乳|晕四周麻麻痒痒的。俄国人的手搂在她们暴露的屁股上,男女胯

    部摩擦着,坚硬的棒棒跟她们的小腹只隔着一两层布,她们都可以感到棒棒兴奋

    的跳动。俄国人的手还不时借着跳舞的动作从她们屁股下面穿过来,手掌托着后

    庭,手指则伸到荫部探索着。我妈妈的内裤下面很快就湿透了。我奶奶和春芸姐

    没穿内裤,被俄国人的手指几次插进荫道,弄得她们的荫部也都湿得一塌糊涂。

    每一曲终了,跳舞的俄国人就自觉的把女伴传给在旁边等候的俄国人,官兵

    之间没有差别,大家自觉的轮换,分享三个女伴。暂时没有女伴的俄国人就在场

    边兴高采烈的用俄语交谈,一边喝着加人奶的伏特加。两曲之间都有短暂的间歇,

    他们就利用这个时间从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奶子里挤出新鲜|乳|汁添到酒里。

    过了近一个小时,我奶奶跳了一半挪不动脚步了,因为她是小脚,不能久站。

    当时跟她跳舞的正是切尔林中士,他走到场边,向纠察队的那个士兵借来手铐的

    钥匙,把我奶奶原本铐在身后的手改为铐在前面,然后他托住我奶奶的大白屁股,

    把她的双腿分开在他身体两侧,抱起她的整个身体,把头从她双臂形成的圈里穿

    过去。看起来就好象我奶奶搂着他的脖子,叉开双腿夹住他的腰让他抱着性茭,

    而他长裤下面的棒棒正顶着我奶奶粘乎乎的荫部,膣口跟gui头只隔着一层布,龟

    头都可以感到膣口的热度和潮湿。

    切尔林抱着几乎全裸的我奶奶跟随着音乐在舞池里转圈。他只用左手的手掌

    托住我奶奶的屁股,左手食指和中指早伸到我奶奶的荫道里。他的右手伸到我奶

    奶胸脯上玩弄她的奶头,揉捏她的奶子。所有的人都看呆了,我奶奶只觉膣内骚

    痒难当,强忍着不表露出来,脸颊上飞起娇羞的潮红,看切尔林的眼光里不由得

    多了一种不易察觉的顺服。

    切尔林的手指忽然从我奶奶荫道里抽出,她刚有点意外,突然感到膣口传来

    gui头那种热乎乎滑腻腻的感觉,她几乎要惊叫出来,好容易忍住,gui头已经滑进

    她的荫道,毫无阻碍的一直顶到她的子宫口,而她的下体已经跟切尔林的胯部紧

    紧结合在一起。

    切尔林一面若无其事的带着我奶奶转圈,一面借着华尔兹的节奏上下套动她

    的身体。充实的膣腔里一阵阵甜蜜的快感传来,我奶奶觉得自己的下体都快要融

    化了,终于忍不住,随着抽插的节奏呻吟起来。还好,背景音乐盖住了她的呻吟

    声,只有舞池里的人才能听见,而我奶奶身上残留的肚兜盖住了男女性器结合的

    部位。

    十三yin乱舞会

    当着丈夫和儿孙面前被俄国人插入下体奸污,怕被发现的心理和强烈的羞耻

    感冲击着我奶奶的神经。切尔林忽然俯下头,右手握住她的左边奶子,含住她的

    奶头和|乳|晕吮吸|乳|汁。吮|乳|给了我奶奶决定一击,她只觉奶头上灼热的感觉传到

    小腹,一点火星引燃了她子宫里的炸药桶,顷刻之间,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连绵

    不断的冲击波中化为碎片……我奶奶在极乐中昏了过去,这时正好是一曲终了。

    我爷爷看到我奶奶突然娇声喘喘,四肢僵直,双眼紧闭,全身不住的颤抖,

    再看切尔林曲终以后得意洋洋的抱着我奶奶的屁股把她抬下来,才发现他的裤子

    前门大开,rou棒露在外面,上面还赫然着一层我奶奶的yin液,在灯光下湿得发亮。

    我爷爷气得胡子发抖,连叫“畜生”,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从切尔林手中接替我奶奶的那个士兵见状嘿嘿怪笑,也解开裤子,掏出早已

    勃起绷直的rou棒。切尔林帮他掀开我奶奶的肚兜,露出她湿糊糊的荫部好对准位

    置,然后慢慢放下我奶奶瘫软的身体。切尔林随即又拿过自己的酒杯,从我奶奶

    ru房里挤出一些|乳|汁添在里面。乐曲响起,那个士兵抱着我奶奶又上场了。

    这一曲终了,那个士兵又把我奶奶交给另一个士兵,也掀开我奶奶的肚兜帮

    他对准插入位置。这时我看到我奶奶的性器里渗出浓浓的jing液。达瓦科也借来手

    铐的钥匙,把我妈妈的手铐到前面,然后他从勤务兵房间里拿来一把匕首,抓住

    我妈妈内裤裆下的部分用匕首割断。我妈妈的内裤就变成围在腰间的布片,稍稍

    一掀就可以看到她的荫部。

    达瓦科还嫌不够暴露,双手压住我妈妈的髋部内裤牛皮筋腰带的部位往下一

    搓再往上一拉,布片就卷在腰带上成为细细的一条。于是我妈妈荫部尽露,等于

    是全裸了。达瓦科解开裤子,掏出rou棒,抱起我妈妈顶入她的下体,然后跟着音

    乐一边转圈一边上下套动她的身体。等到乐曲终了,达瓦科抽出rou棒时,gui头顶

    端的马眼还在往外冒着jing液,我妈妈的膣口也流出jing液。

    轮到一个俄国士兵跟春芸姐跳舞时,他也想去借手铐的钥匙,被大尉摆摆手

    制止了。大尉用俄语宣布,这个chu女是专门留给今晚军阶最高的少校的,在少校

    为她开苞之前,谁也不许插入她的身体。少校感激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谢意。

    切尔林这一次遇上我妈妈时,正好下面是一首探戈舞曲,于是他又玩了一个

    新花样。他半蹲着身体,从背后抱起我妈妈赤裸的身体,对准他的rou棒轻轻放下,

    直到全根尽没,gui头深深的插入她的子宫,然后把她铐在前面的两只手臂经过头

    顶绕拉到后面,绕住他的后脖颈。节奏有力的探戈乐曲响起,切尔林双手托着我

    妈妈两只光洁的大腿跳起了探戈。

    即便身上吊着一个裸体女人,切尔林的舞姿还相当标准,更妙的是,从正面

    可以清楚的看到男女生殖器官交接的部位,随着探戈的节奏猛烈的套动,棒棒每

    次回抽都会带出粉红的bi肉。我妈妈的大荫唇完全张开了,充血的阴di胀得通红,

    被切尔林的巨炮绷得紧紧的膣口皮肤沾满了黏液,多余的黏液顺着切尔林的棒棒

    根部流到他的裤子上,弄得他的裤子也湿了一大片,也有滴在地上的。明亮的灯

    光下,我妈妈勃起的奶头和肿胀的|乳|晕在高耸的ru房上跳动,有几个动作ru房被

    甩得很厉害,以至于受到挤压,从奶头顶端的奶孔里喷出白色的奶汁。

    这一曲探戈终了,其他俄国人看得如醉如痴,鼓掌要求切尔林带着我妈妈再

    来一曲。华尔兹的乐曲再次响起,切尔林没有把我妈妈放下,而是半跪在地上,

    整个上半身和大腿成一线,肩一耸,头一缩,松开我妈妈铐着的双臂,把我妈妈

    赤裸的身体以他的棒棒为轴心转了半圈,直到她的头几乎碰到地面。然后,切尔

    林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托着我妈妈的腰扶起她的上体,我妈妈就又恢复跟他面对面

    的姿势,被他抱着跳起了华尔兹……切尔林没有把我妈妈的双臂再次绕到自己身

    后,只是用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任凭她瘫软的上身往后

    倒去,含住她的奶头和隆起|乳|晕吮吸。

    在这之后,俄国人更加疯狂了,他们争着抱我妈妈和我奶奶“跳舞”,跟随

    乐曲的节奏用棒棒在她们下体里抽送。只听到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娇声呻吟不绝于

    耳。客厅里的气氛更加yin邪刺激,以至于俄国人也纷纷忍不住在我妈妈和我奶奶

    膣内she精,到后来膣口渗出的jing液和yin液不断滴在地板上,客厅里开始弥散着精

    液的气味,连地板都变得很滑。

    yin乱的“舞会”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结束。我妈妈和我奶奶已经被糟蹋到全

    身酥软,站都站不住,而这还只是“开胃点心”,“正餐”都还没开始呢。春芸

    姐因为年轻,而且尚未遭到奸yin,只是站得久了有些乏而已。我们祖孙三人中间

    被准许上过一次厕所,而她们一直被俄国人缠着不能脱身,因此小腹都鼓鼓的。

    九个俄国火枪手们大多才放过一枪,想到后半夜的销魂滋味,一个个都精神

    抖擞。他们把我们家女眷们的手铐解开,让她们动动手臂,活活血,反正我妈妈

    和我奶奶现在已经被奸得无力反抗了,春芸姐看来也不敢反抗。

    十四挤奶把尿

    一个勤务兵从后面把便桶拿来,切尔林从背后托着我奶奶的屁股,以给小孩

    把屎把尿的方式把她抱起来,双腿张开,掀开盖在小腹上的肚兜。我奶奶的荫部

    和屁眼都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立刻羞得脸和脖子通红。切尔林一边口里嘘嘘作声,

    一边不怀好意的挤压她的小腹。先是一股脓鼻涕一样白白的浓稠jing液从她膣口里

    流出来,然后一股淡黄|色透明液体从她尿道口喷出,飞溅在便桶里。俄国人一阵

    哄笑。切尔林等我奶奶尿完,还煞有其事的托着她的光屁股抖了抖残液,才把她

    放下。

    达瓦科也想如法炮制抱起我妈妈的身体,将她的尿和膣内积存的jing液把干净,

    但无奈我妈妈就是不肯合作,只看到膣口的jing液流出,无论达瓦科怎么挤压她的

    小腹,她就是不肯尿。达瓦科也只好作罢,又去抱春芸姐,她也不肯尿,也没有

    jing液可以把出来,不过她紧窄娇嫩的chu女荫部和小巧的屁眼让俄国人大饱了眼福。

    餐厅里的饭菜全都撤下去,俄国人把我妈妈和我奶奶各由两个士兵挟着抬到

    餐桌边,弯下她们赤裸的上体,两对沉甸甸的ru房垂到桌上。他们在两人的每只

    ru房下面都放了一个大碗,四个人八双手分别捏住她们隆起的|乳|晕四周挤压,一

    条条白色晶莹的奶线喷射出来。不到10分钟,四个大碗就都装满了白色浓稠的

    人奶,而她们ru房里都还有奶没挤完。

    俄国人把大碗里的人奶都倒在餐桌中央原本用来用来热巧克力的精致银质容

    器里,银质容器有上下三层,上一层满了就溢到下一层里,中间有一个放炭火的

    地方可供加热巧克力。一个勤务兵从厨房里找来炭盆点着了,等火候到了就夹了

    几块炭放在里面。倒空了的大碗又放在我妈妈和我奶奶ru房下面继续为她们挤奶,

    每人又挤了两大碗,才差不多把ru房挤空。俄国人又把这些人奶都倒进银质容器

    里。随着容器渐渐被炭火烧热,餐厅里弥漫着人|乳|的荤香。

    切尔林到厨房里换了一身厨师的衣服出来,手里还作势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切

    肉刀和一捆麻绳,向其他俄国人用俄语说了一句什么,他们都欢呼起来。他们先

    拉过春芸姐。春芸姐看着切肉刀吓得直哆嗦,俄国人不由分说把她抱起来放在餐

    桌的头上,切尔林拿起切肉刀在春芸姐的荫部比划了一下,只见春芸姐尖叫一声,

    一股透明液体从她下体喷出。

    切尔林赶紧把她抱到便桶上方,口里嘘嘘作声,一边嘘一边抚摸春芸姐光洁

    的小腹,还向其他俄国人挤眉弄眼。这时春芸姐想停也停不下来,只得羞涩的闭

    上眼。在俄国人看来,春芸姐大可不必害臊。根据苏军司令部的密令,她和我妈

    妈、我奶奶三人从当晚开始就已经不再是我们家的女眷,而已经正式“改嫁”给

    了苏军官兵。从大尉的连部人员开始,到他手下的整个连队,乃至所有俄国军人,

    都是她们三人的合法“丈夫”。被“丈夫”看着撒尿,有什么可害臊的呢?

    终于,春芸姐在众多yin邪目光的注视下尿完了,切尔林依然甩甩她的屁股,

    把她抱回餐桌,仰卧在上面。他麻利的用切肉刀割了几段绳子,将她的左手腕并

    着左脚踝,右手腕和右脚踝,分别绑在一起,然后用一根两尺左右的绳子绕过她

    的屁股下面把两个脚踝绑在一起。这期间一直可以听到春芸姐的哭声。

    全部完成后,春芸姐脸朝上躺在餐桌上,双腿只能保持抬高并往两边分开的

    姿势,因为背后那根绳子的关系再也无法并拢。她闭着哭得发红的眼皮,眼角还

    挂着泪珠,平坦光滑的腹部随着喘息起伏着,雪白浑圆的双|乳|微微颤抖,粉红色

    的|乳|头凸出,似乎已经处于勃起状态。

    春芸姐的短裙被掀到腰上,苗条的腰身和白嫩的下体如莲藕一般,绝无一丝

    赘肉。荫部上方隆起的小丘覆盖着一小丛乌黑发亮的耻毛,下面两瓣粉红色的大

    荫唇紧闭着,细嫩的小荫唇只娇羞的露出一点点,却引人浮想联翩。春芸姐的阴

    部虽然不肥厚却也比同龄女孩略显丰满,清爽中带着一点妩媚。

    切尔林把春芸姐抱到少校面前,跟他说了几句,然后把她轻轻放在餐桌上,

    脸朝下,头对着少校,赤裸的屁股和荫部变成翘起的姿势。少校脱下裤子,露出

    多毛的下体,晃荡着暗红色的粗大棒棒凑近春芸姐的头部,一手握住gui头,一手

    托起春芸姐的下巴,捏着她的腮帮子把她的嘴张开,随后把gui头插了进去。

    切尔林又把我妈妈抱到马桶上方,用切肉刀三两下便让她小便失禁,趁机把

    她的尿把干净,然后把她绑成跟春芸姐同样的姿势,摆到大尉面前。接下来我奶

    奶也被绑成同样的姿势摆到上尉面前。三个人奶子的形状都不一样:春芸姐的两

    个奶子在胸前呈圆润的水滴状,我妈妈的奶子象两个带着长长瓜蒂的大木瓜,我

    奶奶的奶子则仿佛一对倒挂的大吊钟。她们|乳|晕的大小和颜色也从春芸姐到我奶

    奶逐渐的由浅入深,由小到大。

    我妈妈和我奶奶默默的任凭他摆布,没发出声音,更没反抗。或许她们已经

    被俄国人奸得顺服,甚至被他们玩恣了,终于意识到自己身体对男性生殖器的渴

    望。或许她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成为俄国人公妻的事实,觉得自己应该履行“妻子”

    的性义务。许多人的公妻也叫表子,也就是说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反应越来越符合

    她们作为俄国人表子的身份。

    十五白煮肥鸡

    切尔林一边“做菜”,一边得意的向其他俄国人传授经验。通过野田的翻译,

    我们得知他管这个姿势叫“白煮鸡”。看我妈妈她们仨被剥得精光,捆着手脚,

    无助的躺在餐桌上等着让俄国人享用,可不象极了三只被拔光了毛,煮得光滑细

    嫩的白煮鸡?

    后来我们又知道,切尔林管前面跳舞时候的姿势叫“串烤鸡”,俄国人的阳

    具就好比是烤鸡的铁架,一边烤一边转,客厅里正好还有个壁炉,可不是串烤鸡?

    真亏他玩女人还能玩出这么些名堂。

    我妈妈和我奶奶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大尉他们kou交,顺从的张开嘴开始舔

    弄gui头,吞吐rou棒。然而旁边的春芸姐却被少校下体浓烈的体臭和尿臊熏得几乎

    晕过去,gui头一旦接触到喉咙,她的胃里就不住的翻腾,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少

    校倒也不急,因为等待他rou棒的是chu女紧窄的性器,让春芸姐吮吸只是前戏的一

    部分,慢慢挑逗起她体内的情欲。

    春芸姐果然渐渐的习惯了嘴里的rou棒,学着旁边我妈妈和我奶奶的样子吞吐

    起来。一家婆媳三代就这样肩并肩,臀并臀,前面垂着奶子、后面露着性器,给

    俄国人吹萧。骑在我妈妈头上的大尉首先俯下身,把中指和无名指插进我妈妈的

    荫道开始抽插。接着骑在我奶奶头上的上尉也把手指插进我奶奶的荫道搅动。弄

    得我妈妈和我奶奶都开始嗯嗯啊啊得直叫唤,旁边的春芸姐耳朵都红了,屁股上

    的肉微微颤抖,好象在克制着自己扭动屁股的冲动。她开始感到裸露的下体里空

    虚的感觉,虽然她还无法想象rou棒插入是什么感觉。

    少校脸色掠过一丝笑意,也弯下腰,用右手手指轻轻的触摸她的膣口和阴di,

    一边揉弄一边小心的把无名指伸进她的荫道。春芸姐娇嫩的荫部极为敏感,被揉

    弄得全身颤抖,胸前垂成美妙水滴状的双|乳|也轻轻晃动。少校见状又把左手伸到

    她胸下,托着她的ru房轻轻搓揉拨弄,勃起的奶头硬硬的,随着ru房的晃动而跳

    动,轻轻啄着少校的手掌心。

    旁边的大尉和上尉已经分别从我妈妈和我奶奶嘴里抽出rou棒,把她们的身体

    转了半圈,变成撅着屁股对着他们的方向,依然脸朝下。他们又把她们的身体拉

    近一点,然后抬起我妈妈和我奶奶的光屁股,rou棒对准她们的膣口,胯部一挺,

    插入她们的下体,开始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迎合抽插的动作前后摇动她们的

    屁股,随着胯部和屁股的一下下撞击,她们屁股上的肉浪一波一波的延伸开来。

    不一会,我妈妈和我奶奶就不住的呻吟。她们原本已经充血的荫部因为生殖

    器结合部位一张一合,棒棒回抽时开始带出白浊的黏液,沾在绛红的阴肉和青红

    的棒棒上,显得更加yin邪妖魅。旁边的春芸姐已经忍不住开始扭动屁股,少校把

    右手手指从她荫部抽回,把沾了春芸姐yin液的粘乎乎的手指伸到鼻子边闻了闻,

    又伸进嘴里尝了尝,咂咂嘴,微笑着对正看着他的切尔林竖了个大拇指。

    少校把春芸姐的身体转了半圈,又翻过来让她脸朝上,然后右手不住抚摸她

    的荫部和小腹,左手交替搓揉着她的两个奶子,不到两分钟,春芸姐也忍不住呻

    吟起来,一边呻吟还一边扭动着屁股。

    少校用右手拨开春芸姐粉红色的大荫唇,左手扶着gui头对准两片娇嫩的小阴

    唇之间,棒棒缓缓往前推进。大半个gui头进去了,春芸姐扭动着身体,似乎很痛,

    少校轻轻抚摸她的小腹,搓揉她的阴di安慰她,但继续缓缓推进。春芸姐忽然痛

    得弓起腰,皱紧了眉头,额头上也开始冒冷汗。这时候少校的棒棒已经进去三分

    之一了。少校暂停了推进动作,继续抚摸她的小腹和阴di安慰她,还把她额头上

    的汗擦掉。

    待到春芸姐稍微平静一点,少校才继续

    第 66 节

    -

    第 66 节

    -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roushuwu.xy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